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云初暖 > 第304章 嬴策篇(一)
    第304章嬴策篇(一)

    我是嬴策。

    人人都以为我是大夏国的摄政王。

    无人记得二十六年前,还有一个叫做西凉的边陲小国。

    而我,是西凉国的太子。

    在我还未出生前,西凉覆灭,母亲因着是中原第一美人,被大夏国狗皇帝喂了药,强行占为己有。

    母亲深爱着父亲,我是西凉唯一的血脉。

    母亲忍辱负重,将我生下,原本是想一死了之。

    大夏皇帝却将我囚禁于深宫之中,只为了让母亲顺从他。

    而我,生下来便是个病秧子……

    以肉为食,以血为引。

    人的。

    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活下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母亲的顺从,再加上我的病体,终于让狗皇帝放下戒心。

    不再将我拘束在那个漆黑狭小的破败院子里。

    那一日,我遇到了一个娇憨可爱的小姑娘,到处在寻找她的兔儿。

    她锦衣华服,干干净净,一张纯净的眸子不染纤尘。

    她叫我哥哥,她看我也没有其他人眼中的那种鄙夷、不屑。

    小姑娘每日都会找我玩,给我带来各种前所未有见的吃穿用度。

    她说她是七公主身边的大宫女,七公主心地善良,从不会为难身边伺候的宫人。

    直到有一日,我听到旁人唤她:公主。

    是啊,她怎么可能是宫女呢?

    永夜不止一次的提醒,可他信任那个小姑娘呢。

    永夜说他,不谙世事,心底纯善。

    对此我只是微微一笑。

    纯善吗?

    可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之后在见到那位七公主,那声音便时刻提醒着他:

    凭什么呢?

    凭什么她可以干干净净,凭什么她的皇帝老爹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她却被保护的天真无邪?

    不可以的。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她就应该与狗皇帝一样的阴狠恶毒才是。

    时光荏苒,一晃七公主便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母亲在鸿蒙门门主的帮助下,早已出逃,短短三年的时间里,便成为了新一任门主。

    我一把火烧掉了将我囚禁整整十二年的废弃冷宫。

    将早已选中的幸运儿丢进去,成为了他的替身。

    三年之后,我以嬴策的身份,一点一点踏入了大夏朝堂之中。

    大夏皇帝是个色中饿鬼,无论男女,只要足够美貌,便是他的囊中之物。

    而我早已换了一张更加俊美的脸。

    狗皇帝对我十分信任。

    听说七公主的脾气却愈发古怪。

    直到有一日,我刚从狗皇帝的寝宫中走出。

    便见到后花园中鞭打那位叫贺大人的少女。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当年那位西凉国唯一的血脉。

    可那小公主,却是一眼认出了他。

    她一直试图证明,他就是当年那个小哥哥。

    可他身上所有的印记早已抹去。

    但那又怎样呢,丝毫不影响她的争宠献媚。

    她不允许我身边有任何女子出现,哪怕那个人是她的母妃。

    可她永远不会知道,我不会爱上她,也不会爱上这个世界的任何人。

    我,早已心有所属。

    只是在这片青玄大陆上,那名少女是不存在的。

    后来,前方传来急报,边辽靠着狼族大军,一举击败大夏。

    我是开心的。

    毕竟,狗咬狗而已。

    只是从我所知道的消息中,边辽那位威武大将军,是个可用之才,但他对边辽忠心耿耿,绝不会轻易为我所用。

    那一日,七公主又来了。

    还带着她的男宠,试图引起我心里的一丝波澜。

    而我只觉得可笑,心生厌恶。

    人人都知道七公主是大夏第一美人,据说他不在的那几年,七公主凭借着她的美貌、权势,足以蛊惑任何男人。

    有人说她是妖姬,专门为魅惑男人而生。

    那时候,我便生出了一个念头,一来能解决这恶心又麻烦的女人,二来又能将那位所谓的边辽战神收入囊中。

    一个月后,狗皇帝收到了边辽同意和亲的奏书。

    狗皇帝一直苦恼着和亲人选。

    我旁敲侧击,最终决定了由七公主去和亲。

    她哭得梨花带雨,恳求我带她离开大夏,还说公主府中养的那些面首都是玩意儿而已,她始终是清白之身,只为了等他。

    我使用了一些幻术,将她洗脑成功之后,终于送上和亲的轿撵。

    我也深知那位贺大人对她心怀怨恨。

    可那又怎么样?

    她就应该从高高的神坛下跌落下来,看着她痛苦,看着她挣扎,我心里只觉得痛快。

    不是狗皇帝最宠爱的公主吗?

    那便让她生不如死吧。

    毕竟,我也曾经活得连条狗都不如呢。

    然而事情的发展,超出我的预想。

    七公主不但被边辽那位战神将军宠上了天,似乎也忘记我对她的期许。

    甚至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七公主性情大变,与在大夏之时判若两人。

    我不解,想要亲自去看一看。

    谁知这一看,便让我彻底坠入无尽深渊……

    七岁那年,因为救命药来的太晚,我差点一命呜呼。

    那一次,我的灵魂游荡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里有着青玄大陆没有的繁华。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我茫然走在那边神奇的马路上,发现所有行人都看不到我。

    而且那里的人穿着也很奇怪,女人甚至直接露出大腿,恨不得浑身上下只着一个肚兜。

    男人们的头发也都剪的奇短无比。

    我游荡到了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那里的孩子看起来都很幸福。

    我想坐上那旋转的马儿身上,却将一个孩子吓哭。

    我发现,除了年幼的孩童,没有任何人能看到我。

    被吓哭的孩子会哭着找母亲。

    我看着那些孩子被母亲抱在怀中,忽然很思念我那几乎一年都见不到一次的母亲。

    那时候的我,对她心怀怨恨,并不知道母亲为我付出了什么。

    可面对这个从未见过的异世,我第一次发觉,是如此的思念那个女人。

    我缩在角落里,试图让自己睡一觉。

    睡醒了,或许就能回家了。

    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响起一个小女孩娇娇软软的声音,“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冷不冷?饿不饿?爸爸妈妈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