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观想太阳开始无敌李恒 > 第249章:幽冥帝君计划
    “嗯?”

    隐龙心中一惊,没想到还有变数出现。

    但是当他微微感应到李恒的气势和修为之后,顿时又不放在心上。他还以为有多强,如神兵天降,感情就是一个小小先天?

    差点都把他吓到了。

    他动作不停,一指继续摁向玄道烈当空二人,有无尽凶威。

    不管这突然出现的先天人族真正战力如何,有什么底牌,先解决掉这个走通大日之道的目标再说。

    他必定先拔头筹!

    这一刻。

    大日法相升起,浩瀚神威显现。

    无量光绽放,形成了一个无形屏障,护在了玄道和烈当空面前,竟然直接挡住了隐龙这与虚空隐隐相合的一指。

    隐龙见状一惊,怎么回事?

    他加大力度,从茫茫虚空借来力量,气势再次节节攀升,比之前加大了数倍。可是邪门的是,自己照样无法破开这个屏障!

    整个魔都傻了。

    自己好歹也是法相境巅峰,半步天魔,居然连这个先天境人族的手段都破不了,怎么回事?还是说这就是先天境人族的底牌?

    他顿时转换目标向李恒攻去。

    周围虚空再次一震,隐龙举手投足间天地法理相随,周围的一切都好似臣服在隐龙脚下,他即为世间主宰一般。

    这便是返虚之境,半步天人之力。

    隐隐身合天地!

    李恒神色毫无波动,他召唤出大地法相,让其与大日法相缓缓配合,再次形成浩瀚大日普照苍茫大地,包含一切之景。

    大日的光芒,大地的浩瀚结合。

    竟也硬生生挡住了隐龙的攻势。

    任凭隐龙如何调动天地法理,利用规则神链,无时无刻都发出足以破灭山脉,摧毁城池的力量,但这照样破坏不了李恒的防御。

    “你打够了吗。”李恒淡淡说道。

    “你就只会防守吗!”

    隐龙冷哼一声。

    这先天境人族到底是什么手段?

    他堂堂法相境巅峰竟然攻破不了。

    真是该死的乌龟壳。

    “你确定让我进攻?你会死。万一我不小心把你打死,从你口中问不出情报怎么办?”

    李恒闻言诧异说道。

    隐龙闻言一愣,进而仰天哈哈大笑。

    “你这先天境人族可真是好大口气,居然还不小心打死我?好,你不是想要知道情报吗?那本座告诉你!”

    “本座来自落日组织,今日来到北郡,就是为了斩杀走通大日之道生灵!你和那个老头,一个都逃不!”

    他大手一挥,背后魔气汹涌,冷笑。

    “斩杀走通大日之道的生灵?看来你们消息很灵通嘛。还是说,大日之道被阻,实际上和你们有关系?”

    李恒眉头轻挑,淡淡说道。

    “区区人族可别想套本座的话!”

    “你只要知道,你今天必死!”

    隐龙怒吼一声,再次向李恒攻来。

    他心中无比忌惮。

    刚才那个老头都已经强大到很离谱了,出入法相境竟然能短暂抗衡他这位法相境巅峰。没想到这个人族更离谱,同样是修行大日之道,但不过先天境界就能让他破不开防御?

    难道这就是大日之道的恐怖之处?

    这要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还得了?

    这人族必须得死!

    难怪那时候主上说狮子搏兔,亦尽全力,让他们这些足以毁灭一个国度的强者亲自全力出手,将大日之道的修行者灭杀在萌芽当中。

    现在看来还真是有道理。

    “看来你还真是相当的自信啊。”

    李恒轻叹,微微一抬手。

    “灭!”

    轻描淡写的话语抛下,源力燃烧,伟力降临,隐龙的身形开始被缓缓擦除,就好像是铅笔画面对橡皮檫一般,彻底陨落。

    源力加五万。

    听到源力到账的感应,李恒心中沉思。

    果然如他所料。

    这种法相境巅峰的妖魔值五万源力。

    但是他这次也没赚。

    刚才杀这隐龙也消耗了六万源力。

    这比杀畸变意志消耗的还多。

    当然他也知道,这不是这个妖魔比畸变意志强,而是畸变意志刚一开始就被他算计到,中了他特别针对的因果之毒。

    而且哪怕中了毒。

    他也得折腾了一番才能将其砍死。

    属于用操作弥补了该有的源力消耗。

    相当于游戏通过操作走位,达到了原本不应该有的输出,打败了原本不能打败的boss,高贵的操作乘区。

    但如果像刚才那样,一句话灭杀畸变意志,李恒保守估计源力消耗绝对会在十万以上。他心中轻叹,这就是装逼的代价吗?

    当然他其实也没有后悔。

    因为这种情况就没有让他操作的空间。

    必须尽快将这个妖魔斩杀。

    如果不尽快将这个法相境五重的妖魔砍死,他绝对会叫人,到时候只会更加麻烦,也会将他拉入泥潭当中。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

    那就又归功于他和“小天”的协议。

    以及“小天”给他的馈赠了。

    他眼眸中闪过一抹神光,面前的世界瞬时变得大不一样,出现了不同的支流。而这些支流,就是世界种种可能。

    最大,最粗壮的一个可能支流中,他打算用少部分源力耗死这个妖魔。

    结果这个妖魔拼死都要叫人,个个都是法相境五重,半步天人的修为,直接将他拉入泥潭当中,逼得他倾家荡产才将其全部砍死。

    毕竟他不用源力一个都砍不死,反而自己有可能会被他们砍死,别人的法相境五重又不是纸糊的。

    这种可能太可怕了。

    李恒心中暗自摇摇头,他可不想变穷。

    不过随着李恒快速解决了这个妖魔,这个最粗壮,最有可能,让他一战之后回到解放前的支流也渐渐消失在李恒眼前。

    这未来视还挺好用的。

    李恒心中如此评价。

    烈当空和玄道彻底傻了。

    他们可不清楚真相,只知道李恒一句话,就直接将一尊法相境五重的大妖魔抹杀了。他们只觉得喉咙干涩,齐齐咽了下口水。

    “李......李兄,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玄道看向李恒,颤颤巍巍问道。

    “还是先天,不过到了太先天巅峰。”

    李恒平静回答。

    二人闻言一愣,心中暗骂,你当我们是傻子啊,先天巅峰能一句话灭杀法相境五重?哪怕你是太先天都不可能!

    二人相视一眼,心中嘀咕。

    难道李恒真的是绝世大能转世?

    如今取回修为了。

    可没道理啊,世间不是没有轮回吗?

    “尊上,这就是轮回?”

    丰都城内,围绕在妖异女子周围,这个名叫小一的男子看着他们前方一望无垠,不知通向何方,去往哪里的残破古道诧异询问。

    妖异女子呆愣在原地,没有回答。

    “尊上,怎么了?”

    “隐龙死了。”

    妖异女子神情凝重的回答。

    其余三人闻言瞬间大惊。

    “怎么可能,隐龙尊上死了?”

    他们心中惊悚,到底是什么存在才能杀死隐龙尊上,这不应该呀?

    “小四也死了,和隐龙死在一个地方。”

    沉默一会儿,妖异女子继续说道。

    三人再次一惊,顿时陷入了失去兄弟的悲痛当中。但下一刻他们又再次惊悚,生起后怕之感。

    当初小四可是呼唤他们前来支援。

    结果现在小四和隐龙尊上死在一个地方?

    那岂不是意味着如果当初尊上也听他们的话前去支援小四,也会死在那里?他们就差死害死了尊上?愧疚顿时充斥在他们的心中。

    “属下罪该万死,请尊上恕罪!”

    三人惊恐的跪下,连忙磕头。

    “你们......起来吧,本宫还需要你们。”

    妖异女子平静说道。

    “你们若想赎罪的话,等下面对那古路尽头的怪物,就帮本宫讨好他一下吧......”

    北安城除魔司内。

    清虚高兴的带着自己的徒弟清风来到李恒院子当中。“听说李居士回来了,不知此行可否顺利?”他看向守在李恒门外的孔雀,问道。

    “道长,主人正在闭关,还請稍等。”

    孔雀神情淡漠回答。

    房間内,李恒闭目盘坐,運转太元经。

    虽然此行让他获得了令人有些绝望的真相,但是收获巨大。不说那个有些看不明白的通用位格,单论十万源力就已值得此行。

    消耗,收获,零零碎碎加起来。

    目前源力还是有十万多一点。

    倒也能支撑他突破法相境了。

    不过,如果他不想变成纸糊的法相。

    那还有一部分需要补足才能突破法相境,比如武经和纯阳经残推演到100%,彻底晋升为法相级别的功法,对天地法理的感悟。

    以及大日法相和大地法相的问题。

    武经和纯阳经残的推演进度虽然现在依旧龟速,但以目前的形势而言还能等一段时间大,不了消耗源力瞬间加速便是。

    天地法理的感悟也有方法解決。

    反正他现在还有一颗虎狼大丹,可以最大程度的提升气血,然后在动用一些源力辅助,总能通过消耗气血提高对法理的感悟。

    大日法相的观想进度也不足为虑,如今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即将抵达百分之百。

    真正让人忧虑的还是对苍茫大地的观想。

    虽然神道分身依旧给力,目前的观想进度已经来到了百分之七十。但是李恒所获得的那幅苍茫大地图品级是比大日观想图要低的。

    他估计,哪怕观想到百分之百。大地法相的等级也会止步于太先天巅峰。所以他必须找一个办法让大地法相也提升到法相境。

    其中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源力。

    但是李恒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这么做。

    还是那句话。

    源力看着多,实际上还是少,花钱如流水,非到必要,还是省着花。

    排除这个可能,李恒想到了自己之前的计划。他眯起双眼,看来也得把神道分身升一升了,幽冥帝君的计划该开启了。

    北郡现在也死了不少人......

    正当他考虑计划如何进行之时。

    院子外面突然传来话语。

    “李兄,我差点忘了,有要事相告!”

    这是玄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