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红楼蕴大爷贾蕴 > 第四十章贾母的不满
    墨竹苑

    贾蕴刚踏进小院,便看到了收拾院子里花树的晴雯。

    一身半新旧枣红色掐牙背心,腰间的汗巾子换成了素淡的白色,一双淡蓝色的弓鞋出裙袂下露了出来,纤巧的天足穿着一双白袜看上去确实恁地精致动人。

    这丫头正躬着身子和梅儿卖力的挪动这花盆,顺带吧旮旯里的一堆枝叶清理出来。

    瞧见晴雯费力的窘迫样,贾蕴忍不住笑出声来。

    听到身后轻笑的声音,晴雯倏地转身,正好看到了贾蕴面上嗤笑之意,身子一僵,顿时便恼怒起来。

    “晴雯,这该是粗使丫鬟们干的活儿啊,你怎么干了起来,平日里可不见你这般勤快?”

    晴雯冷哼一声,低垂下头:“谢大爷关心,丫鬟干啥不一样?奴婢性子本身就不讨喜,侍候不来人,在外屋干些粗笨活儿正合适。”

    贾蕴闻言笑呵道:“哟,这是说气话还是酸话?不过说的也不错,就你这性子,这张嘴,确实讨人嫌,满怀怨愤,这样的丫头还能留在屋里?还不赶紧赶了出去?”

    一番话把旁边梅儿等人都给逗得笑了起来,而晴雯则是气得涨红了脸,狠瞪了梅儿一眼,她哪里不晓得贾蕴这是逗弄她哩,气的咬牙切齿的。

    但贾蕴这番话却不无道理,真要细细掰扯下来,晴雯的确不讨喜。

    稳了稳神,晴雯冷着脸道:“大爷现在就这么闲,专门来消遣奴婢?今儿个的书可没念呢。”

    “不碍事,我倒是更喜欢和你磨磨嘴,挺乐呵。”贾蕴无所谓地说道。

    晴雯又羞又恼又气,偏偏还发作不得。

    “大爷,奴婢们都还自己的活儿,请莫要在这里耽搁我们做事儿,免得一会儿有人又说奴婢们偷懒。”晴雯稳了稳心,终于恢复了正常。

    见晴雯不气急败坏了,贾蕴倒觉得无趣了,于是摆了摆手,朝着屋里走去,临走还不忘吩咐道:“晴雯,去倒杯茶水来。”

    晴雯看着贾蕴进屋的背影,嘴里不由地嘟囔了一声,旋即对着梅儿等人吩咐道:“你们把花盆摆正了,该打扫的打扫干净来。”

    话罢,晴雯便忙活着进去准备茶水去。

    待晴雯端着茶水走进屋,一眼便瞧见贾蕴毫无形象地把脚架在几案上,神情怡然自得。

    晴雯走上前,将茶杯递了上去,而贾蕴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正咂吧嘴呢,晴雯便忍不住开口问道:“大爷,你今儿个去哪了,怎么这么晚回来?”

    自住进墨竹苑,贾蕴除却第一天去了勾栏瓦舍外,其余日子都极为有规律,辰时出府演武,午时回府念书,可现在都过了二个时辰了才回来,反常的很。

    而且瞧贾蕴神情和煦,显然是出了什么好事。

    贾蕴回道:“过几日,我便要搬出府去了。”

    “搬出府?”晴雯闻言一愣,着实没想到是此事,不是说至少还要过个一两年吗,怎么这般突然。

    贾蕴神色如常,原本确实还是需要待好些日子,只不过事出突然,已然不需再待在贾府,既如此,早些出府也好,俗话说,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家的狗窝,国公府再富贵也与贾蕴没有一毛钱干系。

    “你的奴契我也要了过来,赶明儿等我在府外买好宅子,你便随我一块过去。”

    晴雯闻言心下大缓,刚听贾蕴说出此事,她心里还在担心着贾蕴不管她哩,如今听贾蕴说奴契都拿回来了,心里正是高兴呢,自家主子念着,她还哪里有什么不高兴的,只不过想起先前贾蕴逗弄她得事,嘴上不由地说道:“大爷不是说我这性子讨人嫌的,奴婢随你去作甚。”

    贾蕴挑了挑眉,伸手掐起晴雯的嫩脸蛋。

    “哎哟哟.........晴雯恼怒地挥开贾蕴掐的脸蛋的手,后退一步,与贾蕴保持距离。

    贾蕴笑骂道:“如今你的身契在我这里,再敢犟嘴,我戳烂你的嘴,看你还怎么犟。”

    感受这脸上传来的灼烧感,不用多想,自己的脸蛋肯定掐红了,恼怒地看着贾蕴恶魔般的笑容,晴雯不由地担心起以后的日子,自家这位主子可不好伺候.......

    荣庆堂内。

    自贾蕴离开后,几位老娘们继续顽着骨牌,只是薛姨妈神色不怏,显然心情不舒畅。

    没一会,贾政走了进来,贾母疑惑地看着贾政,不晓得贾政此时来寻是何缘故,现在可还没到请安的时候。

    “见过母亲。”贾政进堂后便一丝不苟地请安。

    贾母点示意,王夫人见自家夫君来了,忙上前招呼道:“老爷来了?可是来寻宝玉的,他在里屋与姊妹们顽耍哩。”

    里屋的宝玉见贾政来了,本就心怀不安,此时听王夫人提起他来,更是吓了一跳,一旁的史湘云捂嘴偷笑,薛宝钗没好气地点了点她,满府里哪个不晓得宝玉最怕他老子了,这般笑话宝玉,谁晓得宝玉又要闹什么性子。

    而贾政此时可没心情管宝玉,而是问道:“听说墨竹苑的贾蕴来寻了母亲,可有这回事?”

    众人闻言一怔,贾政向来是最厌烦贾蕴之人,怎会主动提起贾蕴?

    贾母心中疑惑,说道:“倒是来过,说是陛下给了他一份新差事,不需念书,便想出府自立门户。”

    贾政闻言顿现讶然之色,不满道:“这贾蕴......哼....”

    听见贾政叱骂,众人一头雾水,而贾母似乎想起什么,忙问道:“可是那孽障又惹出了什么事?”

    在贾母心中,最怕的就是贾蕴惹是生非。

    贾政摇了摇头,回禀道:“倒不曾惹事。”

    “只要不连累着咱们,那孽障如何,咱们管不着。”贾母无所谓地说道。

    贾政苦笑一声,回道:“母亲,陛下今儿个下令让那忤逆的东西提点拱卫司,如今他可得意着呢。”

    “我的乖乖,那这不是天子近臣,那蕴哥儿这般受恩宠,可不得了了。”一旁的王熙凤诧异地说道,显然被这消息吓着了。

    薛姨妈听到这个消息,眼神复又光彩起来,心中正盘算着什么。

    贾母此时也是惊讶不已,先前瞧贾蕴那神色,原以为陛下就是给了他一份闲差,没想到尽然是提点拱卫司。

    若只论品级,国公府倒不曾在意,只是这职位,那是宫中重职,与天子相近,绝不可相提并论。

    “母亲....”一旁的王夫人似想起了什么,忙对着贾母喊了一声。

    贾母顿时回过神来,贾蕴这般急着自立门户,怕是担心府里求他,要知道,他们这些勋贵人家,就是苦于在宫中没有门路,若是贾蕴还在府中,那许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混账东西,我好生待他,那孽障还与老婆子玩起心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