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 第七十二章弹射起步
    电梯如果溯源的话,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著名的阿基米德设计并制作出了由绞车和滑轮组构成而成的起重装置。到了蒸汽时代,英国一家工厂由于生产需要,一台蒸汽驱动的起重机应用正式标志着电梯的出现,随后,美国工程师奥的斯正式将电梯商业化,成为一种工业产品。

    汉耀大楼里安装的电梯正是美国奥的斯公司的产品,20世纪的电梯还是有些简陋的,电梯门是铁栅栏,需要人工拉动,但是这对冰城人来说,马迭尔、黄金宾馆率先使用在前没有引起一丁点的轰动。

    当然,普通人也进入不了汉耀总部,这里可是由保险队和猎人合作安保。

    汉耀总部的电梯在购买回成品之后,科斯佳这个对建筑要求极其严苛的法国人立马开始了魔改,在他看来,汉耀总部可以说是汉耀的门面,自然安装的都是好东西,这样丑陋的电梯不配安置在汉耀总部之中。

    所以,这套电梯可以说堪称是安置在楼中的艺术品,电梯等待进入的入口处,圆形的,罗马数字时钟在正当中,左右各是一个表示上下的具有西方古典风格的电灯,由黑色的栅栏围住,更有金色的天使宝宝环绕,主色调为金色,让这电梯给人的感官就是奢华。

    电梯内同样进行了装饰,符合汉耀大楼的建筑风格,一副油画总是让上下的人为之侧目。

    表示上下的灯光,一层接着一层的闪烁着,证明着里面有人。

    “老曲,你说老楚这厮死皮赖脸的留下来,能要到东家那边的资金吗?”电梯里,毛光廷看着电梯里这副科斯佳要求汉耀法国办事处买来的油画,朝着曲正乾说道。

    说实在的,越和朱传文相处,毛光廷越觉得摸不准自己这位东家的脉搏。就像这副画,说是法国的一位叫毕加索的画家所绘制,这风格啊,是真搞不懂……

    “光廷,你这就是多虑了,东家从来都不是一般的商人,没有清国商人那种喜欢铸造银西瓜,金瓜子的毛病。依我看啊,钱啊,在咱东家手里就是工具,一个让自己变强的工具,同时也是汉耀的血液,有着这些钱,其实咱们这些下属的工厂之间才能流通起来,少了些扯皮的事情,每次夏元璋让我签的那些单子,我知道,这代表着的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只不过我们几个和东家都是将这个东西看的很淡而已,东家给的掌柜薪金已经够用了,再多,我们也不知道用来干嘛,不过我听说,夏元璋那边已经在开始研究工厂掌柜分红了,说是让下面小工厂的掌柜们动起来……”曲正乾的消息甚是灵通,怎么说也是汉耀的老人儿了,小青山那边可还记得他一份功劳呢。

    “这倒是好事儿,我们是不缺了,但是东家也是没忘记这些在为汉耀舔砖家瓦的螺丝钉,这喜欢给自己人谋福利的样子还真是别具一格。”毛光廷的目光从电梯内怪异的画上移开。

    “你这话说的对,也不对。”毛光廷没好气的看了眼学着自家东家说话的曲正乾,这话只能说很朱传文。曲正乾没在意而是借着说道:“东家啊,这是让马儿吃草之后跑的更快些……”

    “这倒是,不过咱东家不贪财的性子也是实话!单论瓷房子,现在除了戒备的力量增强了以外,你看那里有什么其他的变化,据说,咱东家的娘还时不时自己下厨呢!这样的人啊……”

    毛光廷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甚是钦佩,只是这话没说全,后面是想说这样的人不成大事简直天理难容,想了想又有些不太合适。驻守冰城的冰城支队集体剃发的事儿,据说现在有点沸沸扬扬的意思。

    说回朱家的作风,汉耀掌柜中,没有一个人不服气的。朱开山不必多说,除了喜欢抓紧保险队训练,好剿匪之外,闲暇时在冰城的街头,就是个平易近人的中年人,最好前往汉耀家属院的保险队家属区,陪那些阵亡,由汉耀赡养的老人、孤寡唠嗑,打仗、剿匪又哪里有不死人的呢。

    而鲜儿,这个瓷房子的女主人,还时不时拿出瓷房子的家用来贴补以朱家名义收养的那些孤儿,时常还给汉耀中学的基金捐款。

    总的说,在朱家这样的带动下,汉耀的中高层其实一个个也是争相模仿着。

    而汉耀薪金改革,也是为了让除却这些大掌柜之外的工厂厂长门更具有动力,毕竟朱家和这些大掌柜现在是不缺吃穿住行了,这些厂长们可还憋着劲儿朝着美好的生活蹦跶一下呢。

    “说回老楚,我觉得这次的大笔资金就是给老楚留的,不过这厮的这嘴啊……”曲正乾对毛光廷的话深以为然。

    “我也觉得,老楚也是个聪明人,总是看不透这一点,要是他一开始不多嘴,我想啊,第一个说的就是老楚的铁器二厂。”毛光廷笑着想着刚刚楚可求向着两人使眼色,让他俩先走,自己明显一副想独吞的样子,就觉的好笑。东家朱传文心里可早就做好的资金的划分,蹦跶个什么劲儿,和聂士则那点恩恩怨怨的斗个什么劲儿。

    “当局者迷,不过咱东家的想法啊,又有谁能看透呢!单说这一大笔资金,抵得上汉耀半年出产这些厂子的出产总额了。”曲正乾感慨一声,也就自己东家有着如此的魄力,敢一次性抵押整个汉耀给俄国的银行,搁他来说还真没这个勇气,洋人啊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这可是好大一份的基业。

    现在,汉耀整个的生产总值其实很高,每年其实有着上千万银元的规模,但有着近6成的产值在不断的进行自我投资。单说小青山的铁矿,从头到尾,汉耀从未卖出过一块,这些铁矿都炼出了钢铁,进入了冰城、小青山各个工厂的墙壁里作钢筋,或者打造成了保险队员的装备,可以说是汉耀的基石了。

    “走吧,去找老聂,东家说了,咱汉耀的技校暂时并在汉耀中学。我就说呢,中学一直在扩建还以为东家要扩大招生呢,现在看来,咱东家心里早就有着腹稿了。”

    电梯很慢,大概是0.5米每秒的速度,到了一层,曲正乾推开电梯栅栏,两人一高一矮,向着总部院子内的他们的专属马车走去,去找聂士则商量。接下来,由三个研究所,1个研究室联袂合办的汉耀技校可以说是可以很快的出现了,汉耀技校的架子等于说是从夜校中再拉高一个等级的事儿而已。

    脱胎于基础的夜校,但教学苗子和水平得高于夜校,按朱传文的意思,考入技校的人将进行为期一年的脱产学习,为之后工厂的电气化转型做好技术储备。

    朱传文办公室

    楚可求看着已经开始伏案写着什么东西的东家,心里就想猫爪一样,东家等等通知聂士则,就是让老聂这老货来分一杯羹?

    几次想张口,当也是碍于朱传文的伏案与不搭理自己,又几次忍下。也是无事可干,喝水吧……楚可求开始将面前的茶杯当成聂士则,把他喝掉!

    等待很是煎熬,在跑了两趟厕所之后,楚可求又是盯上了朱传文办公室中的一副裱起来的米芾真迹。

    枯木竹石,像极了他此时心情。

    食指在手掌上来回模仿着米芾运笔,时而小心瞥一眼低着头些什么的朱传文。

    “啊!”

    朱传文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抬头看见楚可求,满脸诧异:“老楚,你又来了?安德烈的订单要求可是发过来了,面粉厂、机床、农具……这些东西可是价值500万卢布呢,春节前可是要发往伯力城。”

    相比于俄国人的称呼,朱传文还是喜欢叫哈巴罗夫斯克为伯力。

    “东家啊,您总算想起我了,我压根就没走啊!”楚可求哭丧着脸。

    “没走啊?”朱传文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但眉眼间全是笑意,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哪能不知道。

    安德烈在汉耀订购的设备已经由铁器一、二全面开工,1910年春节年发往伯力完全没有问题。但对于楚可求而言,近700万的卢布全部会投入楚可求的铁器二厂,可以说,这次的单笔投资是汉耀几年发展中史无前例的。而楚可求这人的想法有点太多,在给将钱划账之前,肯定得好好的敲打一番,让他专心朱传文安排的几件事情。

    “没走,没走!”楚可求赶忙向着朱传文办公桌旁边过来。

    正好,秘书吴童进来给朱传文和楚可求这个大水牛添水,刚一进门,暖瓶就被楚可求一把夺走,给吴童挤眉弄眼一番,让他先走,自己殷勤的掀开朱传文桌子放的水杯盖子,往里添的满满当当。

    “不再喝点?”朱传文没在意老楚指挥自己秘书的小事儿,而是朝着楚可求问道。

    “不喝了,不喝了,再喝,晚上都吃不下饭了。”楚可求赶忙摆手。

    “不喝也好,你喝饱了,咱就谈谈你铁器二厂的事儿。”

    被晾了很久的楚可求这下总算是学乖了,没再搭话,而是像个保险队员一样,坐的笔挺,等待着朱传文开口。

    “炼钢厂的事儿你也是知道了,等电弧炉来,汉耀特种钢材也算是有了,这内燃机的事儿仿制的怎么样了?”

    楚可求的手暗自捏紧,想夸海口,但还是实话实说:“东家,钢材到了也是个好事儿,但是目前来看,内燃机的制造还是困难重重,目前,铁器二厂现在也仅仅能对柴油发动机进行仿制,而且产量还不算高。今年一年,拖拉机的仿制产量也就是30多台,都是东家您当初定稿的汉耀拖拉机。”

    汉耀拖拉机,脱胎自霍尔特-20,但是又像是后世的东方红牌拖拉机,铁质的驾驶室取代了原本搭起的棚子,传动机构更是重新进行了改造,将霍尔特-20的单个轮子完全取缔。

    整个来说,更适用于之后的坦克改装。

    “分析原因了吗?”

    “分析了,两个原因,其一是那个汉耀标准化的事儿一直没有严格的贯彻下去,东家您知道了,这两年时间铁器二厂和枪炮厂安置的关内来的高级工匠最多,都是人才,但是这受到的培训也是多种多样,英式的标準、德式的标準、俄國式的标准,很难纠正。

    其二就是机械研究所真正的高级人才太少,我有时候顾得上这头顾不上那头……”楚可求这算是将自己的难出全部说了出来,这也是他这次必须争取了汉耀资金的根本原因。

    再放任下去,楚可求怕铁器二厂的发展真的会停滞,而要施行这两个事情,钱是必须的的,机床肯定得开始大规模的改造,而人才,可以去欧洲聘请,这个事儿,上次前往欧洲的时候他已经打好了腹稿。

    “这部分的改造需要多少钱?”朱传文问道。

    “东家,汉耀标准的建立我、聂士則、周家兄弟我们都已经讨论好了,我们三个厂子的标准化改造应该是需要大约150万卢布左右,但是东家,您提出的那个机制建立现在也仅仅是打了基础,后续我们其实也没有想法,只能边想边做,再边修改。”

    后世有个很经典的例子,就是IBM教会了华为一整套西方的管理方法,涵盖了从市场洞察到产品研发到供应链管理的流程建设与变革,以及,更重要的,企业管理变革的一套方法论。

    而美国这个好老师,当初也教会了中国一件事儿就是标准化。

    两相结合,朱传文就开始让自己重工业制造厂、枪炮厂开始研究起了这个事情,标准化是第一步,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步,这一步走出去了,走稳了,等汉耀的人才一步步就位之后,这汉耀生产的东西终将朝着世界卖出去,而且同时盯着世界的变革,开始更新自己的产品。

    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老楚,把你们拿出来的方案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