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南姝 > 第74章 婚礼可以没有,求婚戒指和结婚戒指你却一个表示都没有?
    第74章婚礼可以没有,求婚戒指和结婚戒指你却一个表示都没有?

    “秦先生,今晚的您也儒雅风翩,雍容不迫。”

    合着你这夸奖就是附赠的?

    秦砚钦失笑,却也接了这句夸赞,“不愧是我的女儿,这份口才情商深得我传。”

    南姝,“......”

    距离近的宾客们,“......”

    这一家子到底是什么奇葩脑回路?

    “那不介意我借用您的女伴几分钟吧?”

    秦砚钦放开握着南姜意的手,将她的手递到南姝手里,“我相信你能照顾好她。”

    南姝嘴角微顿,“。”

    大可不必。

    看起来秦砚钦已经知道了南姜意怀孕的人,不然也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可怜这个老父亲中年才得知有个18岁的女儿,心爱的女人也没有死,还在这短短个多月的时间内又成功收获一个即将诞生的子女。

    这霸总剧本属于偏爱他。

    南姝牵着南姜意来到宴会厅边缘的沙发休息区。

    “妈妈,您是怎么想的?”

    没了其他人在,南姝坐在南姜意身边问出了这话。

    南姜意脸色微微泛起绯红,这种话题和自己女儿交流,属实有些羞臊。

    “秦先生应该知道您怀孕的事了?”

    南姜意脸色更红了,“嗯。”

    “那您是怎么打算的?扯证吗?”

    给这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南姝自己就经历过一个不完整家庭的生活,她虽然不怨,却也知道这是她的性格使然。

    她不敢保证这个即将出生的弟妹在不完整家庭中,到底会长成什么样。

    那样的经历,她其实不想让弟妹经历。

    这个直球快狠准,南姜意眼神飘忽,不太敢看南姝。

    南姝等了又等,没有等来母亲的回答,反是一直不肯和她视线对视,让她心里突生了一股微妙。

    “不...不会是已经扯证了吧?”

    南姜意,“......”

    女儿过分聪明了也不好。

    她轻轻嗯了声,南姝瞬间心梗,“。。。”

    “合着没有求婚,没有婚礼,就这么草率简易的完成了登记?”

    草啊。

    秦砚钦不仅动作快,哄骗忽悠她母亲的手段也是一套接一套?

    南姜意,“。”

    确实没有婚礼。

    但她还是给秦砚钦解释,“有求婚。”

    “没有见证人的求婚,还只是情到自然处,随便拿出一个戒指?”

    说着,南姝扫了一眼南姜意的手指,“嗯?戒指呢?”

    “连戒指都没有!?”

    “你就这么把自己嫁了?”

    南姝突然有点恨铁不成钢。

    尽管两人的身份好似在这一刻彻底对调了,可她就是痛心疾首。

    “姝姝,我们只是先领了证,而且我也不想大办婚礼。”

    南姝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大办婚礼我能理解,但是!”

    “求婚都没有戒指,领了证后也没有给你买结婚戒指!”

    “他是真的狗。”

    这句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南姝到底是说了出来。

    南姜意一时语塞,她知道南姝对于秦砚钦这个生父有着芥蒂。

    可她从来没有想过,南姝的芥蒂和怨言这么大!

    而且这个怨言的来源还是因为她!

    “那你今晚是和我回家住,还是和他回家住。”南姝又抛出了一个地狱性的选择题。

    南姜意愣愣的看着她,“姝姝,你......”

    她心酸。

    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南姝一见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个无用的选择问题的答案。

    是了,她在问出口后就知道答案,如今不过是从南姜意的脸上直白的呈现了出来。

    “妈妈,我知道我气愤的不是这些。”

    南姜意当然知道她在气愤什么,就是因为知道,她才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吧,我承认我刚才冲动了,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南姝收敛了心中怒火,揉了揉太阳穴说,“您幸福就好,现在您怀有身孕,该忌嘴的还是要忌嘴。”

    “不要轻易动怒,才下飞机就赶过来,应该饿了吧,您想吃什么?我去给您拿。”

    “姝姝,妈妈只希望你也能高高兴兴健健康康的过每一天,你不用这么顾及妈妈。”

    南姝笑了笑,“妈,我说了我现在很幸福。”

    “果汁少喝点,冷饮喝多了对您现在的身体不好。”

    “我去看看有没有热牛奶。”

    “您先在这里等我,注意安全。”

    南姝叮嘱了一句,又担心南姜意一个人在这里被故意找茬,找到了秦隐让他先过去帮忙看着。

    这才去自助餐台前拿食物,又让侍者去准备热牛奶。

    突然被召唤过来的秦隐,这会面对南姜意,手脚都有点局促,“...伯母,您好,我叫秦隐。”

    他不知道该叫南姜意什么,差点又嘴快叫一句婶婶了。

    “是小隐啊,我听你父亲说过你,长得可真俊,这段时间南姝没少麻烦你吧?”

    秦隐表示,南姝那哪叫麻烦?

    他巴不得南姝多麻烦他。

    “没有,姝姝很好。”顿了顿,秦隐问,“伯母您身体还好吧?这边冷气大,会不会觉得冷?”

    南姜意笑着,“还好。”

    冷倒不冷,就是气氛有些冷场。

    南姜意确实有些疲倦,下了飞机没怎么休息就被秦砚钦安排做造型。

    其实以她的想法,今晚这个宴会她是不想来的。

    但架不住秦砚钦想要宣告全世界的霸道心理,恨不得让所有人都认识她,都知道她是他秦砚钦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

    南姜意忍着疲倦来了。

    秦隐正在想话题,一道阴影打下,抬头就看见自家父亲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手里还拿着披肩,自然又柔情的将披肩披在了南姜意身上。

    “小隐,这是你母亲,以后别叫伯母,叫母亲和妈妈都行。”

    秦隐,“?!”

    他一直纠结的问题,就这么被父亲轻飘飘的阐述了?

    “嗯,我和你母亲已经领了证,婚礼也确定了日期,等回家了再说。”

    秦隐眨了下眼,信息冲击有点大,他现在想的是,南姝知道这事吗?

    对于父亲先斩后奏的做法,他已经不想吐槽了。

    父亲他就真没有想过,这种方式会让南姝不舒服吗?

    南姜意看出了他的迟疑,轻声解释道,“姝姝已经知道了。”

    不仅知道了,还当着她的面骂了秦砚钦。

    身后的脚步声传来,却是南姝端着食物走了过来。

    看到秦砚钦,南姝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妈,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南姜意有些尴尬,此情此景她不知道该如何缓解南姝心里的不快。

    虽然她清楚,自家女儿的不快,来得快也会去得快。

    也许完全不用她做什么,南姝就会很快自我调节恢复过来。

    “秦先生,婚礼可以没有,求婚戒指和结婚戒指你却一个表示都没有?”

    果然,南姝发难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