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十五章:厉鬼
    “铁甲尸的尸毒……”

    “我现在的确没有办法能够消除…”

    “看来,暂时还真得留这家伙一命。”

    许临死死盯着躲在僵尸身后的钱开,眼神凌厉,迅速给自己的手枪补满子弹,举起,瞄准钱开的头部。

    “我给你三秒时间,把解药交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缓解紧张的内心,语气平淡道。

    “哼哼~”

    “解药我可以给你,但你得答应放我走,并且…给我一百块大洋!”

    钱开自觉握住了许临的命脉,躺在红木椅上,用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运起体内真炁疗伤,洋洋得意,狮子大开口起来。

    他认为,许临的性命现在正被自己牢牢捏在手里。

    许临要是想要活命的话,就必须得从他身上搞到解药。

    比起无价的生命来说,区区一百块大洋,算不得什么吧?

    等着一百块大洋到手,我就开溜,还能去潇洒一番,岂不快哉?

    嘿嘿!

    钱开想的倒是挺美。

    可惜他算错了一点,许临…可不是容易妥协的人!

    “砰——!”

    扳机扣动,火舌闪烁。

    一颗澄黄的铜质子弹从枪管飞速射出,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绕开铁甲尸,精准的命中钱开的小腿。

    “呃啊!”

    钱开痛呼一声,脸色狰狞,腿部鲜血如泉涌出,湿润地面。

    “麻烦你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就算是被毒死,那也得是今晚之后。”

    “要是我想,你现在就得死!”

    “是陪我一起去见阎王爷。”

    “还是把解药交出来,等我成功解毒后放了你,自己选一个!”

    许临用淡漠的眼神看着痛苦呻吟的钱开,冷声道。

    “噗…”

    “咳咳……”

    “你个疯子!”

    钱开冷笑几声,眼底藏着深深的怨毒,嗓口一甜,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喉中喷出。

    许临刚才那番话,虽说实在是不怎么好听,但也确实是事实。

    他那能让子弹拐弯的诡异能力,想要杀了自己,简直不要太简单。

    再加上自己现在已经中了两枪,受了重创,就算是跑,也跑不了多远。

    想活命的话,就只有服从他这一个选项了。

    “tmd,早知道就不接那个什么狗屁谭老爷的活了,还没动手呢,就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此刻的钱开,对自己之前见钱眼开的行为那是相当的懊悔。

    不久前,当他听说谭老爷被抓的消息时,心中就莫名感觉不妙。

    他怎么被抓了?

    谋杀张大胆的事是不是败露了?

    他有没有把我给供出来?

    我会不会被抓?

    谋杀…会不会被斩首?

    他就这样一直忐忑不安的在自己的破房子里待着,一直等到许临等人的到来。

    在屋内,他就感知到外面这些人都带了枪,也认出了许临“师爷公子”的身份,确定了这些人应该是来抓自己的。

    所以,他决定先下手为强,用自己养的铁甲尸杀出一条生路,然后改名换姓,远走高飞,又是一条好汉。

    本来,依靠着铁甲尸无坚不摧的特性,他想杀出去,应该是非常简单的。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群人中,会有许临这个挂逼。

    你有肉盾在前面挡伤害,根本打不动?

    没事!我直接拐弯到后面打你不就行了吗?

    “唉…”

    “行了行了,这就是解药,给你吧。”

    “但你得保证,一定要放我走!”

    “不然,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钱开心中思绪万千,最终无奈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一个灰色的小瓷瓶,举起来给许临看。

    “让那僵尸在你手上弄出一道伤口,用给我看看。”

    许临生性谨慎,并不打算全盘相信钱开的话,伸手摩挲着下巴,缓缓道。

    “你!”

    闻言,钱开脸色发黑,有些愠怒,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妥协了。

    操控铁甲尸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道细小的伤口,然后打开手里的小瓷瓶,倒了些白色的药粉上去。

    “滋滋滋…”

    “呃啊!”

    药粉触碰到乌黑的伤口,滋滋作响,升腾黑烟,疼的钱开额头青筋暴起,满头大汗,不住低吼着。

    药粉不知是用什么制作的,见效极快,只用了大概两分钟左右,乌黑的伤口就变成了正常的血色,很显然,毒已经被排干净了。

    “给,现在总该信我了吧?”

    他脸色难看,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随手将手里的瓷瓶丢给了许临。

    许临顺势伸手接下,打开瓶塞,往自己左臂的伤口倾斜。

    白色的药粉不要钱似的撒在他狰狞的伤口上,不断发出“滋滋滋”的声音,还伴着一道散发恶臭的黑烟,疼的许临差点晕过去。

    “呃…”

    “咳咳…”

    他无力跪在地上,忍受着左臂传来的剧痛,汗液不断从鼻尖滴落,浑身都湿透了。

    不知过了多久,尸毒被排干净了,手臂的疼痛也有了缓解,许临才颤抖着用右手撑地站起。

    “许哥!你怎么样?”

    小六子站在一旁,见许临脚步有些虚浮,急忙上来搀扶,关切道。

    “咳咳…”

    “我没事。”

    许临脸色发白,咳嗽了几声。

    抬头深深望了钱开一眼:“放心,我这个人是很守信的。”

    “既然你按照约定把解药给了我。”

    “那我,自然也会按照约定放你走。”

    说罢,许临便转身准备离去。

    “呵呵呵……”

    钱开眼珠赤红,死死盯着许临逐渐消逝的背影,阴恻恻的笑着。

    他可是很记仇的。

    并且,他是个小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哈哈哈!”

    “把劳资害成这幅惨样…”

    “这么简单,就想算了?”

    “tmd去死!”

    他强忍着痛从红木椅上爬起,抱起后方贴着符纸的罐子,就是转身朝许临狠狠丢去!

    这个罐子里面,封印的是一只废了他九牛二虎之力才抓住的厉鬼。

    实力方面,其实比铁甲尸还要弱一个档次。

    但是,这厉鬼生前是被人活活烧死的,对太阳有一定的抗性,在微弱的夕阳下,还是能活动一小段时间的。

    而这一小段时间…

    也足够它杀掉许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