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二十四章:无话可说
    “这…”

    “神tm张麻子阳伟…”

    听着汤师爷的话,许临嘴角微微抽搐,一阵无语。

    “行了行了,别瞎猜了,张叔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他这种人物,对女色根本不感兴趣,说要睡县长夫人,估计只是逗你玩儿呢。”

    “别想多了。”

    一听许临这话,汤师爷缓缓从地上爬起,瞪了他一眼:“什么想多了?他张麻子是什么人呐?不就是一土匪嘛!土匪不好色!那还能叫土匪吗?”

    “我看他就是阳伟!”

    他被张牧之给气的,一点都听不进劝,已经在心里认定了张牧之就是个喜欢玩女人,但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的阳伟。

    许临见状,翻了个白眼,无奈耸了耸肩。

    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tmd!”

    “一大早上就这么吵!能不能消停点儿!”

    后方,张牧之一脸不爽的踹开房门,两三步走到汤师爷身后。

    “咔嚓——”

    “老汤,你…刚才说谁阳伟呢?”

    他脸色不善,将冰冷的枪口顶在了汤师爷腰间。

    “咕噜…”

    汤师爷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倒霉,背后偷偷说人坏话,这么巧,直接就让正主给听见了…

    感受着冷硬的枪口顶在自己腰间,他脸色煞白,双腿直打颤,急的满头大汗。

    “什…什么阳伟?”

    “县长大人,您听错了…”

    “我说的是阳维!王维和王阳明!”

    “你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古代有名的诗人,被后人合称“阳维”。”

    他吞了口口水,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装糊涂道。

    张牧之闻言,一阵发笑,将手抢收回腰间:“你tmd,真以为劳资没文化?”

    “王维是诗人没错,王阳明那可是个思想家!”

    “再说了,王维和王明阳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还并称“阳维”?”

    “呵呵…”

    “老汤啊,你可真是个装糊涂的天才。”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汤师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事到如今,汤师爷也知道张牧之没被骗到,悻悻然摆了摆手,嘀咕道:“怎么就八竿子打不着了,不都是老王家的吗?”

    “咚——!咚——!咚——!”

    就在这时,县衙前忽然传来一阵响亮的鼓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是…”

    听着外面接连不断的鼓声,许临皱了皱眉头。

    “是冤鼓!”

    “有人在敲冤鼓!”

    …………

    “砰——!”

    “升堂!”

    县衙,张牧之坐在最上方,拿着手里的惊堂木重重往桌上一拍。

    “威——武——”

    下方,一群弟兄们配合的喊了起来。

    “堂下何人!”

    “冤从何来!”

    他眯着眼睛,用粗犷的嗓音缓缓道。

    此刻堂下跪着的,统共有两人。

    左边,是一个身材微胖,样貌凶狠,脸上还有一道刀疤的男人,第一眼看起来,给人一种不是很好相处的感觉。

    右边,跪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头发花白,身形佝偻,面相看起来很和善。

    “草民拜见县长大人!”

    听到张牧之的话,他先是重重磕了个响头,随后说道。

    “草民名叫王立,乃是一个靠每天早上卖豆腐脑维生的小贩。”

    “我之所以敲冤鼓,是要状告黄府大厨朱正元!”

    “就是这个人!残忍杀害了我才刚满十六岁的孙女!”

    “你这个畜生!”

    老人起身恭敬的对张牧之拱了拱手,用仇恨的眼神看着身旁面相凶恶的男人,缓缓道。

    这番话一出,瞬间让围观的人群炸开了锅。

    “这王老头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怎么敢状告黄府的人?他不怕死的吗?”

    “这…可能是被逼急了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说起来,他女儿王雅是真漂亮,我本来还准备今天向王老头求娶呢,结果一直没见到她人,我还以为她去走亲戚了,没想到…”

    “啧啧,可惜啊…”

    “这个朱正元真tmd是个畜生!那可是个才刚满十六岁的女孩儿啊!他怎么下的去手?”

    “黄府?呸!黄府都tm的是败类!县长大人!一定要处死他!”

    “哎呀!小点儿声!你不想活了?”

    “怕什么!有县长大人在!黄府算什么?县长大人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

    “杀人就得偿命!一定要处死这个朱正元!”

    “对!杀人偿命!管他是不是黄府的人!一定要处死!”

    人群议论纷纷,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听起来嘈杂无序,吵的人耳朵生疼。

    “咳咳!”

    张牧之眉头微皱,眼神一凝,轻咳几声,拔出腰间的枪指着上方。

    这次,或许是有上回的经验了,他还没扣动扳机,下面的人就自觉闭了嘴。

    “朱正元,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见人群安静了下来,张牧之也不想浪费子弹,直接将手枪收回腰间。

    转头望向前方沉默不语的朱正元,开口问道。

    朱正元闻言,忐忑不安的抬起头,伸手整了整身上满是褶皱的麻布衫,支支吾吾道:“大人…我…我…”

    他不知是在害怕什么,紧张的说不出话。

    “咳咳…”

    就在这时,一旁的武智冲站了出来,抬手拍了拍胸脯:“朱正元,不要怕!说实话!”

    “你在我们黄府做了这么多年的厨子,一直都憨厚老实,与人和善,从没害过人!”

    “我和黄府的伙计,还有你的家人们,都相信你绝对不会是做出此等恶事之人!”

    “真凶一定另有其人!”

    “不要怕!说实话!我们黄府会给你撑腰的!”

    他的声音锵锵有力,响彻整个公堂,一字一句都让朱正元听的一清二楚。

    而这么长一段话中,朱正元却只记住了两个字。

    家人!

    “呵呵…”

    想起武智冲事前和自己说的话,他凄惨的笑了起来,伸手抓的脸上满是血红的伤痕。

    沉默良久,缓缓道。

    “县长大人。”

    “人是我杀的。”

    “尸体,就埋在我家后院。”

    “我认罪。”

    “罪人朱正元。”

    “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