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七十一章 津门第一?(跪求追读!!)
    “啥……”

    “打死我?”

    “就凭你?”

    “呵呵呵呵哈哈哈!”

    金山找脱下身上披着的大衣,将自己上身古铜色的健壮肌肉裸露出来。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双手环抱,冷眼看着许临,嘲讽似的咧嘴大笑起来。

    “小白脸,光会动嘴皮子可算不得什么。”

    “不要多说废话了,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着,他拳头紧握,手臂肌肉如虬龙般暴起,额头上根根狰狞可怖的青筋鼓出,双拳一前一后放在身前,警惕的望着许临。

    从表面上来看,许临其实并不像是个武功很好的人。

    不过,虽然暂时无从考据,但他想,许临既然敢说自己是佛山最能打的人,那再怎么说,实力就算不行,也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况且,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不管对手实力究竟怎么样,都不要轻敌,尽管全力以赴就好。

    历史上因为傲慢轻敌输掉的战争,可不止一场两场。

    所以,虽然暂时没有从许临身上感受到什么威胁,金山找还是用上了全力,唯恐自己在阴沟里翻了船。

    “手底下见真章啊…”

    “正合我意!”

    见金山找已经摆好了架势,许临的眼神逐渐凌厉,一改之前的慵懒态度,双手从衣兜中掏出,交叉放在身前。

    右脚往后移,左脚往前踏,将身体重心在左脚跟与右脚跟之间不停转移,身体轻微晃动。

    整个人像把出鞘的利剑,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锋芒毕露,寒光闪烁!

    “截拳道许临,请赐教!”

    他面色冷然,对金山找拱了拱手,缓缓道。

    金山找见状,眼神一凝,双拳紧握,大喝一声,像头凶猛的饿虎,带着惊人的威势,猛地朝许临扑去!

    “力量确实很强。”

    “硬抗也能抗住,不过…没必要。”

    金山找的身影在瞳孔中放的越来越大。

    许临面色如常,几乎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微微侧身,躲过了这一扑。

    “哼,反应速度不错嘛!”见自己的攻击被轻松躲开,金山找目光闪烁,并没有气馁。

    “再来!”

    他怒吼一声,左臂肌肉暴起,将其重重一甩,像根马鞭一样猛地朝许临额头抽去!

    这一下,不光是金山找本身的力,还将手臂当做鞭子,用上了一种特殊的发力技巧,将他本就强劲的力道再度增幅了数倍。

    正面对上,别说是现在的许临,就是全盛时期的叶问恐怕也吃不消。

    毕竟,他们两人都是走技巧路线的。

    而金山找,是一力破万法!

    对于许临和叶问来说,要比起综合实力,金山找给他俩提鞋都不配。

    因为综合实力更强,所以他们能通过各种方法轻松击败金山找。

    但是,在这无数的方法中,有一个,是他们绝对不能选择的,那就是…硬碰硬!

    毕竟,每个师傅在拳法上都各有长短。

    用自己的短处去硬拼对方的长处,如果不是在实力上有绝对的碾压,能赢才有鬼。

    所以,许临没有半点和金山找正面对决的心思。

    在金山找甩出手臂的一刹那,许临目光微动,几乎是一瞬间就抓住了他的破绽,左手食指微抬,露出指关节,猛地往他空门大开的腋下出拳顶去。

    “呃啊!”

    金山找的手臂是快,但许临的拳头…更快!

    就在金山找的手臂离许临的额头只差几厘米的距离时。

    许临的拳头重重击中了他的腋下。

    瞬间,金山找就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刺痛蔓延整条手臂,就在马上要抽中许临时,没了力气,软绵绵的垂在身下。

    腋下,是个非常脆弱的地方,是每一个习武之人都无法避免的罩门。

    在这里,有一个叫极泉穴的穴位。

    轻微的敲击此处,能够改善供血,调节睡眠。

    可若是重击,那就不同了…

    极泉穴遭受重击,会导致人的整条手臂发麻,短时间内无法行动。

    现在的金山找,赫然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

    截拳道的理念是截击对手的袭来之拳。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

    在敌人出手的一瞬间,抓住他的破绽,出手截断他的攻击,并进行猛烈的反击。

    这就是…截拳道!

    “咔嚓!”

    成功截断金山找的攻击后,许临乘胜追击,右手抬起,一个肘击重重打在他下巴上。

    “嘭!”纵身一跃,紧跟一个侧踢狠狠踢在金山找的胸口,将他远远踢飞出去,撞在台下几个围观的拳师身上。

    那几个拳师合力扶住金山找,嫌弃的看着他,又一起将他往台上推去。

    随后,他们用惊奇的眼神看着许临,议论纷纷:“没想到这许师傅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这么轻易就让这个金山找落入了下风!”

    “之前听说他打败了叶问,不会是真的吧?”

    “对啊,之前听沙胆源说新来的许师傅打败了叶问,我是一点也不信的。”

    “毕竟这位许师傅实在是太年轻了,不像是个国术大师。”

    “现在看来…”

    “是我们太肤浅了啊!”

    “咱们佛山这么多老资历的拳师都没能在这个北方佬手上讨到好。”

    “而这位许师傅,年纪轻轻的,竟然一上来就做到了我们佛山这么多拳师都无法做到的事…”

    “这是一个天才!真正的少年天才啊!”

    “如果是他的话,打败叶问,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看着横扫整个佛山的金山找被许临轻松应付。

    这些佛山的拳师们瞬间就对他有了改观,敬佩的看着他,奋力大喊:“许师傅加油啊!”

    “你就是我们佛山最后的希望!”

    “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北方佬!让他知道我们佛山拳师的厉害!!”

    听到下面这群拳师的起哄。

    许临脸色怪异,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之前不是还说我是个卑鄙的外乡人,花钱收买了沙胆源来吹牛,好让人来我的武馆习武吗?

    怎么现在我就成佛山最后的希望了?

    川剧变脸都没你们快啊!

    “咳咳…”

    金山找脸色痛苦的半跪在地,甩了甩发麻的手臂,艰难站起,再度望向许临的眼神有些恐惧。

    他有想过许临的实力会很强,却没想到,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该说不愧是佛山第一吗?

    “呃啊!”

    他有些不甘的望天怒吼,重重锤了一下自己的膝盖,眼珠赤红,死死盯着许临,双拳紧握,猛地朝他冲去。

    不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还来?”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见金山找又朝自己冲了过来,许临眉头微皱,甩了甩手腕。

    待他冲到身前,微微侧身,伸手抓住他左肩,右拳紧握,猛地朝他面门砸去。

    “中!中!中!”

    这一次,为了速战速决,许临没有半点留手,用出了全力,要将金山找彻底击溃。

    “嘭!”

    又是一拳,重重打中了金山找的腹部,让他瞳孔猛地一缩,像只软脚虾一样无力瘫倒在地…

    “大哥!大哥!大哥!”

    见金山找这么轻易就被许临击败,台下的三个小弟感觉难以置信,都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呼……”

    成功解决了金山找,许临舒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缓缓走到他身前,半蹲下来,轻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北方拳师,好像也不怎么样啊?”

    “兄弟,以后做事别这么嚣张了,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金山找闻言,有些不忿,咬着牙大喊道:“说我嚣张,那你呢?”

    “对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打赢我算什么?”

    “有种你去打赢霍元甲啊!”

    听到这话,许临愣住了,试探着问道:“霍元甲…”

    “津门第一?”

    金山找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啊!你知道他?”

    “那个怪物……”

    “我在津门待了整整三年,连续挑战了他三年,就没有一次赢过的!”

    说着,还愤恨的伸手锤了锤地,眼中既有对霍元甲的怨恨,也有对他的尊敬,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夹杂在一起,让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嘶…”

    “你挑战了霍元甲三年!”

    听到金山找这话,许临倒吸一口凉气,默默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在津门挑战霍元甲,来了佛山又打叶问……

    你tmd活该被教训!

    人家切磋都是找势均力敌的对手,你倒好,上去就挑那几个最有名的国术宗师。

    这都不是想切磋了,这是找死啊!

    得亏你挑战的两位宗师的拳法都不是刚猛类型的。

    这挑战的要是李书文,估摸着坟头草得有三丈高了…

    “对啊,整整三年啊!”

    “为了那个津门第一的名号,我tm天天被霍元甲当沙包打!”

    “你厉害,你就去挑战霍元甲啊!”

    “打败我这个无名小卒算什么?”

    金山找这么轻易就败在了许临手上,自知实力比他差远了,面子上挂不住,就把霍元甲拉出来给自己挡箭,各种煽风点火。

    许临倒是没有被他那拙劣的激将法影响到。

    毕竟,他来佛山办武馆,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罢了。

    至于什么津门第一、佛山第一之类的。

    他压根就不在乎。

    不过……霍元甲的话。

    许临目光闪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搀扶着金山找站起,缓缓开口问道:“霍元甲今年多少岁了?”

    金山找愣了愣,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低下头思索片刻,开口道:“算一下,好像四十二岁。”

    什么?

    四十二岁!!

    一听这话,许临瞳孔猛地一缩,瞬间脸色大变。

    四十二岁啊……

    要知道,霍元甲从出生到死亡,一共就活了四十二年。

    今年他四十二岁的话,那就意味着,不久后,霍元甲就要死了!

    在津门,死在和立本人的决斗中!

    不过,他可不是技不如人,在武功上输给了立本人才死的。

    而是因为立本人害怕失败,偷偷给他吃的鳄鱼肉里投了毒。

    霍元甲,是在和立本人决斗的那一天,因为吃了鳄鱼肉,毒发身亡的!

    堂堂一代国术宗师,没有寿终正寝,也没有堂堂正正败在敌人手下,而是以这种憋屈的方式离开人世。

    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行…”

    “既然上天让我回到了这个时代,那就一定是要让我改写发生过的悲剧。”

    “我得救霍元甲,救我儿时的大英雄!救我们大夏百年难得一遇的国术宗师!”

    听到霍元甲已经到达了死亡年龄的消息,许临神色瞬间紧张起来,思索一番后,做出了这个决定。

    截拳道武馆这边,该教的,他都已经教给那些弟子了。

    还有林虎在武馆帮忙看着,「宗师遗愿」这个任务的完成,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自己继续待在佛山,也没有意义。

    许临还在地球的时候,是个电影爱好者,从华夏到西方,再从西方到立本。

    从卓别林到希区柯克,从黑泽明到姜文。

    可谓是阅片无数。

    在华夏的国术电影中,除了叶问,另一个让许临非常喜欢的角色,就是霍元甲了。

    现在知道自己喜爱的人物走到了悬崖边缘,有一个卑鄙小人准备偷偷从后面把他推下去。

    你会选择去救那个自己喜爱的人物吗?

    许临不知道别人会不会。

    但他非常肯定,他会。

    既然上天让他回到了这个时候,来都来了,许临不想看到霍元甲再次死在立本人的阴谋里。

    身为国术宗师的他,就算是死,那也应该是堂堂正正的!

    而不是被不讲武德的小立本投毒害死!

    “金师傅!”

    “帮个忙,带我去津门找霍元甲,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