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五十三章:郭旅长(下)
    “啧啧啧啧……”

    坐在张牧之正对面,郭远喝了口手中的茶,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他,啧啧称奇。

    “姓张的,你个老混球,这么多年不见,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鹅城新上任的县长?”

    “哎呀呀…当初到底是谁在我面前说,要为祖国奉献一切。”

    “不管以后怎么样,打死都不当官,谁当官谁就是狗!”

    “怎么,姓张的你现在是想叫张狗之还是张牧狗啊?”

    他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微笑,静静看着张牧之道。

    张牧之一听,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发黑,将头转到另一边,表示自己不想看到这狗贼的脸,有些无奈道:“那是喝醉酒的气话!当不得真!”

    “你说说你,怎么该记的记不住,不该记的死都忘不掉呢…?”

    要说张牧之和郭远的关系。

    还得追溯到当初护国将军还在世的时候。

    当时,他俩一起为护国将军做事,因为在同一个团里,机缘巧合之下就认识了。

    后面因为兴趣相投,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后面还渐渐发展成了至交好友。

    至于当官是狗这件事嘛…

    纯粹是因为当时的官员都是些蛆虫,废物,除了爬在大夏上吸血,就什么也不会干。

    张牧之见多了这样的官,心里逐渐对官员有了天生的排斥,感觉他们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恶臭。

    一天喝醉了酒,就拉着郭远还有军队里一些关系很好的兄弟们,指着天发下那番豪言壮志。

    他自己倒是一点也不记得,只当自己是耍了一场酒疯。

    郭远却记的清清楚楚,时隔多年,还能拿出来损他。

    “行了,不逗你了。”

    “实话告诉你,我是黄四郎搬来的救兵。”

    “而这个救兵到底是来救谁的…”

    “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看着张牧之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黑脸,郭远有些发笑,用深邃的双眼死死盯着他,缓缓开口道。

    “哼哼…”

    听到郭远这话,张牧之眯了眯眼,装糊涂道:“还能是救谁呢?”

    “黄四郎都死了。”

    “当然是来救我喽!”

    他笑眯眯的看着郭远,活像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郭远的脸色有些僵硬,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动,翻了个白眼,缓缓道:“行了,别tm装了。”

    “乖儿子,你老子我连你屁股上有几颗痣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跟我你还装什么?”

    他挑衅似的对张牧之眨了眨眼睛,慵懒的靠在舒服的太师椅上。

    张牧之额头上浮现一丝黑线,面色不动,缓缓道:“乖孙儿啊,你爷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容易把事情记混,你得体谅一下!”

    郭远眉头一皱,皮笑肉不笑的:“你祖宗我……”

    一旁的许临吃着烧饼看两人拌嘴,意外的还挺下饭,嘴里喃喃自语着:“超级加倍?”

    话音刚落,两人就一齐转头望向许临,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就这么静静看着他。

    许临被吓了一跳,烧饼都差点没拿稳掉在地上,讪讪一笑:“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随后就识趣的退到一边,给两人留下了单独交谈的空间。

    “行了,要说什么赶紧说,懒的和你这老狗吵,让小辈看了笑话。”

    静静看着许临退到不远处继续偷听这边的谈话。

    张牧之无奈的耸了耸肩,看着郭远缓缓道。

    郭远闻言,脸色也认真起来,端正坐姿,轻咳几声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道:“其实…”

    “我最开始的想法是,把那个杀害黄四郎的县长给弄死,勉为其难帮他报个仇。”

    “然后,再把他的遗产弄到手,潇洒离去。”

    “不过,既然县长是你,那我就得改主意了。”

    “毕竟,谁叫我这人念旧呢?”

    “要我亲手杀了当年的至交好友?”

    “呵呵…”

    “我可没那么铁石心肠。”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问了张牧之一个问题:“黄四郎手底下养了一伙土匪,假借张麻子的名义,屡次三番劫掠刘都统的货物。”

    “这事儿你知道吗?”

    张牧之点头:“知道,那假张麻子就是这小子亲手毙的。”

    说着,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正吃瓜的许临身上。

    郭远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看到这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心中不由起了几分爱才之心,缓缓开口道:“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当兵啊?”

    许临一听这话,想都不用想,脑袋就像拨浪鼓一样摇了起来。

    开什么国际玩笑!

    去当兵?

    我是吃饱了撑的?

    郭远身前的张牧之脸色也有些难看。

    见郭远这个狗东西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挖墙角,有些恼火,起身一个手刀就重重敲在了他的额头上。

    “哎呦!”

    郭远吃痛,脑袋上肿起一个大鼓包,幽怨的看着张牧之。

    “我警告你,tmd有事就快点说事,不要净搞些有的没的。”

    张牧之脸色淡漠,用粗犷的声音缓缓道。

    郭远悻悻然的耸了耸肩,老老实实的接着说了起来:“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对,黄四郎养土匪劫刘都统的货!”

    “这个黄四郎,呵呵…”

    “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还以为自己事情做的有多好,天衣无缝,成功骗过了刘都统。”

    “可实际上,刘都统那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小动作!”

    “只是刘都统最近遇上了很大的麻烦,自己都急的焦头烂额,根本抽不出空来收拾他,才让他一直苟延残喘到了现在。”

    “而现在呢,既然黄四郎已经死在了你手上,看在往日的情谊上,我就帮你一把。”

    “只要你把黄四郎的烟土生意全部交出来。”

    “对于黄四郎的遗产,我可以不过问,你好好拿着自己用。”

    “刘都统那边要是有问题,我帮你压下来。”

    “怎么样?”

    他诚恳的看着张牧之,缓缓说道。

    张牧之一听,心想自己本来就没打算接手黄四郎的烟土生意,笑眯眯的对着郭远伸出左手。

    “合作愉快!大孙砸!”

    郭远黑着脸和他握了个手,咬牙切齿道:“太tm愉快了!好大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