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宝可梦叶邱 > 第六十四章 柳天翔的烦恼
    因为这场震爆弹风波,风影杯的开幕式,也彻底变成了叶邱的八卦大会。

    随着主持人宣布开幕式圆满结束,叶邱总算松了口气。

    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被人千夫所指的感觉,还真不怎么样。

    叶邱本就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不然他也不会跟同学们合不来,在学校处处受人排挤了。

    他最喜欢的,是静静地跟忍者同伴一起,度过一个个没人打扰的安宁时光。

    下午是风影杯的第一场比赛。

    作为风影杯的开幕赛,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自然要下重磅才行。

    开幕第一战,就是叶邱的比赛。

    叶邱刚刚才被大家的羡慕嫉妒恨,刷了一波羁绊值。

    这会儿又在大屏幕上,出现了他的头像。

    表示下一场还是他的个人秀。

    更是让那些羡慕嫉妒恨的人,再次帮叶邱狠狠的刷了一波。

    【来自圣西门的嫉妒,羁绊值+186】

    【来自黑锄雷牙的怨恨,羁绊值+103】

    【来自..

    我去,学校还真是照顾我啊。

    嫌我难度不够高,想尽办法帮我增加难度是吧。

    不单让我第一个比赛,还给我安排个这么扯淡的对手。

    日向宁次...

    我说鸣人是在受到生命威胁时进阶的,你们就人为的给我制造生命威胁啊。

    有你们这样制造威胁的吗?

    宁次的训练师叶邱认识。

    就是叶邱他们班的班长,王震。

    王震这家伙,别看平时温文尔雅,对谁都客客气气,从不发脾气。

    但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私底下是有多么的腹黑。

    他做坏事从不亲自出手,都是让小弟去当出头鸟。

    自己则躲在后面,控制全局。

    如果小弟失手被抓,他能保则保。

    实在保不住了,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小弟卖掉,自己则撇开所有关系,抓不到他一丁点儿把柄。

    他就是这样,一步步走上班长宝座的。

    再加上他的亲戚,还是学校的某个领导,更是让他在七班,甚至全校,混的风生水起。

    面对这样的对手,叶邱可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日向宁次可是在原著中,能与佐助平分秋色的人物。

    在前期,可谓是新人王一般的存在。

    鬼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搞到了宁次这么个变态的B级忍者。

    或许是他那个亲戚,帮他弄到的吧。

    学校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鸣人气穴图中,第三排的五颗气穴,已在点亮的临界点。

    叶邱本打算让鸣人努把力,争取在这几天,点亮第三排的五颗气穴,将查克拉等级升到60级。

    面对宁次这种级别的对手,鸣人至少要升到60级,才有胜利的把握。

    但鸣人因为暴走,这几天一直在睡觉,根本没时间修炼查克拉。

    现在那五颗气穴,还是在亮与不亮之间反复横跳,弄得叶邱十分蛋疼。

    我是不是该买几个查克拉符石,让鸣人升到橙色品质呢?

    今天一颗震爆弹,直接为叶邱提供了六万七千多点羁绊值。

    再加上后续那些对叶邱羡慕嫉妒恨的家伙,直接将叶邱的羁绊值送到了十万点大关。

    这么多羁绊值,如果放在系统里,就只是摆设而已。

    如果换成符石,那就是妥妥的战斗力啊。

    就是不知道升到橙色品质,需要多少颗查克拉符石。

    其实叶邱也可以让柳天翔帮他上场。

    毕竟是以团队的名义报名,叶邱有权选择其他队友替自己出战。

    但比赛方根本不给叶邱这样的机会。

    在没让叶邱团队选择的情况下,擅自决定了初战的人选。

    大屏幕上直接通报了叶邱的名字,让大家都知道下一场是他的比赛。

    叶邱现在是骑虎难下,想退都退不下来。

    这估计是学校的计谋吧。

    就是想着法儿的坑叶邱,激发出鸣人的潜质,让他尽快进阶。

    当初我真是脑子短路了。

    为什么要说鸣人是受到生命威胁才进阶的。

    我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当时我要是说鸣人是被妹子亲了一下,就进阶了,他们会不会安排一大堆妹子,天天围着鸣人亲呢。

    唉,祸从口出,祸从口出啊~

    叶邱怨天尤人地哀叹着。

    【来自宇智波佐助的怨念,羁绊值+12】

    【来自宇智波佐助的怨念,羁绊值+9】

    为了下午的比赛,柳天翔特意请大家,在五星级酒店吃了顿大餐。

    但系统里不断弹出的羁绊值记录,证明他对叶邱有着不小的怨念。

    “柳天翔,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叶邱盯着柳天翔的眼睛,看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哪有,我有啥跟你说的。”

    柳天翔嘟了下嘴,继续吃着自己的牛排。

    “但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怨念啊。”

    叶邱死死地盯着柳天翔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点儿不一样的东西。

    柳天翔脸色一凝,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你看出来了?”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叶邱得瑟地说道。

    “唉,你和我老弟,把我给坑惨了。”

    柳天翔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

    “我这次,可是把身家性命都赔进去了。”

    “身家性命?有这么夸张吗?”

    叶邱有些好笑。

    像柳天翔这样的大佬,还会有人威胁到他的身家性命?

    “我本来已经获得去省级学校的资格了,现在被你们一闹,帮我疏通关系的师兄也不敢帮我说话了,弄得我必须在风影杯上靠硬实力获得才行。”

    “师兄刚才还在电话里责备我呢。”

    柳天翔唉声叹气地说道。

    “你有去省级学校的资格?”

    叶邱有些疑惑。

    “是啊,你也知道,这次风影杯,是为了帮省级训练师学校,选拔进修选手,才特意举行的。”

    “官方说要选出二十名选手,获得去省级学校进修的资格。”

    “但我们有内部消息,这次进修,其实有三十个名额。”

    “二十个面向大众普选,有十个名额,是给风凌市训练师协会内招的。”

    “只要疏通关系,就能获得一个保送的资格。”

    “保送资格?”

    叶邱惊讶地看着柳天翔,又看了眼旁边的小盈,陷入了沉思。

    小盈也有一个保送资格,据她说是褚风帮她弄到的。

    连柳天翔这种层次的人,都要花大力气,拜托人才弄得到。

    而且还非常的不稳妥,被自己一闹还有可能前功尽弃。

    那个褚风又是咋弄到的呢?

    而且还随便送给了别人,就像这名额不值钱似的。

    “你们训练师协会里,有个叫褚风的吗?”

    “褚风?没听说过,他是谁啊?”

    嗯,连柳天翔都没听过,这个褚风绝对不简单。

    哪天有机会向小盈打听打听。

    “没事,他是我一个朋友,我一直以为他在训练师协会里工作。”

    叶邱打着哈哈,搪塞了过去。

    吃过午饭,叶邱打算回房间小憩一会儿,也顺便让鸣人好好休息休息。

    面对下午的对手,鸣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对鸣人来说,必是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