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三十章:你能有什么冤?
    “呼…”

    吹了吹手上的热茶,穿过升腾的白雾,递给眼前面如死灰的男人。

    “喝点茶吧,都在这儿待半天了,你应该也渴了吧?”

    许临静静看着他,语气和善。

    朱正元有些犹豫,但嗓子确实干,最后还是伸手接过茶杯,将茶水往嘴边送去。

    “咳咳咳…”

    因为喝的有些急,一不小心被水呛到了,忍不住咳嗽起来。

    “说来听听,黄四郎是用什么威胁你的。”

    见朱正元喝了茶,许临一挑眉头,缓缓道。

    “没…没有!”

    “黄老爷没有威胁过我!”

    一听这话,他脸色慌张,急忙摇头否认。

    “呵呵…”

    许临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

    “我已经找人查过你了。”

    “朱正元,今天三十八岁,十二年前来到鹅城谋生,之前的经历无从知晓。”

    “来到鹅城一年后,你运气好,被黄府的人看中,得了一份厨子的工作。”

    “并且,在进入黄府工作的同时,你还娶了妻子,是一个被卖到鹅城来的可怜女人。”

    “又过了一年,她怀上了你的孩子,但却在生产时不幸大出血,给你留下一个儿子后,就撒手人寰了。”

    “之后,你就带着儿子继续在黄府生活下去,一直到现在,整整十年了,都从未再娶过妻。”

    “整个鹅城,除了儿子,你就没有任何亲人了。”

    “所以…”

    “黄四郎是用你儿子来逼迫你的,我说的…对吗?”

    他那双墨色的眼瞳像是能洞穿人心,死死盯着脸色惨白的朱正元。

    “砰——!”

    “你…你…”

    朱正元脸色慌张,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摔成一地碎片。

    看着那一地的茶杯碎片,许临皱了皱眉头,继续说:“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现在,冷静下来,听清楚我说的话。”

    “你在狱中被处死的消息,现在应该已经在外面传开了。”

    “要不了多久,黄四郎的人就会赶过来,提供证据为你翻案,说我们衙门做事不认真,错杀了好人。”

    “而事实上,你其实并没死。”

    “所以,到时候就得请你配合一下,出来辟谣了。”

    “哦,对了,不要害怕黄四郎会因此对你儿子不利。”

    “我已经派人潜入黄府了,要不了多久,你的儿子就会完好无缺的在此与你团聚!”

    听完他这一番话,朱正元沉默片刻,眼神落寞,叹了口气,说道:“黄老爷在鹅城,那是皇帝一样的人物。”

    “县长都不知道在他手上死过多少任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能保护好我和我儿子?”

    黄四郎在鹅城作威作福太久了,百姓对他有着近乎本能的畏惧。

    所谓铁打的老爷,流水的县长,可不是白说的。

    对于朱正元来说。

    比起许临给他开的这个空头支票,他还是更愿意相信黄四郎。

    “小许,孩子我给你带回来了!”

    就在这时,后方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随后,只见一个样貌神似朱元璋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迷迷糊糊的小孩走来。

    看到这个小孩的第一眼,朱正元瞳孔猛地一缩,惊讶的说不出来话。

    因为这个小孩…是他的儿子!

    “三哥你这效率真行啊!”

    “厉害!”

    见老三提着小孩缓缓走来。

    许临脸色惊讶,忍不住赞叹一声。

    在大概半个钟头前,许临拜托他偷偷潜入黄府,把朱正元的儿子带回来。

    许临原以为这事最少得等上两三个小时才能办成,没想到老三竟然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

    “哎,不是我厉害。”

    “是黄府的人看这小子看的压根就不严,让他偷偷溜出来了都不知道。”

    “我看他蹲在路边数蚂蚁,有点好奇,就过去问了问,他家大人呢。”

    “然后就晓得了他是朱正元的儿子,我就顺手把他给提回来了。”

    “说起来也巧,哈哈,这小子还和我是本姓,挺有缘的。”

    “本姓?怎么,三哥你也姓朱?”

    闻言,许临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好奇道。

    “那还用说?”

    “你仔细瞧瞧我这张脸!像不像什么人?”

    老三嘿嘿一笑,把自己的脸凑到许临身前。

    许临眉头微皱,摩挲着下巴端详片刻,试探着道:“朱…朱元璋?”

    “对!没错!”

    “我就是太爷嫡系后代。”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朱潜龙是也!”

    许临一听,愣住了。

    “啥…朱潜龙!”

    “邪…邪不压正!?”

    …………………

    许临不理解为什么《邪不压正》中的朱潜龙会变成《让子弹飞》中的麻匪老三。

    当然,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理解。

    因为…

    县衙外,

    冤鼓…响了!

    “咚咚咚——”

    “咚咚咚咚——!”

    武智冲拿起两把鼓槌,脸色发狠,用尽全身力气敲着冤鼓,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咚——”

    “啪——!”

    因为用力太猛,鼓身承受不住,逐渐开裂,最终被砸烂,破了一个人头大的洞。

    “敲敲敲…”

    “吵死了!”

    “tmd…”

    “鼓都敲破了!你赔呀!”

    远远听到武智冲敲鼓的响声。

    张牧之满脸不爽的从县衙大门走出,看见破裂的冤鼓,眉头一皱,怒喝一声。

    武智冲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明显有些没底。

    他也没想到这鼓这么不经敲,自己就“稍微”多用了点力,就敲烂了…

    “咳咳…”

    他咳嗽的几声,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

    挺直腰板,一拍胸脯道:“放心!我赔!”

    “不过,你们得先把我的事儿给解决了!”

    一听这话,张牧之嘴角微微勾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哦,你有事儿?”

    “什么事儿?”

    “让我猜猜……”

    “你既然敲了冤鼓,那就是说明你有冤。”

    “既然有冤。”

    “那你就跟我好好说道说道,你堂堂黄府团练教头武智冲!江湖人称的武爷!能有tmd什么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