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三十六章 奇怪的八卦
    明笑笑推开李知睿,向后退了半步,说了一句:“胡说。”

    却没想到她这害羞的样子让李知睿更加肯定,把明笑笑抱进怀里,应和着她说:“好,我胡说。”

    明笑笑不习惯这么粘人的李知睿,但是很喜欢。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待着吧,明笑笑轻轻推开李知睿,捡起了剩下的两个西红柿。

    “这个叫西红柿,一种很好的农作物,口感也不错,就只有一样。”明笑笑拉着李知睿去看这个西红柿秧子,“这种植物是一年生的植物,结了果实以后就只能枯萎了。”

    李知睿握着明笑笑的手,问:“笑笑是怎么想的?”

    “我有个地方可以先把它种进去试试,然后试试看用这个西红柿的籽能不能催出来。”明笑笑把两个完好的西红柿给李知睿,然后捡起了李知睿扔在地上吃了一半的西红柿说着两个方案。

    李知睿那能让明笑笑拿着吃剩下的西红柿,赶紧接过来,告诉她:“我给你拿着,一会儿咱们回家拿了铁锨过来,我给你种到后院去!”

    明笑笑摇了摇头,告诉李知睿:“你先回去,正好和大伙说一下。我在这看着别让人采了去。”

    李知睿看着孩子气的明笑笑,嘱咐了她小心野兽,便赶紧回家。

    明笑笑看着李知睿走远,先在心里暗暗道歉,对不起啊,再等等看你表现再告诉你所有真相。

    明笑笑伸出手,把那株西红柿秧的嫩尖掐了三四个,放进空间,她可记得,之前那些花就是放进空间长成了一片一片的。她把嫩芽放进空间,长出西红柿幼苗问题不大。

    李知睿和帮忙的人说了一声,拿着铁锨就出去了,等李知睿到了,发现明笑笑已经开始在周围浇水了。

    “笑笑,我来吧。”李知睿把明笑笑拉了起来,然后把那西红柿秧稳稳的铲了出来。

    明笑笑把西红柿秧的根用手绢包好,李知睿自然的接过来。

    明笑笑递给李知睿,和他说道:“走吧,咱们今天还得给大伙做饭呢。”

    两人并肩回家,李知睿右肩扛着铁锨,右手勾着那株“菜”;左手轻轻地牵着明笑笑的小手,偷偷地笑。

    “对了,明天我得去镇子上给白惠堂复诊,咱们得早起。”明笑笑微微晃着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回头拜托刘婶子帮咱们做一下饭还是和大家说一下以后给结工钱?”

    明笑笑怕李知睿觉得不好意思,所以给他提出两个解决方案。

    李知睿想了想,牵着明笑笑的手微微用力:“你以后还是要去看病的,而且总让你做饭也太辛苦了,就像浩辰书上讲的大材小用。”

    “我和几个说话有威信的哥哥说一下,咱们以后算工钱,咱们盖新家的事,可以直接交给我,差不多成型了你去看看合不合适。”

    “你应该有很多事想做,这做饭的差事还是别禁锢着你了。”

    明笑笑这下开心了,她这几天快郁闷死了,好多事情现在都需要她去起头,总是得做饭可愁死她了。

    明笑笑看着旁边一脸认真的男人,快速的亲了一下他:“亲爱的初恋男友,就冲你说的这话,可以先转正了!”

    李知睿虽然不知道明笑笑说的“初恋男友”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明笑笑初步的认可他了。至于明笑笑身上有一些秘密,等她愿意说的时候,他会认真听的。

    明笑笑回到家,先给李浩辰三个小不点布置了功课,然后找刘婶子去续棉花。

    “怎么,才这么点时间你就被你家男人哄好了?”刘婶子看着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回来的,那还能不明白,现在明笑笑就在面前,哪能放过她。

    “婶子,你要这么说,我可就不坐了!”明笑笑作势要走,刘婶子赶紧拉住她。

    “别生气,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明笑笑也没想真走,坐了回去,跟着整棉花,挑一些脏东西。

    “婶子,浩辰明天还得让您看一下,我明天必须去一趟,不然病人的病真的耽误了。”

    刘婶子点头,又让明笑笑给她带四尺黑布,她准备给刘新雨做一身去学堂的棉衣。

    明笑笑点头应下,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李知睿已经和大伙说好了。

    但是到了睡觉的时候两个人有点尴尬,因为李浩辰今天还是和刘新雨睡得,昨天两个人闹别扭,明笑笑是先睡的,现在她有点不好意思。

    明笑笑趁李知睿倒洗脚水的时候快速的躺进被窝去,李知睿一进门看见明笑笑把自己裹得紧紧地,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李知睿想起刘叔刚刚拽着他说:“别忘了叔教你的,这事就差晚上了。”

    李知睿收拾了一下,吹了油灯,明笑笑提着的心随着灯的熄灭,更加慌张,这男人今天不会做不规矩的事吧。

    李知睿规规矩矩的在炕尾躺下,明笑笑总算松了口气,慢慢进入梦乡。

    李知睿听着明笑笑均匀的呼吸声,慢慢移动过去,把明笑笑拥进怀里。

    明笑笑听着有人轻轻地喊着她的名字,同时好像有人轻轻地吻着自己的唇。明笑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李知睿正吻着自己。

    “唔!”明笑笑刚一张嘴,李知睿的舌头便灵活的挤了进来。

    一阵深吻以后,明笑笑趴在李知睿的胸前喘着气,李知睿轻轻拍着明笑笑的背,让她慢慢平静一下,然后无辜的说:“咱们得起来了,喊了你好久你才醒。”

    明笑笑轻轻地拧了李知睿一下,便起身,他们确实得快点,还得赶村口的牛车呢。

    一阵颠簸,明笑笑被李知睿护着在牛车上倒是没太难受,到了镇上两人直奔惠仁大药房,王大夫从后门把两人接进来。

    “呦,两位还记得还有个治了一半的病人啊!”白惠堂原本就是没理搅三分,现在有理更加不饶人。

    李知睿只把明笑笑带来的草药一一放在桌子上,小王大夫也跟着帮忙,明笑笑一边倒了一杯水一边回应:“没来说明你没啥事呢,来了就说明今天应该给你治了。”

    “你要是有合适的大夫,你就把我换了,要是用我就对我们客气点。”明笑笑把茶递给李知睿,她带了不少药材,李知睿身上还没好全呢,就帮她背了一路,她都心疼了。

    白惠堂看着感觉有点牙疼,哼哼着说:“你俩这是怎么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腻歪,难不成和状元布店东家似的梅开二度,又找到真爱的感觉了?”

    明笑笑听了后半句话,想起状元布店那个东家,上次她觉得那个人脉象有点奇怪,今天一听心里有了个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