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田园小娇妻:抱着娃娃成首富 > 第十九章 花蝴蝶曾经鲜艳的帽子
    王大夫此时进来,对着白惠堂说了一句话,白惠堂便说:“你们几位在这里慢慢查,我有客人过来,就不奉陪了。”

    几人便被扔在这里,面面相觑。

    “明大夫,这才走一天怎么回来了?”白惠堂这次一点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相当客气,让明笑笑不太习惯。

    “找到了一些东西,想着您需要便送过来了,免得夜长梦多。”明笑笑不想说的太明白,白惠堂自己的药都能在他自己家被做了手脚,明笑笑实在不放心。

    白惠堂明白明笑笑的意思,偷偷地问了一句:“你家大哥没跟你过来?”

    明笑笑让李知睿带着李浩辰去找一家客栈,她想着在镇上住一晚,也好让李浩辰多看看。

    而且,明笑笑也需要看一下白惠堂的恢复情况。

    “太危险了,我可不想拖家带口被你害了。”明笑笑同样回复道。

    白惠堂摸了摸鼻子,点头。

    “找一个合适的房间,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白惠堂引着明笑笑进了后堂,特意避开了在后堂花厅的众人。

    明笑笑借着洗手的机会把七彩参拿了出来,却发现空间里长了一颗小小的七彩参苗。

    额,空间这个能力还不错啊。

    白惠堂看到明笑笑拿出七彩参,十分诧异,他的两棵都是花了几年时间千辛万苦寻来的,明笑笑怎么一天就找到了?

    明笑笑也有点尴尬,但是想了想说道:“之前我师父给我留下这么一颗,但是告诉我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你上次买参价钱比较公道,我想了想还是拿出来救你。”

    白惠堂明了,他笑了笑,连一个陌生人得到公道都会回馈他,白家这么多年拿了他多少抽成,却只会变本加厉。

    “明大夫放心,此事你知我知,不会告诉别人的。”

    明笑笑这才放心,让王大夫给她拿来纸笔,她开了一副方子,告诉王大夫去准备药桶。

    随后让白惠堂含了七彩参片,进入药桶。

    男女有别,明笑笑教了一下王大夫行针手法,告诉王大夫行针顺序,便去了外室。

    一个时辰后,王大夫出来,他实在很佩服明笑笑的医术。

    “明大夫,您看能不能收我做徒弟?”王大夫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口。

    明笑笑想着自己是从原主身上继承的这两把刷子,摇了摇头,说道:“您别这么说,我也是凑巧,如果有什么我会的愿意无保留告诉您,但是才是这回事,我实在是没那个能力。”

    王大夫失望的点了点头,明笑笑又开了一副方子,让王大夫去抓药。

    同时问在内室的白惠堂:“你感觉怎么样?”

    “死不了,就是有点热!”

    白惠堂精神不错,明笑笑点了点头,又告诉他:“你先忍一忍,等喝了药,你穿上衣服我会给你再行一次针,到时候你会舒服一点。”

    “好,一样小王快一点,不然我感觉我会烧死了!”

    明笑笑可不敢说什么,她不知道这副药的功效,只是依照原主的记忆去给他下药,至于什么感觉,她也没啥把握。

    她和白惠堂纯属于她敢治,白惠堂也敢让她治。

    “你忍一忍,一会就好了。”

    终于,王大夫煮好了药,喂给白惠堂,也把他收拾好了。

    明笑笑摸了摸白惠堂的脉搏,发现他吸收的很好。

    “王大夫,您看好了,这种情况就需要用另一套针法。”明笑笑也不藏私,当着王大夫的面一步一步的演示,白惠堂苦不堪言。

    这两个人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终于一次针行完,白惠堂原本白色的里衣变成了浅褐色。

    白惠堂原本有点青白的脸色也有了一丝红润。

    明笑笑收起针,告诉王大夫:“等一下你给他换一套衣服,在行一次针,我帮你看着。”

    王大夫十分激动,太好了,可以让明大夫亲自指导啊。

    “你们两个还记得我在这里吗?”白惠堂终于不甘心的说了句话。

    “我把他教会了,以后半个月就可以靠他来给你保养了,而且原本就是要行三次针,你别没事找事啊!”

    白惠堂乖乖闭嘴。

    明笑笑等王大夫换完白惠堂的衣服,进来看王大夫行针,时不时说上两句,白惠堂感觉虽然没有明笑笑动手时舒服,但是自己也可以感受到功效。

    “小麻雀,你就不怕小王把你手艺学过去就没人找你看病了?”所以那个记吃不记打的花蝴蝶又回来了。

    “花蝴蝶,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叫老虎学艺?”明笑笑虽然没有藏私,但是看白惠堂这个欠欠的样子,忍不住开怼,“你现在只解了两种寒毒,还有四种没有解呢,你确定你家小王大夫可以给你治到痊愈?”

    好吧,白惠堂闭了嘴。王大夫行完针,没出什么大错,三人准备第三次,明笑笑依旧在旁指导。

    “小王大夫,这次你一定要专心,如果分心下错了针咱们就可以吃席了!”

    王大夫谨慎起来,开始下针,一切都比较顺利,却不想外面开始混乱起来。

    有女人的吵闹声,男人的叫骂声,最后房门被人踢开,冲进来一男一女。

    王大夫让这两个人惊动了一下,手里的针微微错位,白惠堂看见这对男女顿时气血上涌,一口瘀血吐了出来。

    明笑笑变了脸色,推开王大夫,迅速的行针,顺便告诉王大夫:“去处理,他交给我!”

    王大夫心领神会,看到这个女人心里更是生气,但还是平静地说:“温小姐,请你出去,你马上就要嫁人了,还是离我们东家远点吧!”

    “我要看看惠堂哥哥!他怎么吐血了?你们是要害死他吗?”那位温小姐开始哭哭啼啼,但是明笑笑发现这位温小姐每说一句话白惠堂就不稳定一分。

    明笑笑便对着白惠堂说:“不管如何,到这个份上,你想要亲者痛仇者快吗?”

    白惠堂费力的点了点头,慢慢平静下来,吐的血也止住了。

    而外室,那个温小姐开始砸东西,明笑笑实在对这种抽风的大小姐没有好感,大吼一声:“闭嘴,再出声音毒哑你!”

    明笑笑这句话把温小姐吓了一跳,终于明笑笑趁着安静行完了针,白惠堂也舒了一口气,缓缓动了一下。

    “你是什么人,居然在惠堂哥哥卧室!”温小姐缓过神来开始兴师问罪。

    “你都敢带着你的奸夫到我房里,给我治病的女大夫凭什么不能在我卧室!”白惠堂强撑着坐了起来,回敬了这句话。

    明笑笑觉得没让李知睿他们两个来可真明智,因为她在无意中听到了花蝴蝶某种颜色鲜艳的帽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