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三十六章 鸿门宴(下)
    黄府。

    “黄老爷,久仰大名啊!”

    “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

    刚进黄府的大门,张牧之就看到了坐在前方不远处的黄四郎,笑呵呵的走上去,寒暄道。

    “哪里!哪里!”

    黄四郎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摩挲着手上的玉扳指,脸上挂着虚伪的笑,缓缓说道:“前些日子我在忙着帮上面的人办事,怠慢了县长大人,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这次之所以邀请你过来。”

    “也是想补全之前没有给县长的见面礼。”

    “马县长,请!”

    他用手中黑色的拐杖掀开珠帘,招呼张牧之三人坐下。

    张牧之落了坐,和许临对了对眼色,伸手一拍桌子,用粗犷的嗓音道:“黄老爷,实不相瞒。”

    “马某这个官,买来的!”

    黄四郎依旧笑眯眯的,像是早就料到了。

    张牧之继续说:“买官,就是为了挣钱。”

    “而且,马某人不喜欢挣穷人的钱!”

    黄四郎来了兴趣:“那你…想挣谁的钱呢?”

    “谁有钱就挣谁的!”

    张牧之冷眼看着黄四郎:“你最有钱。”

    “我就想挣你的钱!”

    黄四郎一笑:“那我这儿的东西,县长看上什么了,随便挑!”

    张牧之闻言,倒了杯酒喝,对着许临使了使眼色。

    许临心领神会,伸手敲了敲桌子:“黄老爷,我们是县衙的,又不是土匪。”

    “这挣钱,得讲个名正言顺!”

    他们这次赴宴,是想试探黄四郎,找出他的马脚。

    如果不出他预料的话,黄四郎马上就要提出城剿匪的事了。

    但是,许临不准备等到他说出来。

    他要先下手为强!

    “哈哈!”

    “说的好啊!这位就是师爷公子吧?果真是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啊!”

    “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一听许临这话,黄四郎眉头一挑,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黄老爷过奖了。”

    许临谦逊的摆了摆手,淡然一笑,缓缓说道:“其实呢。”

    “对于如何名正言顺的挣钱,在下心里刚好有一个想法。”

    “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黄四郎有些好奇,爽快的一拍桌子。

    “好!”

    “那我就好好和您说道说道。”

    “黄老爷,您是做烟土生意的吧?”

    “据说,小半个民国的烟土生意,都在你的手上!”

    黄四郎闻言,眯了眯眼睛:“对!也不对!”

    “的确,小半个民国的烟土生意都在我手上,但是,我只不过是给刘都统跑腿的。”

    “并且,还只是其中一条腿!”

    汤师爷一听,在旁边奉承道:“那也是条大腿!”

    “嗯……”

    许临点了点头,继续说:“那黄老爷,你…应该知道一个叫张麻子的人吧?”

    “这是一个盘踞鹅城交通要道的土匪头子。”

    “因为经常戴着麻将头套出来抢劫,所以也被称为麻匪。”

    “据我的调查,你送给刘都统的货物,十有八九可都让他给劫了!”

    这话一出,黄四郎眯了眯眼,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一旁的汤师爷却红了眼,伸手推了推张牧之,在心里嘀咕着:“好你个张麻子!”

    “劫了刘都统的货,这么多钱!”

    “何苦进城当县长呢?”

    张牧之懒的理会他,继续观察着黄四郎的神色。

    黄四郎很沉的住气,纵然心里对许临竟然知道这件事很震惊。

    但他表面上还是面不改色,微微颔首,示意许临继续说。

    许临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微抿一口,润了润嗓子:“这张麻子盘踞鹅城周边。”

    “不仅是对您黄老爷,还有鹅城两大家族,乃至于整个鹅城的百姓,都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所以,我有一个提议。”

    “您和两大家族一起出钱给我们。”

    “我们拿了钱,出城剿匪!”

    “把张麻子这个鹅城的心头之患解决掉。”

    “怎么样?”

    黄四郎一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哈哈!”

    “好!这个提议好!”

    “我出一百八十万!”

    “只要我出了钱。”

    “两大家族的人就一定会跟着出,虽然不一定会有我出的多。”

    “但也至少会各出九十万!”

    “这总共三百六十万,等事情结束,我的钱,你们如数奉还。”

    “两大家族的钱,咱们再二八开!”

    一旁的张牧之一听,顿时觉得这黄四郎不是一般的贪,就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等人办事,就想把利益抽走八成?

    索性装糊涂道:“什么!?”

    “黄老爷你怎么就拿两成?”

    “那可不成!我不能占你便宜!少说咱们也得五五开呀!”

    汤师爷一瞪眼:“不是!”

    “二成那是我们的!八成……”

    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四郎打断了:“不用多说了,就照着马县长的意思来,五五开!”

    黄四郎并不相信许临他们能成功剿灭麻匪。

    他手下既然养了一个假张麻子。

    肯定是对真张麻子有过研究的。

    这群麻匪,虽然人不多,但个个都是精英,实力非常强劲,是块极其难啃的骨头。

    他黄四郎,人称南国一霸。

    都不敢打包票说能剿灭麻匪。

    一个买官上任的县长……

    你有这个实力吗?

    现在的谈判,其实已经谈崩了。

    他都不指望张牧之能剿灭麻匪。

    钱到底是几几开,已经没有意义了。

    “嗯,那就这样吧。”

    “黄老爷,我们先走了。”

    见黄四郎装作妥协。

    张牧之一挑眉头,从嘴里吐出一个口哨,仰头对着上方吹了几声,发出类似鸟叫的声音。

    “啾啾啾——!”

    下一刻,外面不远处也传来类似的声音回应。

    收回口哨,张牧之对黄四郎露出一个微笑:“ Good bye!”

    随后便带着许临两人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只留黄四郎脸色难看的坐在太师椅上。

    刚才张牧之那一手。

    很显然,是在威胁他不要搞小动作。

    我的人都进了你黄府了,你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那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很难吗?

    “tmd马邦德!”

    “敢威胁我!”

    良久,黄四郎脸色发狠,一拳狠狠砸在眼前的木桌上。

    “胡千,把武智冲找过来。”

    “让他带队,套上麻匪的头套去县衙。”

    “今晚,我就要听到县长大人因为枪毙麻匪,遭到麻匪报复,被强闯县衙杀害的消息!”

    “明白了吗?”

    他的眼中显现出几近凝结为实质深深寒意,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饿虎。

    想杀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后方,胡千畏畏缩缩的拱了拱手。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