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迹 > 第19章 强夺旗子的勇者
    第19章 强夺旗子的勇者

    选拔阶段开始

    随着天上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像是脱缰的马儿冲向正中心插着的旗子的地方。

    忧瞳等人懵在原地,明显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当有一半人跑过去时,忧瞳等人才反应过来开始抬腿往那跑。

    不是吧,在选拔阶段就要被淘汰,那可不怎么好呀,忧瞳心想。

    忧瞳跑到离旗子大约还有五十米时。

    众人头上再次响起了声音,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仔细听着。

    忧瞳反应过来抓住机会,拉着梦耀抱着狗子疾步往前冲。

    “真是的,在讲话的时候没人规定一定要停下来听,我们快冲。”

    终于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后拿到了三面旗子。

    忧瞳想要坐下来清楚胜利,但···············

    他们,抓住他们,他们手里有三面旗子。

    还没来得高兴,忧瞳两人便被包围了。

    突然看到在外围刚跑过来的熊猫,正累的大喘气。

    忧瞳笑了,问梦耀臂力怎么样,梦耀自信的回答,一流。

    忧瞳指了指熊猫,又指了指自己。

    梦耀瞬间明白了,忧瞳抱紧狗子。

    梦耀抱起忧瞳便把他扔向熊猫,从空中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扔出去的最后一刻梦耀被涌上来的人们扑倒了。

    忧瞳转头看了下,有些担心,希望他没事。

    “熊猫,”忧瞳叫到

    听到声音的熊猫抬头看去,跳起来抱住了忧瞳。

    “快跑,不要停”,熊猫告诉忧瞳。

    接着两人又跑了起来,忧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选拔已经结束了吗?

    熊猫说到,刚刚头上的声音响起,说这第一环节持续三天,在这三天内可自由抢夺旗子,但是不可闹出性命。

    “也可以是明争暗抢,不过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就危险了。”

    “那些刚开始拿到旗子的人呢呼哈~”忧瞳喘着气,显然有些累了,但是并没有因此降低速度。

    他们都是些达官贵族,没有人敢去抢,而且地点并不限制在这个广场内,三天内,任何地方都是竞技场。

    “什么,所以他们回家去了,哈呵~。”忧瞳惊讶之余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但这也让他想到了躲避那些人的办法。

    忧瞳指了指门口缓慢说到“梦魇酒馆。”

    “熊猫你帮我阻挡一下他们,一分钟就行。”

    熊猫点点头后,回头扑住一些压在身下,胳膊里还抱了一些。

    忧瞳感叹到,熊猫的体型这个时候还真是实用呢。

    不过还是有一些越过熊猫的身体,朝着忧瞳追来。

    身后的追着的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与忧瞳的距离。

    最前面的人眼看就要碰到忧瞳的肩膀,这时狗子从肩膀上探出头,眼睛瞪向离忧瞳最近的那个蜥蜴人。

    小声的说,寐,狗子眼睛的光变成了粉红色。

    因为看到狗子的眼睛,那蜥蜴人的意识开始混乱,开始无差别扑倒从后面跑过来的人。

    忧瞳头也没回的往前冲,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阵倒地的声响。

    不过还是有人躲过了蜥蜴人的阻碍,冲向忧瞳的瞬间将它扑倒。

    忧瞳被扑倒在地上,手里没抱稳将狗子扔了出去。

    狗子稳稳落地,接着向梦魇酒馆跑去。

    “什么”

    扑倒忧瞳后将他翻过身,想要抢夺手里的旗子,但发现忧瞳手里并没有。

    忧瞳看清后居然是一只狼,眼角上有一道伤疤。

    气急败坏的狼用拳头砸向地面,面爆青筋,呲着牙,想要咬下去。

    但被梦耀从侧面扑倒。

    这时梦耀将那人束缚住,大吼着让忧瞳快走,并且保护好旗子。

    忧瞳缓缓站起,深吸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告诉梦耀去哪里等,便往狗子的方向跑去。

    狗子先一步到达梦魇酒馆,进入酒馆后,映入眼帘的。

    破碎的玻璃,酒杯,木桌,还有已经干掉的血液。

    狗子叹了口气,叼着旗子躲在了吧台底下,心情复杂。

    狗子心想,终于可以休息了。

    要休息之际,门口传来开门声,狗子耳朵立马竖起来,神经紧绷着。

    那人蹑手蹑脚的走着,时不时的小声叫着狗子。

    狗子听到声音是忧瞳便嗷呜了一声。

    “啊,你在这啊,担心死我了。”

    忧瞳抱起狗子摸着他的头,把旗子从狗子嘴了拿出来。

    嫌弃的说到,口水好粘。

    两人躲在吧台底下玻璃渣渣时不时的扎着手。

    旗子不能带在身上,但也不能不让旗子离开视线,忧瞳努力想着办法。

    我知道了,吧台低下隔间。

    “嗨嗨”,忧瞳看向狗子,问它想不想睡觉。面露狡猾

    狗子往后退了退,有些担心。

    随后便被忧瞳挂在了门口的牌子上,嘴里叼着其中一面旗子。

    忧瞳,作为你的队友你怎么能这样,狗子怒吼着,责怪忧瞳将它挂在门口,而且嘴里还叼着旗子。

    快,叫的再大声一点,把他们都引过来。

    “忧瞳你妹的”,狗子叫完这句后再也没说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

    忧瞳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向狗子,把他放了下来抱进屋里。

    “喂,醒醒”,忧瞳叫着狗子,狗子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

    看到眼前的酒馆内部,清醒了许多。

    便问这是不是忧瞳做的,忧瞳点点头,笑了笑。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挂在外面,狗子质问忧瞳。

    忧瞳则表示只是不想让狗子看到自己收拾东西的狼狈样。

    “真是敷衍,不过算了”狗子没有放在心上。

    两人趴在柜台上,闲聊着。

    忧瞳调侃狗子,说狗子长的太丑都没人过来抢旗子。

    狗子回怼道,你怎么连我这个狗子都不如,欧不对,你确实不行。

    两人都没有生气,不管怎么聊都说有笑的。

    夜晚来临

    回去吧,回医馆,狗子叫着忧瞳。

    表示已经几个小时了,梦耀和熊猫都没来到酒馆。

    忧瞳点点头,有些担心他们。

    狗子再次向忧瞳确认旗子的位置是否安全后,两人迅速跑向医馆。

    跑到医馆门口后,两人在门口看到血迹,冲进房间里。

    看到正在休息的一狼一熊猫,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梦耀看到忧瞳想要招手,但刚把手抬起来就收了回去。

    忧瞳问到,你们怎么样。

    熊猫和梦耀摇摇头,表示不太好。

    熊猫抱住一堆人的时候,有一部分人是踩着熊猫过去的,肋骨断了三根,手还给踩肿了。

    梦耀也不怎么好,脸上,胳膊上腿上,都肿了,手臂上还有咬痕,牙齿还掉了一个。

    “不会把,不是不能闹出人命吗?”

    说完后忧瞳恍然大悟“不能闹出人命,但不代表不能伤害或者致残。”

    忧瞳猛的倒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望着前面的地面。

    “没关系,我们只需要坚持三天,三天后都会好起来的”

    狗子安慰到,但是首先,我们需要休息,明天整理这里的药材。

    梦耀有些疑惑,整理药材,不用整理呀。

    狗子做了个嘘的手势道“悬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