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五十八章:叶问(上)
    佛山,叶府。

    时间已是黄昏,天色将暗。

    叶·气管炎·问正在和自己的老婆张永成,还有儿子叶准吃晚饭。

    “来,儿子,多吃点肉。”

    见叶准埋头只吃青菜,他皱了皱眉头,拿着筷子夹了几片蒜泥白肉放进叶准的碗里,笑着说。

    叶准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低头道:“谢谢爸爸…”

    一旁的张永成有些看不下去了,娥眉微蹙,把筷子反着拿过来,重重抽了抽叶问的手。

    “我看你是整天练拳练傻了!”

    “你儿子不喜欢吃肥肉不知道啊?”

    叶问一听,愣了,脸色有些发红,自知理亏,急忙将蒜泥白肉从叶准的碗里夹了出来,赔笑道:“抱歉啊小准,爸爸不小心忘了。”

    “没事。”

    叶准似乎已经习惯了,脸色并没有多大变化,伸出筷子从前面的盘子上夹了块红烧肉放到他碗里。

    “爸爸你也吃肉!”

    “嗯,谢谢小准。”

    看着碗里的红烧肉,叶问鼻子一酸,很是感动,伸手摸了摸叶准的脑袋。

    做儿子的记得爸爸喜欢吃什么。

    自己这个做爹的,却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我是不是用来练拳上的时间太多了?

    要不要暂时放弃咏春,多陪陪小准?

    他咬了一口软糯的红绕肉,扒拉了一口米饭,心中思绪万千。

    “少爷,外面有两位师傅找你。”

    就在这时,府上的管家走了过来,毕恭毕敬道。

    闻言,叶问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对张永成讨好的笑了笑,起身往外走去。

    “两位是?”

    走到大门处,看着门外站着的许临和廖诚,他脸色好奇,拱了拱手道。

    许临转过头,回了一个礼,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我是截拳道的传人,许临。”

    “这位是廖家拳的掌门人,廖诚,廖师傅。”

    “我们两人刚刚在佛山各自成立了一家武馆。”

    “听说叶师傅练的一手好咏春拳,今日特来拜访!”

    说着,他将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了叶问。

    “这是我为你和你的家人准备的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叶问见状,急忙推脱:“欸!许师傅!使不得!使不得!”

    许临却不管不顾,强硬的将袋子塞到了他手里。

    “叶师傅,你就收着吧,我这买都买了,总不能再拿去退了吧?”

    他既然都这样说了,叶问也不好拒绝,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也只能先把礼物给收了,大不了以后再回礼。

    “对了,有件事,我想请叶师傅帮个小忙。”

    见叶问收了礼,许临眯着眼睛笑着,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什么事?说来听听?”

    叶问对许临的印象还不错,脸色好奇,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简单,我呢,想和叶师傅你切磋一下!”

    许临淡淡的笑着,负手而立,用清朗的声音道。

    “这个……”

    一听这话,叶问的脸色有些为难,转头看了一眼屋里还在吃饭的家人。

    “改天吧,好不好?”

    “你来的不是时候。”

    许临闻言,挑了挑眉。

    “在吃饭?”

    “对!”

    叶问点头。

    “没事儿,我可以等你。”

    “正好,我先和廖师傅在你家院子里切磋一下,行吗?”

    许临和善的笑着,语气让人如沐春风,很难拒绝。

    叶问见他这样坚持,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好吧,我先去吃饭了。”

    “我这院子够大,你们随便切磋。”

    随后拱了拱手,转身回了屋内。

    “那……”

    “廖师傅,咱们练练?”

    目送叶问回到饭桌,许临转头望向廖诚,缓缓道。

    “好!”

    廖诚斗志昂扬,应声道:“许先生,我这廖家拳脱胎于洪拳,走的是刚猛的路数,你可得小心了!”

    许临闻言,诡异的笑了笑:“廖师傅,比起我,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

    ……………

    空荡的院子里。

    许临对着廖诚拱了拱手,摆好架势,对他勾了勾手:“来!”

    廖诚见状,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凝,双拳放在身前,缓步朝许临走去。

    虽然许临是他的救命恩人。

    但说实话,廖诚和佛山那些本土的拳师想法一样,都认为许临的武功应该不高。

    倒也不是瞧不起他。

    而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年轻了!

    国术,是从小到大一直坚持不懈十几二十年才能练就的一身本领。

    虽说拳怕少壮。

    但许临这才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穿着衣服的时候,身材看上去瘦瘦弱弱的,气质看起来也不像个拳师,会被人轻视,是很正常的。

    “许先生,小心了!”

    他一步步往前走,离许临越来越近,大喊一声,猛地像许临扑去。

    “呼——!”

    他的拳头非常有力,带起一阵劲风,刮的许临脸庞生疼。

    “啊哒!!”

    许临目光微动,微微侧身,躲过廖诚这一拳,绕到他的侧面,一记寸拳就往他腰部招呼过去。

    “哼——!”

    这是什么拳?怎么这么快?

    廖诚闷哼一声,感受到腰部传来的剧痛,脸色大惊,急忙收回双拳,护在身前,挡住了许临紧跟而来的下一拳。

    “喝啊!”

    他面红耳赤,大吼一声,猛地朝许临扑去。

    但许临却是异常的灵活,双脚来回蹦,轻易的就躲过了廖诚这一扑,又是一记寸拳朝他腹部砸去。

    “砰——!”

    廖诚这次及时反应了过来,瞬间将双手护在胸前,挡住了他的拳头。

    “呃啊!”

    廖诚痛呼一声,感觉自己的手臂疼的像是要裂开了,心中疑惑不已。

    许临的拳头,都是在很短的距离内瞬间向自己打出的,按理说,没有发力点,应该很弱才对。

    但这瞬间打出的拳头,却是异常的有力,让他险些招架不住。

    “啊哒!!”

    见自己的寸拳被廖诚成功防住了,许临也不气馁,伸手抹了抹鼻子,一个高鞭腿猛地往他脑袋上踢去!

    “砰——!”

    “呃啊!”

    廖诚一时躲闪不及,直接就被踢中的脑袋,瞬间倒飞出去,晕乎乎的爬在地上…

    好…好强!!

    廖诚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要散架了,爬在地上,脑袋疼的像是要炸开,恐惧的看着正朝自己一步步走来的许临。

    “等等!许先生!我认输!不打了!不打了!”

    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廖诚,很显然就是这样一位俊杰。

    经过刚才那番交手,他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是不可能赢过许临的!

    继续打下去,不过是自取其辱。

    所以就及时止损,直接选择了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