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五十六章:廖师傅
    “三…”

    倒计时已经步入尾声。

    感受着许临身上那股令人窒息的冰冷气场,山贼们面色惊恐,一个接一个的拔腿往后跑。

    事实证明,越是危难的情况。

    就越容易激发人体的潜能。

    在死亡的威胁下,这群山贼们个个都像是奥运会百米跑的选手一样,疯了似的往后跑,一溜烟就没了影。

    “二…一…”

    “零!”

    倒计时结束,许临脸色冰冷,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左轮,瞄准几个跑的最慢的山贼,果断扣动扳机。

    “砰——!砰——!”

    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入那几人的头颅,瞬间将他们的大脑搅的稀碎,一阵抽搐倒在地上,就没了气…

    “搞定。”

    随后,许临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白布擦了擦左轮的枪身,将其收回了腰间的枪套中,动身朝前方那个手持大刀的男人走去。

    “兄弟,没事儿吧?”

    他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儒雅的气质,对着男人缓缓开口,语气很平静。

    让人很难相信,刚才那个毫不犹豫就开枪射杀山贼的人竟然是他!

    听到许临的声音,本来还在愣神的男人瞬间反应了过来,将手中大刀丢在一边,感激的看着许临,猛地跪了下来,对他重重磕了几个响头。

    “在下廖诚!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还不知恩公怎么称呼?”

    男人不是傻子,他知道,刚才要不是许临出手相助,自己恐怕就死在山贼头领的枪下了。

    而他若是死了,他的家人失去了顶梁柱,就算躲过了山贼这一劫,以后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许临这路见不平一声吼。

    可以说是救了他一家所有人的命!

    别说是磕头了,就算是要自己给他做牛做马,那也是应该的。

    “欸!廖大哥!不至于!不至于!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在下姓许,单名一个临,你直接称呼我许临便可。”

    见廖诚上来就给自己行这么个大礼。

    许临皱了皱眉头,急忙上前搀扶着他站起。

    就在这时,许临忽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刚才离的远没什么感觉,现在到了跟前才发现。

    廖诚的脸…

    诡异的给他一股很熟悉的感觉,总感觉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但奇怪的是,许临穿越来这个世界一直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还一直待在鹅城,怎么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廖诚?

    去佛山开武馆谋生…姓廖…还有这张熟悉的脸…

    几条线索在脑海中交织,让他进入记忆深处,沉思起来。

    片刻后,他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对廖诚缓缓道:“廖大哥,你应该是要去佛山开武馆的吧?”

    “正好,我也准备去开一家武馆。”

    “咱们正好顺路,要不一起走?”

    一听这话,廖诚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

    先不用说这个提议本就对他有利,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光说许临刚刚才救了自己全家,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只要不触及自己的底线,廖诚基本上都会答应。

    毕竟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可不是那种以为别人对自己好都是应该的白眼狼。

    “好,那咱们抓紧时间赶路吧。”

    见廖诚同意了自己的意见,许临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转身远远的对张大胆挥了挥手,示意他将马车开过来。

    随后就上了马车,吩咐张大胆继续驱马往佛山的方向去。

    廖诚紧跟其后。

    “佛山…廖师傅…”

    “叶问啊!”

    坐在马车上舒适的软垫上,许临抬手轻轻敲击着自己的太阳穴,脸上挂着淡淡笑意,沉思着。

    这个叫做廖诚的男人,他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

    这是因为自己的确见过他,不过并不是在现实,而是…电影中!

    根据之前在鹅城的《让子弹飞》和《鬼打鬼》的经历。

    许临早早就推断出了,这个世界,是由自己穿越前世界的一些民国影视作品构成的。

    而现在这位被自己救了一命的廖诚。

    赫然也是一位电影中的人物。

    他就是经典功夫电影《叶问》开场那位挑战叶问,蹭了一顿饭,然后被轻易打败的廖师傅!

    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自己要去的这个佛山。

    是有叶问的!

    这样一想,许临就有些激动。

    身为一个称职的龙吹,对于李小龙的师傅叶问,他也是非常敬重的。

    只要一想能在现实中亲眼见到这样一位伟大的国术宗师,许临心里就期待不已,恨不得马上飞到佛山,去找叶问搓一顿!

    …………

    佛山。

    “你要租我的房子开武馆?”

    坐在一张陈旧的太师椅上,许临微抿一口手中的清茶,墨色的双瞳清澈明亮,轻轻点头。

    “是。”

    对面的男人穿一身素色马褂,身材挺拔,理着一头干练的短寸,双眼炯炯有神,似乎是个练家子。

    “租多久?”

    “三个月吧,租金多少?”

    “三两银子可以吗?我还可以送你一些开武馆需要的设备。”

    “可以。”

    许临点头,爽快的从怀里取出价值三两银子的银票,递给了男人。

    男人收下银票,在桌上一张契约上按了手印。

    拿起放在一旁的白色礼帽戴上,就起身离去。

    “许哥,三两银子贵了吧?”

    “开武馆需要的那些设备能值几个钱?”

    见男人离开,一旁的小六子皱了皱眉头,凑到许临耳边嘀咕道。

    他觉得许临是被人宰了。

    许临闻言,微微一笑:“反正咱们从黄四郎哪儿得来的银子花上一辈子也花不完。”

    “省这点钱干什么?”

    “要和他讲价的话,还得浪费时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个地方原本就是开武馆的,并且馆主就是这个房东。”

    “地理位置是相当的不错,在整条武馆街最中心处,很容易被人注意到。”

    “这位房东武艺不精,空有一个好门面,但自身硬实力还是不行,在这竞争激烈的武馆街活不下去,关门大吉是很正常的。”

    “不过,他是他,我是我。”

    “他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现在既然我来了,那我就要让这个优越的地理位置,体现出它该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