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十三章:钱真人
    “谭庆与张氏的通坚事实就摆在这里。”

    “证据确凿,情节严重!”

    “判谭氏族长,谭庆重打八十大板!”

    “张大胆之妻张氏浸猪笼,以示惩罚!”

    “散!”

    “砰——!”

    “谢青天大老爷!”

    “不准跪!”

    “这都民国了,皇上都tm没了,现在,你们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谁也不用跪!”

    谭庆这次算是倒霉催的,被许临抓了个正着,这通坚罪,基本上就是坐实了,完全没有翻盘的机会,很轻松就被定了罪。

    张牧之其实是想直接判死谭庆的。

    这样,对于他们扳倒黄四郎这件事,就少了一个障碍。

    但他清楚,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谭庆死,至少,现在不能。

    民国时期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在重男轻女方面是非常严重的。

    通坚罪对于女性来说,基本上就是个死。

    但是对于男性,却要宽容许多。

    张牧之可以用各种方式来惩罚谭庆,但就是不能让他死。

    因为,他罪不至死。

    如果硬要他死,反而会落人口实,得不偿失。

    不过,这整整八十大板下去,其实也不差,虽说不至于让谭庆死,但估计也是要半身不遂了…

    …………

    “小六子,确定前面就是那个茅山道士的住处吗?”

    “确定,不会有错的,这家伙在鹅城名气不小,很多人都认识他。”

    “嗯,那好,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先进去看看。”

    把谭庆和张氏这对坚夫赢妇送到张牧之手上后,许临并没有留在县衙看他们的审判结果。

    他准备去把那个受人委托要害张大胆的茅山道士逮住,看能不能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知道这个茅山道士应该会很多道术,很难对付。

    但是,他并不怎么害怕。

    因为就像是僵尸片中的九叔一样,现在这种末法时代,修士根本修不到什么高境界。

    低等级的修士,一般都只有暗地施法害人的能力,要是正面对上了枪,还是不得不认怂的。

    只要自己把枪顶在他脑袋上,茅山道士又能做什么呢?

    枪,才是现在这个时代真正的实力象征!

    “嘀,恭喜主人救下张大胆一命,并成功抓获通坚的谭庆和张氏,使两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获得1000功德点。”

    就在这时,脑海中沉寂已久的系统忽然出声,给许临带来了喜讯。

    “漂亮!”

    “看来张叔已经把事情解决了。”

    听到这个声音响起,许临嘴角微微勾起,脸色一喜,停下脚步:“系统,打开面板。”

    功德系统

    主人:许临

    功法:无

    技能:

    英语(精通+):你会一口流利的英语,在任何使用英语的国家都能混的开。(可消耗1000功德点提升至大师)

    日语(精通+):你会一口流利的日语,能够与日本人无障碍沟通。(可消耗1000功德点提升至大师)

    枪斗术(精通+):你是一名合格的枪手,你的子弹精准度甚至可以媲美燕双鹰。(可消耗1000功德点提升至大师)

    功德点:1000

    注:今日已完成签到

    (技能熟练度从低到高分为入门、熟练、精通、大师、宗师、入道)

    “嗯……”

    “运气不错,帮了张大胆一把后,正好就获得了1000功德点,可以用来升级。”

    “英语和日语这两个技能,精通就够用了,没有提升的意义,还是点枪斗术吧。”

    这样想着,许临就把刚到手还没捂热的1000功德点都丢到了枪斗术上。

    “1000功德点已扣除。”

    “枪斗术(精通)提升至枪斗术(大师)。”

    下一刻,许临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知识和肌肉记忆瞬间涌入自己体内,让他本就顶尖的枪法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枪斗术大师和枪斗术精通之间的差别,因为是技艺上的提升,所以很难直观体会出来。

    最大的区别就是,许临现在…能让子弹拐弯!

    在子弹出膛的一瞬间,通过手腕极速的抖动,从而实现让子弹拐弯。

    说实话,许临以前一直觉得这很扯。

    但现在经历过系统的提升后,他很轻易就能办到这件很扯的事。

    事实就摆在眼前,他还能反驳不成?

    系统对技能的提升,可不是简单的记忆传输。

    除了让你学会这个技能外,它还会提升你的身体素质,给你一定的肌肉记忆,让你达到能够使用这项技能的最低限度。

    所以,许临现在的身体素质也比以前强了很多。

    要不然,光知道抖动手腕的方法,却没有那个速度,能有什么用呢?

    “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

    感受到自己整个人的实力又上升了一个档次,许临现在自信满满,拔出腰间的左轮,说了一句经典台词。

    然后,就气势汹汹走到前方那扇破旧的木门前,一脚狠狠踹了下去。

    “砰——!”

    腐朽的木门瞬间被踹开,里面空空如也,只有靠墙的位置摆着一坛罐子。

    罐子上方还贴了一道符,用朱砂画成,具体画了什么看不太清楚。

    “这种罐子…”

    “好像是用来封鬼的吧?”

    想起前世看的灵幻电影中的情节,许临脸色凝重,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一步步往前走去。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但谁晓得茅山道士会有什么诡异的手段。

    行事还是谨慎一点好。

    “嘿嘿,师爷公子,您都不打个招呼,怎么光临我这个破地方了?”

    “有失远迎啊!”

    前方角落的阴影处,一个身材瘦小,样貌阴邪,身穿寿衣的男人缓缓浮现。

    眼瞳泛着诡异的红,死死盯住前方的许临。

    在男人出现的一瞬间,许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涌上心头。

    就像…是被一头凶猛饿虎当做猎物!

    有危险!

    许临心中第一时间做出了这个判断,也不废话,直接抬枪就射。

    “砰——!”

    可下一刻,令他惊讶的事…发生了!

    “叮——”

    子弹准确无误的命中了男人的肩膀,却只撕裂衣物,在他铁青的肌肤上打出一道浅浅的白印,就被弹飞了出去!

    “吼!”

    见许临忽然开枪,男人脸色阴沉,低吼一声,露出嘴中狰狞的獠牙,手指伸出似铁的锋利指甲,朝许临猛然扑来!

    “这…这是!”

    “僵尸!”

    见此一幕,许临瞳孔猛地一缩,有些难以置信。

    按照刚才男人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茅山道士,钱开。

    可他怎么会是僵尸呢?

    钱开就算再怎么作恶多端,也是茅山派的正统传人,不可能会变成僵尸!

    那…

    眼前这具僵尸,究竟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