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四十八章 变了样的小麻雀和智商不够的花蝴蝶
    白惠堂一大早就喊饿,大吵大闹的打破了宁静的早上。明笑笑皱着眉头,恨不能把某人的最缝上,可惜力不从心。

    她现在很累,昨天晚上她大约只睡了半个时辰,如今每一个关节都是软的,根本起不来。

    “笑笑,再睡一会吧,我去看看。”李知睿温柔的拍着皱眉要醒的明笑笑,让她再睡一会,昨晚他太冲动了。

    明笑笑支吾的说着:“嗯,你快去,他好吵!”

    像只偷懒的猫儿,撒完娇还要蹭蹭。

    李知睿心猿意马,可惜今天早上还有个烦人精在家里,不然他陪媳妇再躺一会也好。

    “这都说农家媳妇起的早,又勤劳来长的俏!小麻雀你长的不俏也就罢了,怎么还睡懒觉呢!”白惠堂坐在客厅,端着一碟子点心一边吃一边大声调侃。

    温州彦在旁边一点也没有阻拦的意思,昨天晚上他可隐隐约约听见这夫妻俩的动静,对于这个不给面子的干女儿他也想看看明笑笑怎么回应。

    李知睿起身,披了件外袍,推门出来。

    “我家媳妇,想睡多久都行。”李知睿这副慵懒的模样,还有脖子上半掩的抓痕,白惠堂立刻眯起眼睛,一副八卦的表情。

    “昨天,你俩?”

    白惠堂的挤眉弄眼并没有得到李知睿的回应,李知睿淡定的进了东屋换衣服,白惠堂正要跟上去,被温州彦拉住了。

    “人家换衣服,你跟着去干什么?”温州彦还是很识趣的,“你别忘了,昨天的东西还没拿到呢,大早上调戏人家相公,那小丫头还能给你方子吗?”

    白惠堂到底是冷静下来,转念一想对着温州彦说道:“温老板也想插一脚?”

    温州彦但笑不语,他如果不想插一脚,昨天就不厚脸皮在这住一晚上了。

    李知睿换好衣服,推门出来,却让看的两个人吃了一惊。

    温州彦吃惊的是李知睿这一身布的颜色,是那种天水碧的颜色,向来是只有在丝绸上才有的天然颜色,但是李知睿身穿的是棉布制成的劲装短衫,很明显,这颜色是明笑笑调出来的,而且明笑笑还没给他。

    温州彦郁闷了,这么好的颜色,赶紧给他,他好去做一波宣传,虽然镇上的人都想撕深色布做冬衣,可是贵人们喜欢这样颜色的棉布做帐子啊!

    银子啊,银子。最起码少赚了两个明日布行。

    白惠堂吃惊的是李知睿这个庄稼人,穿上这么一身,倒真像一个侠客,还是那种风度翩翩的,风流倜傥的侠客。

    李知睿看着两人都盯着自己,自觉刺激到了他们,于是开口:“现在都有事干吗?”

    两人摇头。

    李知睿便说道:“跟我来。”

    两人不明所以,跟着李知睿来到后院,被后院景象震惊住了。

    李知睿家的后院有一眼清泉,经过改装,在泉眼附近安装了类似鱼骨头的装置,可以把水送到地里需要水的地方。

    地里也恰当的修好了送水的土沟渠,东边他们两个还勉强认得出来,是油苣。旁边已经有棚子可以随时支起来御寒过冬。

    但是西边的农作物,两人是一个也不认识,李知睿递给两人一人一把镰刀。

    “那个叫白菜,像这样从根部砍下来,都可以要。”李知睿做了个示范,指着泉眼附近西边的大棚,“砍下来以后,放在那里。”

    温州彦和白惠堂迷迷糊糊的跟着砍了两下,李知睿看他们俩做的没问题,就去厨房做早饭了。

    他媳妇和儿子还没吃早饭呢,嗯,儿子怎么还没起呢?

    李知睿去看了一下李浩辰,发现这小子还在睡。

    估计昨天晚上看什么都新鲜,很晚才睡着。李知睿摸了摸自己儿子的额头,确定了一下没发烧,便去做早饭。

    直到白惠堂砍了五六个以后,才反应过来,对着刚要进厨房的李知睿喊:“你是诓我做活来的!”

    李知睿施舍了一个眼神给他:“别吵,我媳妇还在睡觉。”

    温州彦却劝白惠堂:“你看看,这种菜就是昨天晚上那种没吃过的,踏实干活,等说话说的算的起来,再说。”

    白惠堂看着手里翠绿欲滴的大白菜,忍下这口气,认命的继续手里的活。

    但是明笑笑已经被白惠堂第二次的咋呼吵醒了,收拾了一下,便起身换衣。

    这男人,昨天晚上太过分了,浑身上下似乎被拆过一遍似的。

    明笑笑出门,李浩辰正手忙脚乱的拿着书,看见明笑笑,试探的喊了一句:“娘?”

    明笑笑看着儿子这副模样,只以为他今天起晚了,心虚,便笑着说:“今天的早读推迟一下,等到吃过早饭再继续。”

    李浩辰点了点头,他娘今天好漂亮,难道娘平时是因为抹了那种东西吗?

    李浩辰跟着明笑笑来后院,他还要喂小猪,小鸡和小牛呢!

    明笑笑一进后院,就发现昨天那两个人在收白菜,很是吃惊。温州彦也就算了,白惠堂居然也干的兴致勃勃?

    “小麻雀,你男人太腹黑了,诓我们做苦工。”白惠堂擦了一下汗,说道。

    李知睿赶紧从厨房迎出来,声音温柔:“他们吵醒你了?”

    “没有,该醒了。”明笑笑脸色微红,她有点不好意思,“嗯,需要帮忙吗?”

    李知睿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儿子,李浩辰机灵的跑着去喂猪了。

    “我媳妇怎么不叫人了呢?”李知睿低头看着明笑笑,“昨天晚上告诉过媳妇,要叫哥哥。”

    明笑笑脸色爆红,一把推开没正形的男人,进厨房去了。

    李知睿靠着厨房的门框,低低地笑了。

    明笑笑一看才发现李知睿已经做好粥了,还摊了几张鸡蛋饼,明笑笑把粥和鸡蛋饼端出来,瞪了一眼还在笑的男人,冲着外面喊:“洗手吃饭!”

    李知睿连忙把碗接过来,媳妇不能逗的太狠,她可容易害羞呢。

    李浩辰跟着两个大人去洗手,白惠堂看着小不点,笑着说道:“瞧你爹娘这个架势,你马上就要有小弟弟了!”

    李浩辰惊喜说道:“真的吗?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玩!”

    孩子高兴的去客厅,问爹娘去了,惹得明笑笑更加害羞,倒是李知睿认真的回了一句她会努力的。

    明笑笑觉得她待不住了,借口说便去后院摘几个西红柿,连白惠堂叫她都没听见。

    “呦,这手艺不错啊!”白惠堂坐了下来,刚准备动手便让李知睿拍了下去。

    “你!”

    明笑笑洗好西红柿进来,看着白惠堂张牙舞爪,回了一句:“他怎么了?”

    白惠堂转头告状:“小麻雀,你男人……”

    他一早上都没怎么注意,这只小麻雀似乎?变好看了!

    “你是谁啊!”

    李知睿父子连着温州彦一块拿看傻子的眼神看白惠堂。

    “小麻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