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十章:一支红杏出墙来
    “谭家家主,谭庆。”

    “这是条对黄四郎忠心耿耿的狗,多半是拉拢不过来的。”

    “这样的话…”

    看着眼前有些不知所措的张大胆,许临抬手轻敲太阳穴,若有所思。

    在《鬼打鬼》原电影的剧情中。

    谭老爷私通张大胆的老婆,险些被发现。

    为了断绝后患,就花钱去请了一个茅山道士——钱开。

    要他想办法杀了张大胆。

    而钱开呢,人如其名,虽说是茅山传人,但却心术不正,见钱眼开,对于他来说,只要给钱,别说是做法杀人了,就算让他跪地磕头叫爹也没有任何问题。

    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给出了一个计划。

    我在马家祠堂放了一具僵尸,你们想办法让张大胆进去睡一觉,我趁他睡觉的时候,操控僵尸出来咬死他!

    这之后的事情,就显而易见了。

    张大胆被半哄半骗着答应了瘦小男人的赌约,要前往马家祠堂睡一觉。

    要不是有另外一个茅山道士,钱开的师弟,徐真人相助,他恐怕就命丧当场了…

    而现在,《鬼打鬼》和《让子弹飞》的世界融合了。

    《鬼打鬼》中的谭老爷,也是《让子弹飞》中的谭家族长。

    谭家族长和自家车夫的老婆通坚…

    要知道,通坚罪,在民国时期,可是非常严重的。

    女的要浸猪笼,活生生淹死。

    男的要打断腿,有时甚至会被失手打死。

    只要许临能把这通坚的两人抓个正着,基本上谭老爷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对于城内的大小豪绅来说,都是个不小的威慑。

    你们不要搞错了,我们可不是什么买官来捞钱的蛀虫。

    黄四郎不动的人,我动!

    黄四郎不管的事,我管!

    这,就是青天大老爷!

    这,就是县长!

    这样想着,许临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一拍桌子站起:“张大胆,你信我吗?”

    “啊?”

    “信…信!”

    张大胆有些懵,不知道许临要干嘛,结结巴巴的回应道。

    “好,那你就不要去那什么幺蛾子的马家祠堂了。”

    “现在带我去你家走一趟。”

    “啊?”

    “这…好吧。”

    张大胆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却不敢拒绝,只能认命的摆出一副苦瓜脸。

    “小六子,你带着这家伙去找张叔,把他关起来。”

    “再告诉张叔,让他带一波人去城里寻一个叫做钱开的茅山道士,另一波人准备好家伙,在县衙等我。”

    接着,许临又转头望向了小六子,吩咐道。

    “是!”

    小六子点点头,直接就押着瘦小男人走了。

    ………

    酒楼离张大胆的家不算远。

    他是拉着谭老爷来附近办事,闲的无聊才进去逛一逛。

    虽然不怎么情愿领许临去他家,但因为害怕惹恼了这个大人物,他也不敢耍什么小聪明,老老实实给许临带路,只用了十多分钟,就到了地方。

    “大人,前面那个小巷子左拐,就到我家了。”

    张大胆是一路跑过来的,因为是拉黄包车的车夫,所以身体素质很好,一路跑过来,只是脸色有些发红,气都不喘一下。

    许临虽说在现代是个文字工作者,但他一直有晨跑的习惯,所以现在也没觉得有多累。

    “走吧。”

    “你先深呼吸一下,安抚好你的心情,免得等会儿被气疯。”

    许临怜悯的看着张大胆头上幻视出来的绿色草原,语气和善道。

    “啥?”

    “为什么我会被气疯?”

    张大胆有些懵,心中莫名感觉不妙…

    “哎,别挤啊!”

    “别挤!”

    “小心别被里面发现了,不然咱们就没好戏看了!”

    前方,张大胆家的院门处,一群大老爷们脸色兴奋的挤在一起,争着从门缝往里看。

    张大胆见状,脸色一黑:“你们在我家门口干什么呢!”

    众人见张大胆来了,脸色怪异,嘿嘿一笑:“你自己看吧。”

    一听这话,张大胆也有些疑惑,上前挤开众人,透过门缝往里瞧。

    “嗯~嗯~”

    房里隐约传来女人的叫声。

    张大胆看见自己的床上,两条白花花的虫子正在翻云覆雨。

    “这!?”

    看着眼前这一幕,张大胆懵逼了,只觉头上一片绿油油的。

    他好歹也是个男人,里面的人在干什么,还是看的出来的。

    这两人。

    男人是谁他不知道。

    但是女人……他可以很明确的认定,这就是自己朝夕相处的老婆!

    我在外面拼命挣钱,就是为了让老婆过的舒服点,结果她就躺在家里和别人?

    “他…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大胆感觉口舌发干,眼珠赤红,转头看着身旁众人道。

    “啧啧…早这样了,咱们半个城的人都知道,就你一直被蒙在鼓里。”

    一个样貌猥琐的中年男人怜悯的看着张大胆,咂了咂舌,缓缓道。

    “什么!半个城的人都知道了?这!”

    男人此话一出,瞬间点燃了张大胆心中的怒火。

    他悲愤填膺,举起拳头,重重往门上砸去,要冲进去撕了这对狗男女!

    可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手掌从一旁伸出,拦住了他。

    “谁!”

    “大…大人?”

    他猛地抬头,刚准备开骂,就看见了许临那张俊朗的脸庞。

    “嘘…”

    许临脸色淡然,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不要出声。

    “你家后面有个窗户吧?”

    “过去等着。”

    他用命令的语气说着,左手缓缓放下,摸上腰间的枪。

    “是…”

    张大胆这时候也勉强冷静了下来,顺从的往自家后窗跑去。

    想想也是,要是自己现在就这样闯进去,坚夫从后窗跑了,没有通坚的证据,该怎么办?

    “咔嚓——”

    “你们,等会不管发生什么,都给我在这好好呆着,好好看着,明白吗?”

    许临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摸了摸上面的转轮,眼睛微眯,看着四周众人道。

    因为之前在汤师爷演讲的时候,许临带着冤鼓亮了个相,所以这些人都认识他,知道他是师爷的公子,都顺从的点了点头。

    “呵呵…”

    “很好。”

    许临嘴角微微上扬,和善的笑着,将枪口对上了门栓。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