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迹 > 第13章 隔绝于异国的旅人
    第13章 隔绝于异国的旅人

    “忧眸,不~~~”。

    忧瞳大叫着从床上猛的起身,头上布满大汗,即便有风扇吹着。

    忧瞳的奶奶听见声音,迅速沓上拖鞋往阁楼跑,打开门看到极速喘气的忧瞳询问是否又做噩梦了。

    忧瞳的眼睛睁得很大,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直到奶奶来到阁楼才恢复正常表情。

    奶奶走到忧瞳床边,坐下来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时不时的还用手摸一下忧瞳的脸。

    忧瞳表示自己并没什么大碍,就是做了个无关紧要的噩梦。

    因为一天没喝水的缘故,忧瞳咳嗽了几下,奶奶见状给他倒了杯水,在倒水的过程中无意间瞄到“书”这本书。

    把水递给忧瞳后拿起书查看起来,忧瞳因为那噩梦还没有走出来,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奶奶正在看“书”

    等他反应过来后,奶奶已经看完了第一章。

    忧瞳立刻把书抢了回来,杯子都倒在了地上,水撒了一地。

    奶奶见状把水杯拿起,放在桌子上,用纸巾将水擦干,坐在床边。

    奶奶微笑的问他写的什么,但忧瞳却说,什么都没写。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说吧,我知道你不喜欢看书,不过呢你写的是小说吧。写小说就,不然怎么提高词汇量。

    不过呀,我知道你是青春期对性这方面比较好奇,但要适度呀,长时间传统手艺,对身体不好呀。

    不过我还得说一句,写yellow小说要适量,我支持你写小说,但可以转变题材。

    欧,对了还有呀,你最近不要再熬到深夜了,最近一个星期你总是熬到深夜写作,看把身体累成什么样了。

    奶奶边说边摸着忧瞳的手,忧瞳则呆呆的愣着,时不时的颤颤嘴角。

    此时忧瞳心里想着,什么啊,我神魔时候熬夜写作了,我的生死经历怎么变成这个了呀,不过让人莫名其妙说出来自己在写yellow小说,真是好羞耻。

    忧瞳羞红了脸,把被子拉过来盖住面部。

    看忧瞳这么反应,奶奶安慰着,让忧瞳继续睡觉,自己则去重新倒了一杯水放在忧瞳的床头柜上。

    吻了下忧瞳的额头,说了句晚安,也去睡觉了。

    次日

    忧瞳在楼下打电动,突然听到很重的敲门声,因为沉迷于游戏,而突然听到敲门声,吓了一哆嗦,所以捂着胸口快速喘气。

    忧瞳大叫道“谁呀,没人在家。”

    敲门声不断,忧瞳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扔下游戏机打开门吼道“是谁呀,一直敲门,不知道没人开门就不要敲了吗?”

    门的正前方正对着戴着墨镜,满头白发的老年人。

    忧瞳的声音低了下来,也温和了一些,问他找谁。

    我也不知道,这枚戒指指引我来的,忧瞳盯着戒指看了一会,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感觉脑子有些热,倒在地上,但并没有失去意识。

    忧瞳表示他手上戴着的是亚特兰蒂斯失落之戒。

    不过仔细想想不应该呀,书里的东西带不出来才对吧。

    这时忧眸再也装不下去了,便说道“请问,您的待客之道便是让客人在门外站着吗?”

    忧瞳缓过来起身将面前的白发老人扶进屋里的沙发上,快速整理好刚刚的电器,并沏好了茶。

    忧瞳忙完后坐在沙发上气喘吁吁,这时白发老人笑了出来。

    “忧瞳你还真是憨呀,跟我第一次见你时一样,”说着将眼镜摘了下来。

    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忧瞳的眼睛,没错他就是···············

    “忧眸”,忧瞳几乎跳了起来,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反应过来后还是用尽力气抱住了忧眸。

    受了伤的眼睛,和蔼的面孔,白色的胡子头发。

    “我还以为你···············”,忧瞳并没有说下去,因为早晨嘛,说一些不怎么吉利的话,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忧眸却觉得没所谓,继续接着忧瞳的话说,以为他死了,没错,他确实死了,忧眸自嘲着,同时也笑了。

    “怎么说呢,当时你们出去后,我本来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但突然出现了一本书,把我传送走了,之后发生了好多事。”

    忧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时他在亚特兰蒂斯找了半天都没有看到忧眸的人影,原来是被那本书传送走了呀。

    “那,之后的事呢。”

    忧瞳有些好奇忧眸被传送走后去了哪里,问题脱口而出。

    忧眸叹了口气也如实回答,说他回到了他们那个年代,那个自己年轻又落后的年代。

    忧眸两人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就已经下午五点,忧瞳的奶奶正在门口换鞋,看到门口的鞋后以为有客人来了,立马进来招呼,但看到忧眸的瞬间,感情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两人抱了上去,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在之后的对话中得知,原来在忧眸回到他的时代后,跟奶奶结婚后,就去当兵了,当兵前三年还有消息,但第五年之后,忧眸就音讯全无了。

    他们两人约定一生只为对方,然而···············

    忧眸道出了当年的情况,他在第五年的时候去了国外执行任务,但在潜伏的过程中被发现,然后成了俘虏,之后的事就是在美国总统身边打杂。

    与其说是打杂,不如说是保护每一代总统。

    忧瞳有些不解,为什么会保护总统。

    忧眸摇摇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这就像是“书”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见证一下美国兴起衰败,又像是给的惩罚。

    本应死在亚特兰蒂斯的洪流中的忧眸,最后却活了下来,可能不能跟亲人见面就是惩罚吧。

    忧眸凑在忧瞳耳边小声到,可能主角光环的时效会伴随我一生吧,所以我才一直活着吧,然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时阁楼的书上写到,世界上哪有什么主角光环,这是诅咒,让受惩罚之人在漫长的思念中度过。

    “各位吃饭了”,奶奶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饺子。

    三人坐在木桌子周围,闻着香气扑鼻的味道,忧眸站起抢过一盘的饺子,起初并没有什么,但······························

    “哎哎,注意口水,唉,口水流到饺子里了,唉呀,流进去了。忧眸~~~”

    忧瞳大声叫了出来。

    于是在三人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这奇妙的一天。

    奇怪的黑影。

    吼,人类或者其他未知的生物,你也想要经历一下生死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