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五十章:国
    “还没想好该怎么用这些钱啊…”

    听到张牧之这话,许临挑了挑眉,抬手轻敲太阳穴,嘴角微微勾起,缓缓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倒是有点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牧之闻言,一摆手:“请讲!”

    “咳咳…”

    得到答复,许临轻咳几声,清了清嗓子,目光如炬,缓缓开口道。

    “张叔,咱们大夏现在的形势,你应该也清楚。”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还算太平,实际上却是内忧外患,腐朽到了极点。”

    “自从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分裂,各地军阀割据混战。”

    “掌权的还大多是些目光浅薄的货色,一天到晚就只顾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也不想想,当初八国联军侵入中原时,我们是多么的憋屈!”

    “外头不知道有多少头狼崽子时时刻刻盯着我们大夏,就等着我们继续内耗下去。”

    “等我们什么时候耗的没力气了,他们就会乘虚而入,将大夏这头昏睡的巨龙一口口分吃!”

    “彼时,这上下五千年的泱泱大中华…怕是会毁于一旦呐!”

    “你应该也不想见到“少陵野老”诗中的场景吧?”

    张牧之听的很认真,抬手揉了揉眼皮,思索片刻,缓缓说道:“少陵野老,诗圣啊…”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就在这时,他骤然回想起,当初自己跟着护国将军征战四方时。

    那位龙虎山的老天师对自己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赫然就是这首出自少陵野老的诗!

    这句诗所描绘的,是唐朝晚期,安史之乱爆发后,中华大地战乱四起,家国动荡的场景。

    张牧之会想见到大夏变成这句诗中所描绘的家国动荡的样子吗?

    当然不会!

    在多年以前,他还是一个青葱少年时,一位教书先生曾经和他说过这样一番话。

    “你可以埋怨你的祖国不够强盛,太过软弱,没法让你安稳的生活下去,因为她是你的祖国。”

    “但你绝不能容忍外人讥笑你的祖国不够强盛,太过软弱,没法让你安稳的生活下去,因为…她是你的祖国!”

    “身为一个华夏人,光会埋怨,是无用的。”

    “华夏病了,病的很深,很深…”

    “埋怨,是一个找出病症的步骤。”

    “而找出病症,只是第一步。”

    “最重要的,是第二步,治疗病症。”

    “祖国不够强盛,那我们就想办法让她强盛!”

    “祖国太过软弱,那我们就想办法让她坚强!”

    “她病了,我们就想方设法治好她!”

    “小张,你要好好记住先生我今天说的这些话。”

    “你可能会觉得我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记住!”

    “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话刚说完,教书先生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他家。

    之后,张牧之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后来听人说,他是去参加了广州新军革命。

    因为革命失败,被抓去斩首了……

    当时的张牧之觉得他很蠢,为了虚无缥缈的革命,就这样白白葬送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值得吗?

    一直到张牧之长大去参军,跟随了护国将军,经过他的一番教诲后,才逐渐明白了当年那个教书先生的做法。

    革命,是免不了流血的。

    那空中随风飘荡的鲜艳红旗,是世界上无数革命者的鲜血所共同染成的。

    革命者不会惧怕死亡。

    就如后世一位大勇的革命者所说。

    “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再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

    “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

    灵魂飘进记忆深处,像是走马灯一样,不断重现着当初让张牧之记忆深刻的场景。

    他眉头紧锁,脸色发白,额头上浮现丝丝汗液,心中思绪万千。

    缓缓拿起桌上热气腾腾的红茶,放在嘴边,却并没有喝。

    而是透过那微起涟漪的水面,静静看着自己。

    看着这个自从护国将军死后,就落草为寇,窝囊至今的自己。

    “我不甘心啊…”

    沉默良久,他用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砰——”

    下一刻,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猛地将手中茶杯往桌上一扣。

    略微有些烫的红茶在木桌上流淌,像是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从革命者身上流出,四处蔓延…

    “阿临,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

    “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出来吧。”

    “我张牧之虽然没什么能耐,但在这件事上,我全力支持你!”

    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后,张牧之猛地一抬头,墨色的双瞳死死盯着许临,用粗犷的声音大声喊道。

    “嗯!”

    许临重重点了点头,双眼炯炯有神,像是有点点星火燃烧其中。

    “张叔,我的想法是。”

    “既然咱们抄了黄四郎的家,现在有了这么多钱。”

    “那与其拿着这些钱去醉生梦死,花天酒地。”

    “为什么不用来购买枪火,招募青壮组建军队呢?”

    “您当初也是跟过护国将军征战四方的,要说带领军队,您是当之无愧的内行!”

    “咱们大夏地广人多,幅员辽阔,不知道有多少饿狼在盯着。”

    “继续让这群军阀内耗下去。”

    “八国联军侵华的事,迟早会再发生一次!”

    “历史这种东西,本身经常重演,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就成为闹剧了!”

    “到时候指望着这些军阀来挡外国人?”

    “可能的确会有一部分军阀还有良心,愿意为了自己的祖国斗上一斗。”

    “但我相信,大多数人,恐怕都会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我们用黄四郎的这笔钱组建出一支军队。”

    “先不提可以改变战局的走向之类这种不切实际的话。”

    “但至少,在外国人侵略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反抗,可以保护我们的同胞!”

    “手中有剑不用和手中无剑,可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更何况…”

    说到这儿,许临顿了顿,转头望向身后的胡千。

    “据他所说,黄四郎在之前联络了刘都统手下的郭旅长。”

    “郭旅长的骑兵队,三天之后就到。”

    “他要是知道我们杀了黄四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所以现在趁这三天时间,我们多招些人,多武装一下自己,提高一下对上骑兵队的胜算,也是不错的选择。”

    “嗯…”

    张牧之听完他这番话,若有所思,伸手摩挲着下巴上扎人的胡茬,赞同的点了点头。

    “好,那咱们就照你说的办!”

    “要论领兵打仗,我张牧之还没怕过谁!”

    说罢,他一拍桌子站起身,墨色的双瞳如鹰般锐利,透过黄府的大门,死死盯着远方。

    ……………………

    鹅城外,约三十公里处。

    一队约莫两百人的骑兵队在空荡的平原休整扎营,升腾起袅袅炊烟。

    “报告旅长!”

    “我有一个问题!”

    一个身材挺拔,样貌英武的男人穿一身军官服正坐在营帐里吃着刚煮好的清汤面。

    下方,一个皮肤黝黑的军官挠了挠头,站起身,用锵锵有力的声音大喊道

    “有事说事。”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被称呼为旅长的男人喝了口面汤,瞟了他一眼,缓缓开口道。

    “是!”

    黑脸军官得令,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旅长,咱们明明离鹅城很近,真要赶路的话,都用不着一天时间就能到!”

    “为什么要休整扎营,告诉姓黄的咱们三天后到?”

    旅长闻言,一翻白眼,嗦了口面条,用筷子夹了根青菜放进嘴里,边吃,边回答道:“老李啊,你这人,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我都没急呢,你急什么?”

    说着,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起身走到营帐外。

    “实话告诉你,我其实很讨厌姓黄的。”

    “之所以总是帮他,只是因为我们都共同在为刘都统做事,仅此而已。”

    “他说鹅城新上任的县长是个刺头,要我帮忙解决。”

    “但我又不是他的保姆,凭什么帮他?”

    旅长用深邃的眼瞳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鹅城,语气平淡,缓缓道。

    “凭他给的多啊…”

    后面,被称为老李的黑脸军官也跟了出来,听到旅长的话,想都不想就开始拆台。

    “嗯…!?”

    一听这话,旅长脸色一黑,转过身一个手刀重重往老李头上敲去。

    “tmd李国柱!不会讲话就不要讲话!”

    老李头上被敲出一个包,隐隐作痛,看起来有些委屈,小声嘀咕道:“明明就是因为他给的多嘛…”

    “凭啥打我?”

    虽然这声音很小,但旅长还是敏锐的听到了,眉头一皱,手臂上青筋暴起,强忍住心中打人的欲望。

    转过身,对李国柱核善的笑了笑,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好歹我也是个长官,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

    “你只需要知道。”

    “我看姓黄的很不爽,我现在巴不得他死!”

    “我现在就在这儿等着,等到三天后再动身去往鹅城。”

    “到时候,如果他还活着,那就算他命大,我勉为其难救他一次。”

    “可他若是没挺住,在我们到之前,就死在了那个刺头县长手上…”

    说到这儿,旅长顿了顿,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那我们就勉为其难的给他报个仇,“顺便”接收一下他的遗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