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二十七章:真相
    天色已晚,困意渐浓。

    王雅吹熄桌上点着的油灯,收好《新青年》的杂志,打了个哈欠,就准备睡了。

    “咚咚咚——!”

    可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将她朦胧的意识惊醒。

    “谁呀!”

    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不悦的嘟着嘴,撑着桌子站起,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小雅,是我。”

    房门打开,露出的,是王老头那张慈祥的脸。

    他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手里提着一壶酒,脸色有些发红。

    不知是不是错觉,王雅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爷爷,有什么事吗?”

    王雅心中莫名有些不安,半掩着房门,只露出一张脸和王老头交谈。

    “先让我进去!”

    王老头见王雅这防贼似的样子,脸色有些难看,伸手猛地一推房门。

    “哎呀!”

    他用力极大,推的王雅一下没站稳,摔倒在地,痛呼一声。

    “嘎吱——”

    房门也随之大开,刺骨的寒风从屋外涌入,吹的王雅微微颤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紧了紧身上衣物。

    “爷…爷爷。”

    “你这是要干嘛?”

    看着前方脸色冰冷的王老头。

    王雅的眼神有些恐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我要干嘛?”

    听到王雅的问题,王老头脸色怪异,咧嘴一笑。

    “老子花这么多钱,养了你这么久。”

    “现在,是不是该报答一下我了?”

    他浑身酒气,像是在耍酒疯,用猥琐的眼神盯着王雅裸露的白皙小腿。

    “呀!”

    王雅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脸色发白,尖叫一声从地上爬起,惊慌失措的往后跑去。

    “你想去哪儿?”

    见王雅想跑,王老头眯了眯眼,眉头一皱,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她的头发,猛地往后一拉。

    “别动!”

    “当初要不是老子好心收留了你,恐怕你早就饿死在街头,尸体都要发烂发臭了!”

    “你的命是我救的,你得知恩图报!”

    王老头猥琐的笑着,将王雅搂在怀里,一双粗糙的大手不停在她身上乱摸,到处揩油。

    “啊!滚开!”

    王雅好歹也是读过《新青年》的,思想很前卫,怎么可能听信王老头的歪理?

    趁其不备,猛地一用力,挣脱开那双正摸着自己腰部的大手,转过身,一脚狠狠往他胯下踢去。

    “呃啊——!”

    这一脚下去,只听“咔嚓”一声。

    王老头感觉到自己下身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面色狰狞的捂着裆部,像只软脚虾一样蜷缩在地上。

    “救命啊!救命啊!”

    “救命啊!”

    趁着这个时候。

    王雅一鼓作气冲到屋外,撕心裂肺的大喊着,声音响彻夜空。

    但奇怪的是,明明声音传的很远,四周的邻居却没有一个回应的…

    是他们冷血,见死不救吗?

    不…

    当然不是了。

    这是因为,王雅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些邻居,在不久前都去讲茶大堂看戏去了。

    也就是说,现在这附近。

    只有她和王老头两个人!

    “咳咳…”

    “tmd臭婊子!”

    “竟然敢踢老子!”

    后方,王老头忍受着下身剧烈的疼痛,双手撑着地,艰难爬起,脸色狰狞,眼珠赤红,死死盯着屋外的王雅。

    “贱人!贱人!”

    酒精让他的脑袋晕晕沉沉的,但下身的疼痛,却格外的清晰,疯狂刺激着他的痛觉神经。

    此刻,他的心中,已经被深深的恨意所填满,脚步虚浮,一步步朝着王雅的方向走去。

    “恩将仇报的臭婊子…”

    “老子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敢踢老子的命根子!”

    他强忍下身的疼痛,猛地往前冲去,抓住王雅的头发,疯了似的将她的脑袋往地上一块尖锐的石头上撞去!

    “呃啊!”

    “不要!”

    “救…救命啊!”

    “救命…救…救…”

    王老头脸色狰狞,不断将王雅的后脑往石头上撞,殷红的鲜血伴着纯白的脑浆流淌出来。

    王雅的求救声也逐渐微弱,直至最后,没了气息…

    她死了!

    察觉到这个事实后。

    王老头逐渐冷静了下来,回忆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后,愣在了原地。

    我…我干了什么?

    我杀人了!

    我…杀人了!

    怎么办?

    他刚才借着酒劲疯了一把,现在清醒过来后,心里是无比的害怕和悔恨。

    他倒不是后悔杀了王雅。

    他只是害怕,自己杀人的事,会被人发现…

    “等等…”

    就在这时,王老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抬手一拍脑门。

    这附近住的人,好像都去讲茶大堂看热闹去了。

    只要自己在他们回来之前处理好尸体,再撒个慌,说王雅回自己父母那儿去了。

    估计也没人会闲的蛋疼来查自己。

    这样想着,他就俯身抱起王雅的尸体,脱下自己的衣服,简单处理了一下地上的血迹。

    随后,就打算找个地方把王雅埋了。

    可就在这时。

    前方忽然亮起一阵火光。

    似乎是…有人回来了!

    对了,距离他们去讲茶大堂,已经过了有半个多时辰了,也该是时候回来了。

    见到这一幕,王老头瞬间被吓的屁滚尿流。

    抱着王雅的尸体,连滚带爬的往后逃,躲在了一棵结实的松树后面,屏息凝神,甚至都不敢大声喘气。

    而好巧不巧的,两个黄府的家丁沿着一条小路走来,觉得有些累了,就蹲下身子,靠在了松树的另一边。

    “哎呀,大总管说要咱们找一个能置朱大厨于死地的罪名来诬陷他。”

    “还得准备好天衣无缝的证据,将这个罪名完美的安排在他身上。”

    “并且,咱们还得留一手,要在他死后给他平反。”

    “这……”

    “太难了吧!”

    “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左边一个较瘦的家丁脸色难看,大倒苦水。

    右边较胖的家丁闻言,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别发牢骚了,还是抓紧时间办事吧,小心回去又要挨骂。”

    较瘦的家丁闻言,摆了摆手,吐槽道:“哎呀,你瞧瞧这大半夜的,咱们能办什么?”

    两人的交谈,被树后的王老头听的一清二楚。

    思考了一下利弊后,他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抬手敲了敲树干,缓缓开口道。

    “你们现在烦恼的事,我有办法解决!”

    “咱们合作,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