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四十九章: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砰——!”

    在刘猛惊恐的眼神中,许临用冰冷的枪口顶住他的额头,毫不犹豫扣动扳机,一枪崩了他!

    扑腾——

    身体一阵抽搐,无力瘫倒在地,殷红的鲜血不断从额头涌出,湿润地面。

    一直到死,他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额头上暴起狰狞的青筋,脸色是恐惧夹杂着不解。

    他想不通,明明自己都这么听话了,为什么到最后,许临还是不肯饶他一命…

    “嘀,恭喜主人击杀山匪刘猛,为民除害,替天行道,获得1000功德点。”

    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响起,许临缓缓将手里的枪收回腰间,蹲下身子,伸手帮刘猛闭上了眼睛。

    “不要怪我。”

    “谁叫你现在是张麻子呢?”

    “这场戏,谁都可以活,唯独黄四郎和张麻子…必须死!”

    他眼神冷漠,越过刘猛的尸体走到前方,看着下面抱头蹲下的家丁们,缓缓开口道:“黄四郎勾结麻匪张麻子!伤天害理!欺压百姓!为害一方!”

    “我知道咱们鹅城的百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受人压迫,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今日,我们官府就给大家一个公道!”

    “黄四郎和张麻子已经被我们成功击毙!”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他黄四郎算什么东西?一只爬在大夏山河上偷食的蛆虫罢了!大家没有理由要怕他!”

    “以后!在鹅城,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谁高人一等!”

    “天子犯法,与民同罪!”

    “之前被武智冲敲坏的冤鼓已经修好了,现在就摆在县衙门口!”

    “我之前有说过,从今往后,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有冤屈,谁都可以来敲冤鼓!”

    “只要冤鼓一响,我们就一定为你彻查此案!还你一个朗朗乾坤!”

    “大家听明白了吗?”

    他挺直腰板站在高台上,丰神俊朗,漆黑的双目炯炯有神,扫视着下方每一个人。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

    胡千就站在许临前方不远处。

    许临话才刚说完,这个二五仔就识相的对着许临跪了下来,大声喊道:“师爷公子为民除害,亲手击毙了穷凶恶极的黄四郎和张麻子!”

    “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鄙人佩服!佩服!”

    说完,又转头望向张牧之,拱了拱手。

    “县长雄姿飒爽,英雄气概!”

    “刚一上任就带人为我们鹅城百姓除了这么一个大害,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县长!”

    “拜青天大老爷!”

    说罢,对张牧之行了个五体投地的跪拜之礼。

    后面一众家丁见状,眼珠子一转,心思活络,有模有样的学着胡千的动作。

    “拜青天大老爷!!”

    张牧之见状,一挑眉头,拔枪往天上来了一发。

    “砰——!”

    “不准跪!”

    “从今往后,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

    “你们谁也不用跪!”

    ……………

    “嘶……”

    “我滴个龟龟!”

    “他nn的,这黄四郎是真tm有钱啊!”

    将黄府的那些家丁遣返后。

    许临就抓着胡千,要他把黄四郎藏银子的地方告诉他们,不然就毙了他。

    胡千是个没节操的,尤其贪生怕死,被吓的屁滚尿流。

    对黄四郎也说不上有多忠诚。

    许临连枪都还没拔。

    这家伙就怕的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全都交代了。

    乖乖领着许临他们前往黄四郎藏钱的地方——黄府大堂。

    黄四郎深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

    将自己这么多年积攒的资产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全部藏在了大堂下面。

    要不是有胡千这个二五仔告密,许临他们还真不一定能想到…

    到达黄府大堂后。

    一行人中,就数朱潜龙最为激动。

    知道银子就藏在脚底下后,急冲冲的找来一把铁斧劈开木板,跳了下去,躺在一堆小黄鱼和白花花的银子里。

    幸福的差点晕过去。

    这是他这个辈子头一回见到这么多钱。

    “瞧你这点出息!”

    张牧之蹲下身子,看着下面的朱潜龙,一脸嫌弃道。

    “不是,我怎么了?”

    朱潜龙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脱下上衣包着一兜子金条就丢了上来。

    “这么多钱!”

    “我们做麻匪,要几辈子才能挣到啊?”

    “大哥,你敢说你不心动?”

    张牧之一脚又将金条踢了下去,摇了摇头:“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够用就好。”

    “贪心不足蛇吞象。”

    “挣太多钱,反而会害了你自己。”

    他缓缓坐在后面一把太师椅上,喝了口胡千刚泡的茶,意味深长的看着朱潜龙:“你小子…”

    “可不要变成下一个黄四郎哦!”

    朱潜龙一听,知道自己说不过他,悻悻摆了摆手,也不知到底听进去张牧之的话了没有,乖乖从下面爬了上来,默默退到一边。

    “张叔。”

    “黄四郎掌控小半个民国的烟土生意这么多年。”

    “这儿的银子是他的全部身家,加起来,恐怕不会少于这个数啊………”

    许临坐在张牧之对面,瞟了眼下面的银子,脸色平静,对他竖起了三根手指。

    许临对于钱财的看法,和张牧之在某些方面其实是相符的。

    他对钱财没有明显的欲望,只要够用就好。

    不过,要是在某些方面需要钱来发展,他也绝不会拒绝。

    他想要在这个民国世界发展出自己的势力,好在以后山河动荡的时候助自己的祖国一臂之力。

    那黄四郎的这些银子,就是他最好的立身之本!

    “三百多万两银子啊!”

    “啧啧啧……”

    看着许临竖起的三根手指,张牧之心领神会,咂了咂嘴。

    “张叔,”许临问,“你有想好这些银子该怎么用了没?”

    张牧之摇了摇头。

    他来鹅城,嘴上虽然说是挣钱。

    但他压根就不是贪财之人,怎么可能是为了挣钱来的?

    他来鹅城的目的,一直都很纯粹。

    公平!公平!还是tmd公平!

    他想,要是黄四郎没死在许临手上,现在就坐在他旁边。

    开口问他,你和我对着干,到底图什么?

    究竟是钱对你重要?

    还是我对你重要?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

    “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