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五十二章:郭旅长(上)
    三天前,许临他们抄了黄四郎的家,在黄府大堂的地板下找出了三百多万两白银。

    经过许临的建议,张牧之同意了用这些钱来招兵买马,以此来应对三天后即将到来的郭旅长,还有日后可能会再次侵入中原的外族。

    因为银子太多,财不露白,所以他们并没有想着要把这些钱转移到什么地方去。

    只是先拿走需要的一部分,剩下的就继续让它藏在这儿。

    一行人刚带着满满当当的银子回到县衙。

    许临忽然就想起来一件事。

    在《让子弹飞》的原片里,黄四郎好像在县衙底下也藏了钱!

    钱这种东西,相信没人会嫌多。

    许临也是如此,对他来说,钱越多,能够召集训练的军队也就越多。

    这可不是钱。

    这是一个个骁勇善战的士兵!

    是无数精良先进的枪支弹药!!

    这样想着,许临就叫住了张牧之,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可话才刚说完,在一旁偷听的朱潜龙一马当先,提着一把铁斧就冲上去把县衙的地板给劈喽。

    结果呢?

    好家伙!

    黄四郎这个吊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对地板有什么执念。

    在黄府大堂底下藏了三百多万两银子还不够。

    县衙底下竟然还有一百多万两!

    张牧之当时都啧啧称奇,知道黄四郎有钱,却没想到黄四郎竟然这么有钱!

    不过嘛…

    再有钱又有什么用?

    到最后还不是给许临他们做了嫁衣…

    钱这种东西,在任何时代,都是很重要,不可或缺的。

    莽荒时期没有货币,就以物换物,而那些拿来换的物,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钱。

    货币发明后就更不用说了,哪怕是在战乱时期,黄金依旧是硬通货。

    不过,无论再怎么有钱。

    钱这种东西,最终只能起到一个辅助作用。

    无论是在什么时代,真正最重要的,永远都是拳头。

    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

    为什么二十一世纪的米国敢这么无耻下流,耍各种阴招,到处恶心人,干涉他国内政,还美其名曰“世界警察”,却没有人拿他有办法呢?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它的拳头硬!

    无论黄四郎有再多钱,哪怕他能用钱砸死许临他们。

    可是他的拳头终究还是不够硬,所以,最后输给许临他们,其实是必然的。

    拳头硬,是从古至今的唯一真理!

    ………

    “这三天时间,我去找路子,砸钱买了不少现在最精良先进的枪火弹药。”

    “除了坦克装甲车这种不可能卖的大杀器外。”

    “手枪、步枪、冲锋枪、机枪。”

    “还有行军用的吉普车,应有尽有!”

    “至于在鹅城招募士兵的事,我给他们开出了足够家里人生活一辈子的钱。”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所以鹅城大多数年轻人都参与了我们的选拔。”

    “最终,我们从中选出了个八百多个素质上流,身强体壮的年轻人,组建了一支新兵部队。”

    “三天时间太短,虽然时间已经压缩了很多了,但最后我还是只教会了这群新兵蛋子怎么开枪打人。”

    “不过,就这样也够了。”

    “我手下的兄弟个个都是能征善战的精英,放军队里,最次也得是个连长。”

    “让他们一个人带一部分新兵,靠着人海战术,还有咱们鹅城易守难攻的地势,想要对付那什么郭旅长,绰绰有余!”

    城门处,张牧之负手而立,站在许临身旁,眯着眼睛望向碧蓝的天空,开口对许临缓缓道。

    许临闻言,放心的点了点头,笑着对张牧之说:“还是张叔你考虑的周到。”

    “接下来…咱们就等着郭旅长自投罗网了!”

    他眯着眼睛,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就这样静静眺望远方。

    明明脸色和说话的语气都很温柔。

    却意外给人一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轰隆隆——!”

    “轰隆隆——!轰隆隆——!”

    良久,许临坐在城墙上晒着太阳,眯着眼睛,感觉身上暖洋洋的,舒服的差点睡过去。

    可就在这时,城门前大概三公里处,忽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只见一群约莫两百人的骑兵队带起一阵浓稠的尘土,以极快的速度踏水而来。

    “来了!”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许临翻身站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在下铁血十八星陆军旅长郭远!前来拜访鹅城县长!”

    不久后,骑兵队停在了城门前。

    只见最前方一个身材挺拔,样貌英武,身穿军官制服的男人站了出来。

    双目炯炯有神,盯着城墙上的张牧之和许临,扯着嗓子大喊道。

    “郭远?”

    听到男人的声音,张牧之莫名觉得有点耳熟,缓步走到前方,眯着眼睛观察起男人的样貌。

    沉默良久,他脸色惊讶,眉头一挑,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像是见到了熟人,伸手对着自称郭远的男人竖了个中指。

    看到这个手势,郭远皱了皱眉头,心中莫名其妙的就感觉一阵不适,有些恼火。

    准备让手下瞄准点,直接把这个竟敢做手势侮辱自己的家伙干掉。

    可就在这时,张牧之玩味的看着郭远,大笑几声道:“怎么的,郭圆儿~”

    “不认得你张爷爷了?”

    郭远一听这话,有些懵,感觉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的,抬手制止了准备动手的属下。

    瞪大了眼睛望向张牧之,观察了一番后,不可置信道。

    “张…张牧之!?”

    “你就是鹅城新上任的县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