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二十五章:调查
    “无话可说?”

    “哼…”

    “人真的是你杀的吗?”

    “你最好考虑清楚再说话,这如果真是你做的,那可是要杀头的!”

    看着下方苦不堪言的朱正元。

    张牧之眼神一凝,用充满威严的声音道。

    他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太对劲…

    是太顺了吗?

    对,没错,就是太顺利了!

    上次之所以这么轻易就废了谭庆,完全是因为他被许临抓了个正着。

    事情发生的太快,黄府还没反应过来,谭庆那八十大板就打完了。

    而这次,大清早的,他们县衙的人都才刚起床,这正主和苦主就到齐了。

    黄府会这么轻易就让自己府上的人被状告吗?

    张牧之认为不可能。

    他觉得,照黄府的做法,这个叫王立的老人,应该不太可能活着走到这儿来状告朱正元。

    而他现在既然活着过来了。

    那就说明…

    有诈!

    思索一番后,他得出了这个判断,心里警惕起来。

    “县长大人,不必再问了。”

    “人就是我杀的。”

    “大家都知道,我老婆走的早,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给我留下一个儿子后,就去了。”

    “这些年我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也一直是单身状态,没有再娶。”

    “昨天我走在路上,遇到王立的孙女,因为压抑了太久,一时起了色心,想要强迫她。”

    “但她一直在反抗,我就想用石头把她砸晕。”

    “结果…竟然不小心失了手,把她给砸死了!”

    “之后,我害怕被人发现我杀了人,就把她的尸体埋在了自家后院。”

    “现在去挖,应该能挖出来。”

    听到张牧之说要杀头,朱正元的眼神有一丝动摇。

    刚想开口说出实话,却又忽然想起自己那年仅十岁的儿子。

    儿子在黄府做厨房学徒,也没上过学堂,平日里就跟着自己打打下手,帮忙做菜。

    虽然这孩子脑子不太聪明,甚至还有些笨,但他品性纯良,憨厚老实,已经很让朱正元满意了。

    死就死吧,只希望他们能照顾好我儿子…

    这样想着,心中对死亡的恐惧就淡化了。

    “你家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许临从后方走了出来,眉头微皱,看着朱正元道。

    他和张牧之一样,也感觉这事很不对劲。

    “我家的房子是黄府分配的,就在黄府后面那条街上。”

    朱正元听到许临发问,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许临闻言,眉头一挑,抬手轻敲太阳穴,走到张牧之身边,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张叔,咱们先调查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再做决定,如何?”

    “我总感觉这事儿有问题。”

    张牧之一听,就知道他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

    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朱正元身前,用如鹰般锐利的眼神死死盯着他:“带路,我要亲眼看看尸体。”

    朱正元急忙点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拱手道。

    “是!”

    …………

    “咳咳…”

    “这个地方,阴气好重!”

    一脚踏进朱正元家的后院。

    许临只觉一股刺骨的寒意爬上脊椎,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

    运起体内的白莲真炁,环绕全身,才将这寒意成功驱散。

    “这儿好像有不干净的东西。”

    “是那个死去少女的亡魂吗?”

    他将真炁运行到双眼处,开启阴阳眼,仔细观察院子里的阴气。

    阴气不算浓郁,比较淡,呈现一片青灰之色,是从角落里一个水缸下散发出来的。

    “底下一定有东西。”

    “那个女孩的尸体,应该就埋在下面。”

    只一眼扫去,许临就推断出了阴气的来源,抬手对后面的人做了个手势:“小六子,张大胆,你们两个一起去前面,把那个水缸挪开,再把底下给我挖开!”

    “是!”

    小六子二人领命,拿着铁锹就往前去。

    后面跟着的朱正元见状,瞪大了眼睛,有些懵逼的挠了挠头。

    我都还没说话。

    他是怎么知道尸体埋在这个位置的?

    “喂!许哥!下面好像有东西!”

    小六子和张大胆合力移开水缸后,就一起拿着铁锹,往下挖了起来。

    他们挖的很快,都没要上两分钟,就挖出了一根白皙的手指。

    转过头,兴奋的对着许临大喊着。

    许临缓缓走上前,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拿过小六子手上的铁锹,继续挖了起来。

    这里的土似乎是不久前被挖开又填上的,现在异常松散,铁锹一铲,很轻松就挖开一大片土。

    没过多久,女孩的尸体就被挖了出来。

    她脸色紫青,肌肤苍白,五官非常精致,依稀可以看出生前的美丽。

    上身是一件蓝色的校服,下身穿着黑色的裙子,头发被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后脑勺有不少暗红的血迹。

    许临面不改色,将手中铁锹递给小六子,缓缓俯身,伸手摸向她的脑后。

    和朱正元说的一致。

    这里有一道骇人的伤口,头骨都裂开了。

    “奇怪…”

    “要知道,人的头骨,可是人体上最坚硬的一块骨头。”

    “如果真照朱正元所说,他只是想要打晕这个女孩,那就算不小心用大了力,也绝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势!”

    “并且,这里的伤口可不少,除了那道致命的,其余还有不少小伤口。”

    “就像…有人抓着她的头,反复往什么尖锐的东西上用力撞!”

    “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狠心对一个才刚满十六岁的女孩下这么重的手?”

    越调查女孩的伤势,许临的脸色就越难看。

    他好歹也是在红旗下茁壮成长的三好青年。

    对于这种恶行,自然是深恶痛疾的。

    “想要调查出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短时间内不太现实。”

    “并且,我也不是专业的侦探,这不是我擅长的。”

    “既然这样的话…”

    “那我,就去问死者本人好了!”

    这样想着,许临俯身,轻柔的抱起少女的尸体,转身看着后面的张牧之说:“叔,咱们先回衙门,我有办法查出真凶是谁!”

    张牧之虽然不清楚许临想干什么,却也没有反驳,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