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二十六章:魂归来兮
    “这…大人!”

    “你为何要把我孙女的尸体带到县衙来?”

    看见许临抱着王雅的尸体走进来,在公堂下等候的王老头瞬间就不淡定了,脸色赤红,质问道。

    或许是觉得许临冒犯到了自己死去的孙女,他显得格外激动。

    许临转头瞟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抱着王雅往县衙内走去。

    “小六子,我要去验尸,你先把这个王老头和朱正元一起关到囚室,没有我的吩咐,千万不要放他们出来。”

    “要是有什么事儿,也别急,等我验完尸,出来后再说。”

    走到县衙的停尸房前,许临缓缓推开房门,转过身,对小六子吩咐道。

    “是!”

    小六子闻言,顺便的点了点头,立马转身往后,一路小跑到王老头身前,扯着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走走走!”

    随后又转过望向朱正元:“你也过来!”

    朱正元不敢反抗,听到命令,战战兢兢的跟了上去。

    “呼…”

    “咳咳……”

    “这停尸房荒废多久了?”

    “可真够破的。”

    踏入停尸房,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层厚重的灰尘,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难言的霉味。

    可以看得出来,这儿应该很久没人使用过了。

    “嘎吱——”

    许临缓缓扣上身后的房门,停尸房内又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停尸房是有窗户的,但不知为何,窗户被厚厚的木板封住了,导致房门被关上后,这里就没有任何透光的地方了。

    不过,好在阴阳眼还有一个附带的夜视能力,许临现在勉强还能看清四周的环境,让他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将王雅的尸体平放在前方的木板上。

    许临咬破自己的右手中指,从中逼出几滴精血,在左手掌心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这是《白莲圣经》中记载的招魂术,一般来说,是用朱砂在黄纸上画成的。

    但现在许临是既没有朱砂,也没有黄纸,只能用手掌和精血代替一下了。

    符号画在手掌上,效果肯定是没有黄纸好的。

    不过,这符号是许临用自己的精血画成的,效果又比朱砂强上不少。

    所以实际使用起来,其实并没有比纸符差多少。

    “魂归来兮…不下幽都…”

    “魂归来兮…不下幽都…”

    “魂归来兮…不下幽都…”

    他将画着符号的手掌按在王雅冰冷的额头上,双目紧闭,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招魂的咒语。

    “呼——”

    “咔咔咔……”

    随着咒语一遍遍念出,空气中逐渐弥漫一股阴冷的气息,还伴随着呼啸的风声。

    木板上躺着的尸体,也随着这股阴冷的声音缓缓抬起手,抓住了许临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掌。

    尸体的手臂看起来极其纤细,在那苍白的肤色所衬托之下,呈现诡异的美感。

    这只手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力气的样子。

    但当她成功抓住许临的手掌后,竟然诡异的控制住了许临,让他整条左臂动弹不得!

    “嘶——!”

    许临感觉自己的左手似乎是被冻僵了,都快没知觉了,倒吸一口凉气,急忙运起体内的真炁往左手的方向传输过去。

    “呃啊!”

    下一刻,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在一阵乳白色的光芒闪耀下,王雅瞬间松开了抓住许临的手,似乎被伤的不轻

    而许临的左臂,也感觉到了一股暖洋洋的气息萦绕其中,渐渐恢复了知觉。

    《白莲圣经》中虽然记载了很多邪法。

    但白莲教最初其实是由佛门中人所创的,信奉的是弥勒佛,本身就是佛教的分支。

    所以,《白莲圣经》所修炼出来的,其实是正统的佛家真炁,对付鬼怪之类的东西,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听着,小姑娘,冷静点!”

    “我之所以把你的魂魄招来,可不是为了和你斗法。”

    “我是来帮你的。”

    “外面有人推出来一个叫朱正元的家伙,说是他杀了你。”

    “但是我不信,我总觉得这事儿有蹊跷。”

    “我不想冤枉了好人,让真正的恶人逍遥法外,过的有滋有味。”

    “我要找出那个真正伤害你的人,将他绳之以法!”

    “但是,短时间内要我去调查的话,我是很难查出来究竟是谁杀害了你的。”

    “所以,我想问问你本人。”

    “杀你的人…究竟是谁!”

    甩了甩有些僵硬的手腕。

    许临静静看着眼前冰冷的尸体,眼神真挚,语气诚恳道。

    不管这件事和黄四郎究竟有什么关系。

    也不管黄四郎又出了什么阴招来对付他们。

    这些,许临都不在乎。

    他只是单纯的想帮助王雅。

    单纯的想将真凶抓捕归案,让他得到应有的审判而已!

    听到许临的话。

    王雅沉默了,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似乎正在心里考量着什么。

    许临倒也不急,就这样站在尸体面前,耐心的等待着。

    良久。

    王雅似乎是被许临的话给打动了,操控着尸体缓缓起身,抬起左手,点在了许临额头上。

    紧接着,许临就陷入了一场幻境…

    ………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王雅独自在家看报纸,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县长公子!以身试法!”

    “讲茶大堂!恭候大驾!”

    听起来,似乎是新来的县长公子犯了什么事,被人抓了小辫子,拉去讲茶大堂谴责了。

    周围的邻居喜欢看热闹,一个接一个的往讲茶大堂赶去。

    王雅倒是对此不感兴趣,继续翻看着手里发黄起皱的《新青年》。

    这是前些年一个家住上海的朋友送给她的。

    她很喜欢这本杂志,翻来覆去一直看了好几年都看不厌。

    她一直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去往上海,亲眼见一见那几位写出这些旷世文章的大文豪。

    但可惜的是,她家穷。

    早些年因为战乱,她的父母在带着她逃难的时候被流弹击中,都去世了。

    要不是路上遇见一个同姓的老人肯收留她,让王雅做他的孙女。

    恐怕王雅现在还露宿街头呢。

    至于上海?

    那是梦里都没法见到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