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十六章:徐真人
    “小心!”

    老三站在后面,见钱开忽然朝着许临丢出一个陶瓷罐子,眼睛一眯,连忙举起手中步枪,瞄准罐子,扣动扳机。

    “砰——!”

    瓷罐被子弹击落,摔在地上碎成无数细小的碎片。

    而罐子内部,除了一缕升腾的黑烟,就什么也没了。

    许临听到动静,下意识转过头,只看见碎了一地的陶瓷罐,还有一张随风飘荡的黄色符纸。

    见这一幕,他瞳孔猛地一缩。

    “坏了!”

    这罐子是用来封鬼的。

    现在罐子碎了,也就意味着…

    鬼要出来了!

    “诶!等等…不对啊,这光天化日的,鬼应该不能活动吧?”

    可就在下一刻,许临反应了过来,皱着眉头,疑惑的挠了挠头。

    钱开到底在想什么?

    难不成想用这鬼来杀我?

    这也不现实啊……

    太阳还挂那边没落下呢,鬼出来干嘛?送人头?

    还是说他气的石乐智,随手丢个东西来砸我泄愤?

    “呼…”

    许临心里正疑惑呢,身边忽然刮过一阵诡异的暖风,让他感觉浑身发烫,非常难受。

    而浑身上下最烫的部位,就是左腿。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的低头一看。

    “嘻嘻!”

    只见一个浑身焦黑的不明生物正蹲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小腿。

    见许临低头,它还对他咧嘴一笑,露出那足以代言黑人牙膏的洁白牙齿。

    “呵…呵…”

    许临脸色怪异,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毫不犹豫举起手枪。

    “小可爱长的真东西。”

    “砰——!”

    子弹穿透它那由黑雾组成的躯体,击中石砖铺成的地面,打出一个小小的坑洞。

    它免疫物理攻击!

    发现子弹无效后的第一时间,许临就做出了这个判断,眼神一凝,身体微微倾斜,猛地往前一扑,抓住空中飘落的符纸。

    “既然枪对付不了,那就用能对付的东西!”

    在抓住符纸的一瞬间,他就躬身弯腰,将符纸往自己小腿上那个怪物身上贴去。

    “滋滋…”

    “吼——!”

    符纸在触碰到它的一瞬间,就散发一道耀眼的金光,在它身上留下一个赤红的烙印,疼的它龇牙咧嘴,松开了抱住许临的手。

    “漂亮!”

    见符纸起了效果,许临脸色一喜,在地上一个翻滚远离了怪物。

    但随后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符纸并不能对怪物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能让它感受到痛苦。

    就像是滚烫的开水浇在一小块皮肤上,虽然痛,但却并不影响它的行动。

    反而…会激怒它!

    “吼!”

    它面目狰狞,张大利嘴,身躯化为一道黑雾,朝着许临的脖颈扑去,一刹那间,就冲到了他身前!

    “什么!”

    “这么快!”

    感受到怪物嘴里传来的炽热气息,许临瞳孔猛地一缩,有些难以置信。

    这样的攻击速度,自己是不可能躲开的。

    而躲不开,就意味着…

    自己会死!

    “该死…”

    “还是大意了!”

    许临有些后悔,现在他之所以落到这种危险的境地,可是说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他还是不够狠。

    刚才用药粉解完尸毒后,就应该第一时间杀了钱开的。

    信守承诺…

    有这个必要吗?

    违背说出的话是会被雷劈还是怎么的?

    怪物那锐利的牙齿离许临的脖颈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许临甚至能闻到它嘴里那股类似硫磺的味道。

    接下来,用不着一秒时间,它就能咬断许临的大动脉,置他于死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后方忽然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妖孽!休得伤人!”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去!”

    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一道金光从后方极速飞来,重重打在怪物身上。

    金光似乎非常克制怪物,打的它痛苦的尖啸着,化为一缕黑烟,逃回钱开身边。

    “你……”

    “姓徐的!不要多管闲事!”

    钱开安抚了一下受伤的厉鬼,脸色难看,死死盯住许临身后一个穿黄色道袍的男人,眼珠赤红,大喊道。

    这个人,是钱开的师弟,茅山道士,徐真人。

    徐真人看着钱开这幅丑陋的面孔,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道:“师兄,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养尸控鬼,谋财害命…”

    “这是茅山门人该做的吗?”

    “你已经入了魔道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你若是还不悔改,那我…就只好代师父清理门户了!”

    钱开闻言,脸色越来越黑,猛地一挥衣袖:“姓徐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教我?我才是你师兄!”

    “我入茅山,可要比你要早多了!”

    “我才不管什么魔道不魔道的。”

    “我只要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

    “这种狗屁世道,只要有钱,就拥有了一切。”

    “为了钱杀个人又怎么了?”

    “少来妨碍我!”

    “不然我连你一起杀!”

    他面红耳赤,情绪激动,脸色一狠,咬破中指,用真炁逼出几滴浓稠的精血,滴在了铁甲尸嘴里。

    人的精血,对于僵尸来说,本就是大补之物。

    再加上钱开还是个有些道行的修士,他的精血中蕴藏天地灵气,对于僵尸的作用,甚至不亚于那些天材地宝之于修炼者!

    铁甲尸喝下这几滴血后,整体的气势都暴虐了几分,皮肤也隐隐泛着点点银色光芒,看起来极有压迫感。

    “哈哈哈哈哈!”

    看到铁甲尸的身体变化,钱开脸色狂喜,放肆的大笑着。

    就算徐真人已然赶到。

    他还是不准备罢休。

    他现在想要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让许临死!

    “砰——”

    许临站在前方静静看着这一幕,挑了挑眉,默默扣动扳机。

    “废话真多。”

    “噗——!”

    钱开瞪大了眼睛,太阳穴被子弹无情穿透,汨汨鲜血不断流出,死不瞑目,连句话都没说出来,就扑腾一声倒在了地上,没了气。

    “嘀,恭喜主人成功击杀邪道钱开,获得3000功德点。”

    “给这么多?看来这家伙果然是个带恶人,死有余辜!”

    听到脑海中响起的系统提示,许临如释重负的放下了手中的枪。

    转头看着错愕的徐真人道:“道长,不要怪我,你应该也能看的出来,你这位师兄,已经深入歧路,拉不回来了。”

    “与其等着他和我们拼命,两败俱伤,倒不如先下手为强,直接送他去见阎王。”

    “让他在阎罗面前,忏悔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