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七十二章:冯宝宝(求追读!!)
    天色将晚,夕阳西下。

    “希律律!”

    崎岖的山路,蜿蜒起伏如龙蛇。

    两个男人骑着白马。

    正快马加鞭的赶路。

    过了一会儿后,他们在一处茂密的林中停了脚。

    “今天就到这儿吧,咱们休息一下。”

    许临翻身下马,将马匹拴在一边的树上,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金山找。

    金山找脸色疲惫,脚步虚浮,点了点头,坐到一边闭目养神起来。

    金山找现在很累。

    他费尽千辛万苦从津门来到佛山,雄心勃勃的想要成为佛山第一,在这里闯出一番名堂。

    结果,他就发现一件让人崩溃的事,来了佛山,和以前在津门,好像没什么差别,他还是万年老二。

    每次在自己解决完一群小喽啰,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的时候,就会跳出来一个人给自己一顿毒打。

    在津门,这个人,叫霍元甲;

    在佛山,这个人,叫许临!

    金山找就是个一个被命运之神玩弄的可怜人。

    屡次三番体验人生的大起大落。

    可谓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

    光被毒打就算了,关键是打完了,许临还要刚从津门来到佛山还不到一天的金山找再带他回津门找霍元甲。

    金山找当时是一脸黑人问号。

    我tm刚来你就又要我回去?

    一挥手就要开口拒绝。

    但最后,经过许临一番和善的友好交流。

    金山找还是松了口,表示,回津门也不是不行,但是…得加钱!

    他其实是真的不想回津门的。

    但奈何…许临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呼…”

    许临捡了些干柴,小心翼翼的在林中一条小溪边升起了火。

    从行囊里取了几块梅干菜烧饼放上去,加热起来。

    既然霍元甲已经四十二岁了,那就说明,他现在就算没死,那也离死不远了。

    所以,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许临是一点时间也不敢耽搁,直接就将武馆托付给了林虎。

    然后拉着不情不愿的金山找就往津门的方向赶去。

    要不是怕夜间赶路会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再加上金山找和自己的身体,还有马儿都不一定受得住彻夜不休的路程,许临这个时候都不打算休息。

    柴火不停燃烧,火星四溅,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烧饼逐渐热乎起来,散发诱人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咕噜…”

    许临刚准备把烧饼用木棍挑出来,就敏锐的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吞口水的声音。

    金山找就坐在许临前面,所以这声音不可能是他的。

    那就是说…

    他身后还有另一个未知身份的人!

    察觉到这一点后,许临眼神一凝,甩了甩手腕,猛地转过身,抓住身后那人的手臂。

    第一感觉,是纤细,细腻,似乎是个女人的手臂。

    许临缓缓抬头,看见一个身材娇小,皮肤苍白,满头黑发披散腰间的少女。

    她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有些害怕,身体微微颤抖。

    秉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许临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松了手。

    “小姑娘,你在这儿做什么?”

    “你的家人呢?”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和善,静静看着少女,轻声道。

    少女见许临似乎不像什么坏人,也就放松了警惕,蹲在地上,抱住膝盖,弱弱道:“我老汉儿走丢喽。”

    听到这话,许临有些憋不住笑,轻咳了几声:“咳咳…”

    “意思是说你和你爹走散了吧?”

    少女却很认真的摇了摇头:“不是,就是我老汉儿走丢喽。”

    一旁的金山找也凑了过来:“这兵荒马乱的,百姓过的都不安生。”

    “依我看啊,这姑娘应该是逃难的时候和家人走散了,碰巧遇上了我们。”

    “这荒郊野岭的,她一个小女孩,也不安全。”

    “要不咱们做回好人,把她送到城里去?”

    许临闻言,转过头,诧异的看了金山找一眼。

    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竟然还有这种觉悟?

    摸着下巴思索片刻:“好吧。”

    随后用木棍从火堆里挑出一块烧饼,吹了吹,递给了少女:“你应该饿了吧,吃点东西。”

    闻到烧饼的香味,少女浑身打了个激灵,急忙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看着许临,伸手接过烧饼,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儿,小心烫!”

    许临见少女吃的这么急,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急忙从行囊里取出一个水壶递给她。

    “谢谢!”

    她接过水壶,礼貌的道了声谢,又继续埋头对付烧饼起来,似乎饿了很久的样子。

    “嗯……”

    许临叹了口气,抬手敲了敲额头。

    说实话,对于要赶去救霍元甲的他来说。

    带上这个少女,其实是个累赘。

    但身为在五星红旗下长大的康米主义信奉者,他做不到见死不救……

    “对了,我叫许临,他叫金山找。”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说着,许临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不知道少女的名字叫什么,开口问道。

    “冯…冯宝宝。”

    少女喝了口水,将嘴里的烧饼顺下去,缓缓开口道。

    “什么?冯…冯宝宝!”

    听到这个名字,许临眉头一挑,瞳孔一缩,很是惊讶的样子。

    冯宝宝…

    这名字,不是《一人之下》的女主角吗?

    嘶…

    仔细一看,这个小女孩和宝儿姐还真挺像的,就是年龄小了点。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想的那个冯宝宝的话…

    那现在的她,应该就是失忆前的状况。

    和老汉儿走散了…

    她老汉儿是谁?

    许临当初只看过《一人之下》的动漫,漫画是一页都没看过,并且记得还不是很清楚。

    现代的剧情他都只能说是一知半解。

    民国时期嘛……

    啧啧,一头雾水。

    “冯宝宝啊…”

    “那我以后就叫你宝宝行吗?”

    发觉少女的身份并不简单后,许临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深吸一口气,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缓缓开口道。

    “嗯!”

    冯宝宝听到声音,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可以啊,我老汉儿就是这么叫我的。”

    似乎是因为许临给了她吃的,所以她现在对许临的印象还不错。

    “好,宝宝,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老汉叫什么?”

    许临伸手摩挲着下巴,眼神带着探究,追问道。

    冯宝宝低头沉思片刻:“冯曜。”

    冯曜?

    听到这个名字,许临又懵了。

    他对这个名字没有半点印象,绞尽脑汁都完全想不出来是什么人。

    最后只能放弃了思考。

    看以后有没有机会亲眼见见冯宝宝的父亲。

    那这个冯曜究竟是何许人也呢?

    如果许临看过《一人之下》的漫画,他就会明白。

    这个叫做冯曜的男人,还有另一个名字。

    他就是第九奇技“神明灵”的使用者,全性掌门人,三十六贼之首,甲申之乱的罪魁祸首…

    无根生!

    …………

    夜,

    寂静的山路。

    许临靠在一颗树上闭目养神,冯宝宝躺在前面的火堆旁睡觉。

    忽然,金山找感觉一阵尿急,从地上爬起,走到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准备小解。

    “呼…”

    他舒服的呻吟一声,很快就放完了水,提起裤子,准备回去睡觉。

    “官人…快过来啊~”

    “呵呵呵呵…”

    就在这时,一道酥的让人骨头都要软下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他浑身打了个激灵,刚刚软下去的二弟瞬间支棱了起来。

    “卧槽!这荒郊野岭的!哪儿来的女人声音?”

    金山找好歹也练了几十年的武,内心不说无漏,却也算得上强大。

    一瞬间就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劲,疑惑的皱起眉头。

    “呼…”

    就在这时,一阵香风不知从何处飘来,伴随着一道妩媚的轻笑,让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他缓缓抬头,看见前方不远处的树上。

    一个身着白衣,身材窈窕,样貌精致,千娇百媚的女子正捂嘴轻笑着,对自己暗送秋波。

    “不好!有诈!”

    几乎是在看见女子的一瞬间,金山找脸色大变,果断用牙齿咬破舌尖,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可不是那种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废物。

    对他来说,女人这种东西,只会影响他挥拳的力道。

    拳师,不需要女人!

    况且,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就自己长的那挫样,能有什么女人看得上?

    这荒郊野岭的,不知道从哪儿出来一个女人魅惑自己…

    依照他的经验,恐怕不是女鬼就是狐妖,都是馋他身子,想要吸他阳气的。

    风紧扯呼!

    他眉头紧锁,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就开始跑路。

    那女子见状,脸色一僵,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老娘这么漂亮,你怎么跟见了洪水猛兽一样?

    “哎…”

    见金山找不上钩,女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便从树上跳下,准备离去。

    金山找身为习武之人,身上的气血是非常浑厚的。

    她是个狐妖,这些气血对她来说,既是大补,也是大伤。

    若是能成功控制住金山找还好说。

    但现在他一点也没有被她魅惑到。

    强上的话,她反而会被那股浑厚的气血冲伤。

    虽然有些不舍,但也只能放弃这个目标,另寻他人。

    “我靠,你这狐狸精胆子够大的啊!我这身道袍看不见吗?你敢往我身上跳!”

    狐妖刚从树上跳下,踩在硬实的泥地上。

    就在这时,后方一个身穿明黄色道袍,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的道长满脸黑线,从腰间取下一副八卦镜,往狐妖身上一照,瞬间就让她现出了原型。

    抓住她的后颈皮,从怀里取出一张符纸贴在她额头,牢牢提在手上。

    狐妖瞬间石化,满脸懵逼。

    我是谁?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淦…

    这儿什么时候来了个道士?

    狐妖懵逼。

    四目道长其实也挺懵的。

    他本来正赶着尸准备回家。

    接果那些僵尸就是一群笨比,在路上磕的磕,碰的碰,要么被树枝拌倒,要么没站稳,踩滑了滚下坡。

    四目道长差点被它们折腾死。

    刚刚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就发觉前方不远处好像有妖气,好奇的走了过去。

    一抬头,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狐妖从上方跳下,轻飘飘的落在自己身前。

    愣了一会儿后,他迅速反应了过来,以雷霆手段瞬间就将狐妖给收了。

    “道友!小心身后!”

    就在四目道长正思考该如何处置这只狐妖时,一道焦急的声音忽然从前方传来。

    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小心身后?

    听到这句话后,四目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我身后能有什么?

    难不成还能是因为我赶的尸造反了,跑过来要咬死我不成?

    虽然对这道声音感觉十分疑惑。

    但四目道长生性警惕,还是听进去了,下意识的侧了侧身子,躲开了一张腥臭的大嘴。

    “吼!”

    随即,他就看着亲眼自己赶的僵尸满嘴獠牙的站在后方,对他虎视眈眈。

    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

    又朝他咬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