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二十章:公道自在人心
    “我…我欺负老实人?”

    “呵呵呵…哈哈哈哈!”

    听着胡万这颠倒黑白的一番话。

    小六子气极反笑,一个箭步冲上前,抓起躺在地上装死的伙计,用手枪顶着他脑门:“告诉我,你tmd是老实人吗!”

    伙计被吓的脸色煞白:“呃…是…是!”

    “好!那你就跟他们说实话!我到底有没有抢你们店的米?”

    一旁的胡万见状,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脸色发狠,从腰间抽出一把驳壳枪,用枪口对准小六子的脑袋:“县长公子真是好威风啊!”

    “拿枪吓唬一可怜的,跑腿的伙计?”

    “有枪是吧?谁没有枪啊!”

    随后又转头望向瑟瑟发抖的伙计。

    “李诚,大声说,他到底有没有抢你们店的米?”

    闻言,伙计偷偷瞟了一眼小六子,见他激动的样子,怕他真的一枪崩了自己,有些犹豫。

    胡万见状,摆了摆手:“李诚啊,在座的各位乡亲,还有我,都会为你和你的家里人做主的,不要怕,说实话!”

    “咕噜……”

    听见胡万这番话,伙计吞了口口水,面如死灰。

    他知道,胡万这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在给自己撑腰。

    实际上,是威胁。

    要是你敢说真话,你的家人嘛…

    我这么拼命挣钱,不就是为了养家吗?

    要是老婆孩子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要是为了黄府被打死了,好说歹说,他们也应该会给我老婆一点抚恤金,够她把孩子带大了!

    这样想着,伙计闭上眼睛,面部扭曲,一咬牙道:“就是抢了我们店的米!”

    “扑腾——!”

    话音刚落,小六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随手将伙计丢到一边,放下了举起枪的手。

    他算是明白了,在现在这种孤立无援的状况下。

    胡万就算是指着一条黑狗说它是白的。

    恐怕这些百姓也会故意装糊涂,纷纷拍手叫好。

    你以为他们不明白,太蠢,这么轻易就被骗了。

    实则不然。

    他们其实什么都明白。

    他们是最聪明的。

    就像是秦朝时的大奸臣赵高曾经在胡亥面前指着一头鹿,偏要说它是马,却依旧有很多大臣赞同一样。

    他们想要的,并不是真相。

    而是…实力!

    谁拳头硬,咱们就听谁的。

    这,就是人性!

    “该死…我该怎么办……”

    “爹…许哥…”

    “我…”

    小六子无力跪在地上,额头上不断浮现滴滴豆大的汗珠,脸色白的吓人。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沉入无尽深海一样,与世间隔绝,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

    “哼…”

    胡万看着他这幅颓废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轻轻拍了拍手。

    他知道,今天这事,算是成了。

    一个抢米的罪名,安在小六子头上,虽不致命,但却像是卡在喉咙中下不去的鱼刺一样,无法忽视。

    县长刚说要公平。

    县长儿子就跑去抢米。

    这样一来,县长才刚刚积累起来的那一点威信,瞬间荡然无存,甚至要掉成负数…

    没有百姓的支持。

    你区区一个县长,拿什么跟我们黄老爷斗?

    而这县长既然已经没了威信,那就等于是没了牙的毒蛇,不值一提。

    下一步就是…

    要么,让他们滚蛋走人。

    要不,让他们跪下当狗!

    “砰——!”

    胡万刚准备起身继续去嘲讽小六子,彻底击垮他的心理防线。

    后方却忽然传来一道刺耳的枪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啪嗒啪嗒——”

    随后,伴随着一阵响亮的脚步声,紧闭的大门被推开,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各位,不知道我这弟弟是哪儿得罪你们了,怎么这么兴师动众?”

    小六子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抬头一看,惊喜道:“许哥!”

    是了,来人,正是许临!

    在经过一番争斗,成功杀了钱开后。

    见小六子迟迟未归,许临心中担心的要死,生怕他着了胡万的道,重蹈电影中的覆辙。

    打听了一番,听说他是因为抢米被胡万抓去了讲茶大堂。

    许临就已经猜到了胡万准备干什么。

    思考了一下应对方法后,他先是将手上的银表拿去当铺当了两百多块大洋。

    又用这两百多块大洋,去办了一件事。

    紧接着,就匆忙带人赶到讲茶大堂。

    “哎呦!这不是师爷公子吗?”

    “有失远迎啊!”

    见许临这明显来者不善的样子。

    胡万轻笑,转过身敷衍的拱了拱手。

    针对小六子的计划,现在已经实施完成了。

    他不信许临还能有什么办法能力挽狂澜,一棋翻盘。

    要是许临早点来,结果或许会不一样。

    但他现在才赶来,根本毫无意义…

    “许爷,你弟弟,县长儿子,抢了米铺的米!”

    “县长大人之前可说过,要给咱们鹅城的老百姓一个公平!”

    “所以我们这边呢,正在遵循县长教诲,谴责这种不公平的行为呢。”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胡万挑衅似的看着许临,笑着说。

    “嗯,没什么问题。”

    许临挑了挑眉,一步步朝着胡万走去。

    黑色皮鞋踏在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极有规律,就像是死神索命的倒计时,莫名让人心慌…

    “只是…”

    “我弟弟他真的抢米了吗?”

    许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停在了距离胡万只有一步之遥的位置,缓缓道。

    “呵呵…”

    “这人证物证俱全,还有什么好争论的?”

    胡万冷笑几声,自信满满道。

    “哦~”

    “人证物证俱全啊!”

    “哈哈!”

    “那你知道,这家米铺的主人,是谁吗?”

    许临伸手拍了拍胡万的脸,玩味的笑着。

    “米铺的主人?”

    听到这个问题,胡万皱了皱眉,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该怎么回话。

    这谭家米铺。

    主人不是谭家人,还能是谁?

    许临见胡万沉默不语,一脚把他踹开,坐在了前面那把太师椅上,从怀里取出一张边角泛黄的羊皮纸。

    “都看清楚了。”

    “这个,就是那家米铺的店契。”

    “上面主人这一栏,写的是我的名字,按的是我的手印!”

    “我,许临!就是米铺的主人!”

    “我就想不通了。”

    “我弟弟在我开的米铺里拿了一袋糯米,怎么就变成抢劫了?”

    “还是说你们…恶意诽谤县长公子?”

    “没有任何证据,随随便便就抓人。”

    “要审判罪行,也不去县衙,也不通知县长,来这什么破讲茶大堂?”

    “你们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把大夏的律法放在眼里!”

    “都tmd想进县衙喝茶不成?”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