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六十三章:同行是冤家(上)
    “将自己辛苦创造的拳法不加丝毫保留传授给世人,好让其永传后世…”

    叶问仔细听着许临这番话,越听,脸色越是震惊。

    对于现在教徒弟普遍留一手的国术界来说,李小龙的思想还是太超前了。

    虽然叶问比起那些腐朽的老古董要好上不少,但由于时代的局限性,他还是很难接受这个后世会成为自己徒弟之人的思想。

    不过,他能不能接受这种思想是一回事。

    但对这种思想的看法,却又是另一回事。

    他的确不太能接受这超前的思想,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拥有这种思想的李小龙表示敬佩。

    “这位叫李小龙的前辈,真是大公无私!”

    “在下实在是佩服!”

    叶问脸色严肃,缓缓起身,对许临拱了拱手,语气尊敬道。

    见他这幅模样,许临嘴角微微勾起,有些想笑。

    要是李小龙在后世知道自己师父这么敬佩自己,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他扶着桌子缓缓起身,稳住身形,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叶问回了一礼,眼睛的余光注意到左上方的窗户。

    只见一个皮肤微黄的年轻人正爬在叶问家外的树上,手里拿着一个风筝,脸色激动的看着许临。

    此人,就是《叶问》原片中因为捡风筝,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了廖师傅被叶问吊打,然后跑出去传的到处都是的沙胆源。

    不过,现在他看见的,可就不是廖师傅被吊打了。

    而是许临在切磋中赢了叶问!

    以他那憋不住话的性格,这件事,估计明天就能在佛山传的沸沸扬扬,让许临大出风头。

    到时候,区区一百个徒弟而已,洒洒水啦!

    想着沙胆源待会儿会帮自己一个大忙,许临心里就一阵高兴,对他眨了眨眼,微微一笑。

    “哎呦!”

    发现许临看到了自己,沙胆源瞪大了眼睛,脸色慌张,手舞足蹈,一下没抓稳,身体重重往后倒去,摔了个狗啃泥。

    见此一幕,许临嘴角微微抽搐,一阵无语。

    果然不愧叫沙胆源这个名字,胆子真就只有沙子这么大……

    “什么声音?”

    似乎是听到沙胆源的动静了,叶问皱了皱眉头,疑惑的转头望去。

    许临不动声色道:“好像是只野猫吧。”

    “野猫?”

    闻言,叶问疑惑的挠了挠头,自家附近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什么猫啊。

    今天怎么会跑来一只野猫?

    真是奇了怪了。

    “叶师傅,既然咱们已经切磋过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此行的目的,打败叶问已经搞定了,许临也没了继续留在这儿的理由,便对他拱了拱手,缓缓道。

    “嗯。”

    叶问点了点头,回了一个礼,笑着道:“那许师傅你一路走好,咱们后会有期啊!”

    “嗯,后会有期!”

    说罢,许临便拉起一旁正在蹭饭的廖师傅,离开了叶问的家。

    “廖师傅,看完我刚才和叶师傅的切磋,你有什么感悟吗?”

    走在回武馆街的路上,廖诚嘴里还回味着刚才叶问家糕点的味道。

    身旁的许临忽然开口,缓缓问道。

    廖诚伸手挠了挠脑袋,转头看着他:“我就是一粗人,莽夫,脑袋里装的全是肌肉,能有啥感悟?”

    “感悟别提,如果要说感受的话,我倒是还有点。”

    许临一听,好奇道:“什么感受?”

    廖诚嘿嘿一笑:“感受就是…你们两个家伙,都tmd是怪物!”

    ……………

    武馆街,“截拳道”武馆。

    张大胆正在打扫武馆内的卫生,小六子坐在门口,百无聊赖的看着对面武馆的人练武。

    对面那家武馆,叫做“虎林”武馆,看路数,似乎是教形意虎拳的。

    教人的师傅是个皮肤黝黑,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壮汉。

    赤裸着上半身,露出壮实的肌肉,在一众武馆弟子面前演练着形意虎拳。

    一拳一脚,刚猛有力,虎虎生风,有形又有神,好似一只猛虎下山化作人身。

    奇怪的是,不知为何,他一边打着拳,一边悄无声息的拉进自己与小六子的距离。

    小六子正看的入神,丝毫没有察觉到危机即将到来…

    “喝啊!”

    “吼——!”

    随着一拳一脚演练下去,壮汉距离小六子也越来越近。

    眼看着小六子马上就要察觉到不对劲了,壮汉面露凶光,大喝一声,拳头猛地往他面门砸去!

    “呃啊!!”

    随着拳头的重重挥出,小六子在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听到了一声瘆人的虎啸。

    被吓的满头冷汗,浑身都湿透了,瞬间转醒,却又看见了壮汉那沙包大的拳头,吓的身体猛地往后一仰,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哈哈哈哈!”

    虽然拳头没能成功击中小六子,但见他既然摔的这么惨,壮汉也就不计较了。

    收回拳头,扶着腰大笑起来。

    “你们都好好看看,这就是这家新开武馆的人,武功这么差劲,我都没动手碰到他,就吓成这个样子!”

    “你们说,跟着这种人,能学到什么功夫?”

    “趁早关门吧!别在这儿骗人!祸害了我们武馆街的名声!”

    身后的武馆弟子一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起来:“对!师傅说的是!说的太对了!”

    “自己弱成这个样子,怎么好意思教别人武功的?”

    “赶紧滚蛋吧!哈哈哈哈!”

    一群人的声音在整条武馆街都传的清清楚楚,导致有不少人看着截拳道武馆的眼神逐渐变的怪异起来。

    甚至有一个刚准备踏入截拳武道馆大门的行人,听完这番话后,犹豫片刻,最终选择了转身,去往了虎林武馆。

    “md…”

    听到壮汉这番明显踩一捧一的话,还有周围行人偷偷的议论声,以及他们那鄙夷的眼神。

    小六子面红耳赤,认为是自己把许临给害了。

    武馆的名声现在都已经被闹成这样了,铁定是没人来习武了。

    伸手撑着地面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他眼珠赤红,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猛地拔出腰间手枪,指向壮汉:“你tmd刚才说什么?”

    “有种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