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开局极限天赋 > 第50章 意外
    外面的人似乎感觉汉库克遇到了危险,居然直接撞门要闯进来。

    “不,不要啊!”汉库克一声尖叫,双手抱肩,蹲坐在地上,脸上充满了无助感,“不要!不要过来!”

    看着汉库克这副模样,白枫心里闪过一丝明悟,或许这才是汉库克内心最真实的样子。她蛮横无理,骄傲异常,却又显得傲娇。

    但是,她的内心深处是脆弱的,或许那段奴隶时光实在是在她的精神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那道疤痕不仅是在她的背上,更是在她的心里。

    “够了!”白枫阴沉的低下头,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发出来,霸王色霸气扫过冲进来的护卫队成员。她们刚刚闯进来就被霸王色霸气震慑精神,直接昏死过去。

    “不要……不要进来!”汉库克依旧沉溺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就连白枫的霸王色霸气都没能让她惊醒。

    “没事了,她们已经被我震晕过去了,根本没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白枫走到汉库克身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舒缓她的情绪,并以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说道。

    “你知道,我背上的印记意味着什么吗?”汉库克低声询问道。

    白枫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道:“天龙人的奴隶印记,天翔龙之蹄。”

    听到白枫说出这么几个词语,汉库克的心中轻轻的颤栗着,一双如水般的眸子也在随着内心而颤抖。

    身为海贼女帝,高傲而任性,极度自恋且随心所欲的她,内心中却有一个最脆弱的,最不愿意被触动的点,那就是这个永远无法消除的天翔龙之蹄。

    被烙上这个天龙人的奴隶印记,永远都无法消除,甚至将那一部分的皮肉完全切掉,再次生长出的血肉,也依旧会带有天翔龙之蹄的印记。

    象征着永生永世都是天龙人的奴隶,永远无法摆脱奴隶的身份。

    汉库克与她的两个妹妹,用被诅咒这个谎言,掩盖自己奴隶的身份,一直持续至今,如若不然,泄露出去的话,她们在这片大海上,就再无立足之地。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胆敢袒护天龙人的奴隶。

    可能四皇有这个实力,但是汉库克可是跟四皇没有什么关系,别人为什么平白无故庇护她,而且,以她的性格,也不可能眼巴巴的跑去给人当手下,所以在九蛇岛这里隐藏自己的身份成了最好的选择。

    可是现在,自己最不为人知的的隐秘已经被白枫知晓,更严重的是,她没有把握打败白枫。“难道要寄托于白枫的shan良?更何况,白枫可是海军啊,他会不会用这个秘密去领赏?”

    “那你现在……”

    汉库克从未露出过如此脆弱的样子,哪怕是白枫之前在九蛇岛,故意折腾她的那段时间,她也没有这么脆弱过,话语中带着忐忑,带着颤抖,带着不安和紧张。

    白枫看着汉库克的样子,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摇头,道:“我说,相比起那个什么破印记……前面被我看到了才更严重一点吧。”

    身为穿越者的白枫,对于什么奴隶,什么天龙人的印记,根本是一点都不感冒,在他看来,汉库克完全被他看光光,这才是一个大问题。

    “呃?”

    汉库克听到白枫的话,顿时一脸愕然,浑没想到,白枫说出的是这么一句话。

    她和白枫关注的点恰好截然相反,她最不愿意被看到的,最在乎的,就是后背上的那个天翔龙之蹄的印记,由于太过于在意后背上的印记,她甚至都忽略了自己被白枫看光光的问题。

    “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看着一脸愕然的汉库克,白枫微微摇头,道:“放心好了,不管那个印记是什么来历,我都不会管的,也不会说出去的。”

    听到白枫说出这么一句话。汉库克那紧张到极致的内心,终于是松了一下,舒了口长气。

    白枫这样的人,拥有那么恐怖的霸王色霸气,如同君临天下般的气度,是绝对不可能随便说谎的,既然白枫说了不会管,也不会外传,那就肯定不会外传了。

    汉库克也是心中一轻,如果白枫真的想要做什么,凭她的实力是根本无法将白枫留下来的,完全无法阻止白枫,而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的话,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相比起来,其他的事情反而不重要了。

    渐渐的,汉库克放松了精神,慢慢在白枫的肩膀上睡去。看着睡着的汉库克,白枫只感觉一阵牙疼,“这是什么事啊!我还要当保姆吗?”

    不过看着汉库克那安静睡着的样子,看其时不时眉头紧皱,时而放松开来,平滑的脸蛋,皮肤吹弹可破。“不娇蛮的汉库克还是很可爱的嘛!”一个念头从白枫脑海里浮现。

    晃了晃脑袋,“不愧是甜甜果实的能力者,还是说她本身足够美呢?居然连我都明显心动了。”白枫略显苦涩的笑了笑。

    “如果刚才,汉库克发动能力的话,自己是不是就抵挡不住了!”又是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更是让白枫有些震撼,这,真是个可怕的事实。

    看着汉库克睡着的样子,似乎睡的很死,白枫就直接把她放到她自己床上。这时候真是多亏了汉库克在自己的卧室里洗澡了,不然白枫还真不好给她送回去。

    贴心的将卧室门关上,白枫回到了客厅内对付一晚,他感觉自己帮了汉库克这么大忙,到时候请汉库克跟自己参加一次七武海会议不是很容易吗?“这波稳了!”怀着这样美好的念头,白枫也很快睡着了。

    ……

    一夜无话,寝宫内。汉库克早早就醒过来了,回想起昨晚发生的种种事,汉库克突然觉得昨晚是自己睡得最舒服的一晚,没有做噩梦,只是单纯深睡过去。

    不知道怎么了,一想到白枫,汉库克就ren不住脸红,心跳加速。“我……我这是病了吗?”汉库克不确定的说道,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她对此感觉很疑惑。

    “汉库克!你这是病了!”咋婆婆突然出现,吓了汉库克一跳。

    “咋婆婆,你怎么又突然出现了。”汉库克略显埋怨的说道。

    “你是中了一种名为爱情的毒!”咋婆婆冷静说道,“得这种病表现为想起某个人的时候,会感到非常高兴,脸红,心跳加速,你现在的症状很明显。”

    “这么说……妾身这是爱上白枫了?”汉库克捂着脸,以坚定而又不自信的语气说道。

    “恋爱就像暴风雨!要么面对他,要么远离他!”咋婆婆突然说道,“做出你的选择吧,汉库克!”

    “妾身,现在思绪很乱。我只感觉靠近他自己都会开心。”汉库克略显苦恼的说道。

    “白枫啊……”咋婆婆想起白枫优秀的表现,不由自主点了点头,“那你自己决定吧。”

    ……

    “白枫~”一阵甜的发腻的声音传来,白枫身体一颤,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赶紧起身看去。

    只见汉库克一脸娇羞的看着白枫,万般风情,美目流转,眼光全部集中在白枫身上了。

    “啊……这?!”白枫一阵无语,“这是剧情作用力吗?是不是太草率了…”

    白枫身边的几个女孩子,都是稍微含蓄点的类型,像古伊娜,她感觉跟白枫心意相通就好,两人很是默契,从来没有口头上表达过什么。

    薇薇公主独立自主,两人虽然差不多已经明确关系了,但是薇薇还是有少女的娇羞,不会像汉库克这么热情大胆。或许这就是公主和女王的区别吧。

    其实相对大胆的还是罗宾,那句月光下的问题,白枫已经有了答案,可惜暂时还没有机会去告诉罗宾,只能看以后的缘分了。

    但是,像汉库克这种,明确心意后就热情表达的,白枫也是第一次见,甚至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

    “早上好啊,汉库克!”白枫还是先淡定礼貌的问候了一句。

    “啊,他向我问好!”汉库克直接双手捧住脸颊,变得更加害羞起来,“白枫,是在关心我吗?真是太幸福了呢。”

    白枫可不知道汉库克的内心想法,只是看到她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作出一副娇羞的表情,实在是太违规了啊。

    “那个……汉库克,能不能请你帮忙把我的士兵们解除石化。”白枫试探性问道。

    “啊咧!”汉库克愣在原地,“天啊,白枫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粗鲁的女人。这太可怕了,不行我要挽回我在白枫心里的形象。”

    “好啊,白枫,我们这就去吧。”汉库克以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说道。

    “……”白枫越发不自在了,只能任由汉库克挽住自己的手臂,准备向岸边走去。

    “咳咳……为了白枫的前途,你们的这种关系还是先不要暴露为好。”咋婆婆不知又从哪里出现了,贴心建议道,“毕竟七武海也是海贼,白枫是年轻的上校,以后极有可能还是中将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