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二十一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什么?!”

    “这……”

    “怎么可能!”

    “谭家的米铺…怎么可能会是你的!”

    看着许临手上那张店契,胡万脸色大变,踉跄后退几步,不可置信道。

    “店契既然在他手上,那这事应该不会有假。”

    “但…米铺是怎么落到他手上的?”

    “买的?谭家人怎么可能卖!”

    胡万脑袋一片空白,被许临这一手给惊住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事情都发展到这种地步了,许临竟然还有这一手……

    米铺究竟是怎么落到许临手上的呢?

    这事儿,还得回到不久前。

    当时,许临去当铺当了自己从现代带来的银表后。

    拿着那两百多块大洋找到了事发的米铺,把掌柜叫出来,钱袋子往桌上一拍:“你这店,我买了,数一数要多少钱吧。”

    掌柜的是谭家嫡系,谭庆就是他叔叔。

    对于这个把自己叔叔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的,也不可能把米铺卖给他,一挥衣袖就要赶人。

    可许临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两三拳打翻几个赶人的伙计,掏出手枪往桌上一拍,摆在钱袋旁边:“今天,你只有两个选择。”

    “一,选钱。”

    “二,选枪。”

    “你要是选钱,就把店卖给我了事。”

    “你要是选枪,我也不欺负你,知道洋人有种叫枪手对决的东西吗?”

    “咱们签生死状,你拿一把枪,我拿一把枪,谁先打死谁,谁赢,并且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许临这话,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说的好听,给了两个选择。

    但实际上,就是一个生,一个死。

    他既然有自信说比枪,那多半是用枪的水平很高,自己肯定是比不过他的。

    什么也不选?

    呵呵,虽然可能名头不太好,但他想要我强行签下生死状很难吗?

    所以,想要活命,我只有把米铺卖给他这一个选择!

    店铺再怎么重要,也不可能会比命重要。

    再说了,他是来买的,虽说是强买,却也是给钱的,不是抢,我也不亏。

    一番利弊分析下来,掌柜最终还是妥协了。

    收下了许临的钱,将店铺转让给了他。

    随后,许临就拿着店契这张王炸,赶去了讲茶大堂…

    “小六子,过来。”

    许临看着前方脸色发白的胡万,伸手轻敲太阳穴,开口缓缓道。

    “嗯!”

    小六子闻言,连忙从地上爬起,两三步走到许临身后。

    “各位乡亲,现在,想必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我弟弟没有抢米,这一切,都不过只是个误会。”

    “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见小六子平安归来,许临松了口气,扭了扭脖子,起身道。

    “是!是!是!”

    “误会!误会!”

    许临既然给了个台阶,百姓们自然也乐意顺着爬下去,个个脸不红心不跳的离开讲茶大堂。

    至于今天这事儿嘛…

    权当看了场大戏。

    “不过…”

    看着百姓一个个离场,许临眼神淡漠,顿了顿,话音一转。

    “既然我弟弟的事已经解释清楚了。”

    “那…”

    “哪些无中生有,凭空诬赖我弟弟的人,自然,也不能…至少不应该轻易放过。”

    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语气很是和善,但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后背发寒。

    “胡兄,还得请你,来我们县衙喝杯茶,好好说道说道,我弟弟…”

    “怎么就成了你口中抢夺米粮的败类了!”

    许临那墨色的眼瞳中,藏着深深的寒意,死死盯住胡万。

    让胡万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凶猛的饿虎给盯上了,忍不住后退几步,浑身打了个激灵。

    “你…你…”

    他惊恐的看着许临,身体剧烈颤抖,怕的说不出来话。

    自从为黄四郎做事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这种田地。

    “呵…呵呵…”

    “呼…呼!”

    胡万知道,自己的心乱了,他在害怕,害怕失败。

    害怕自己会因为这次的失利,被黄四郎放弃,变成一枚弃子。

    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失败了,再怎么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

    为今之计,只有竭尽全力去补救了。

    而能救多少,其实不重要。

    毕竟,再怎么样,也总好过全盘皆输…

    况且,自己的底牌,可还一点没露呢!

    这样想着,胡万强压心中恐惧,抬起头,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好啊,那就,多谢招待了!”

    …………

    黄府。

    “你说什么?”

    “胡万被抓去县衙了!”

    黄四郎坐在上方,边喝茶,边听着下方武智冲的汇报,越听,脸色越来越黑。

    “砰——!”

    “mb…”

    “谁tm让他擅自行动了?”

    “这下好了,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哎…”

    黄四郎感觉有些心累,伸手揉了揉眼皮。

    他知道,胡万擅自行动的出发点,是为了帮自己对付马县长。

    如果成功了,自然是要赏的。

    但他没有估量好自己的实力,不仅失败了,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事情的后果,就得由他自己承担了。

    “不要管他了。”

    “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

    “他要是有办法出来,就给他个机会将功补过。”

    “要是他没办法…”

    “哼哼。”

    “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黄四郎在鹅城盘踞这么多年,对于手下的要求,一直都是能者居上。

    也正是因为这样,出身低微的胡万,才能成为他的心腹,担任黄府大管家这么重要的职务。

    但是,既然身居高位,那就要有能够担任的起这份职责的能力。

    一旦松懈,能力下滑,就会变成弃子,被无情抛弃,让另一个人踩着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