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五章:冤鼓
    “嗯?”

    “这小子在干嘛?”

    远处的碉堡上,黄四郎手里握着望远镜,观察着许临的动作。

    忽然看见他转过身,望了过来,还对自己竖了个中指,有些懵。

    黄四郎不懂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但从许临的口型来看,大致也能推断出,这多半不会是什么好词。

    “算逑!”

    “md找死!”

    这样一想,黄四郎就怒火中烧。

    他黄四郎在鹅城当了这么多年的土皇帝,可谓是一手遮天。

    常人见了他都是当头就拜,生怕惹的他老人家生气。

    现在这区区一个毛头小子都敢挑衅自己了?

    这谁能忍?

    “算逑!”

    “md找死!”

    就在这时,后方,一个长的和黄四郎一模一样的男人模仿着他的语调大声喊道。

    这是黄四郎特意找来假扮自己,以此来应付一些特殊情况的替身。

    “呵呵…”

    黄四郎放下望远镜,缓缓转过身,眼神阴霾的看着替身,大喊:“算逑!”

    “算逑!”

    替身也跟着喊。

    “算你妈个头!”

    可就在下一刻,黄四郎突然暴起,一个巴掌就重重扇在了替身脸上,用力极重,打的他牙都飞出去几颗。

    “呃啊!”

    “黄老爷恕罪!黄老爷恕罪!”

    替身想不通黄四郎为什么会突然打自己,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嘴里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求饶道。

    “哼!”

    黄四郎缓缓走到替身面前,冷眼看着他,对一旁的下属吩咐道:“胡千,多拔他几颗牙,跟我一样换成金的。”

    “是!”

    胡千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应声道。

    接着,胡千就走过去扶起替身,要带他去拔牙。

    “等等!”

    可就在这时,黄四郎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在黄四郎出声的下一秒,胡千就迅速停下脚步,转身恭敬道。

    “嗯…”

    黄四郎眯了眯眼睛,仰头看着天边那轮明亮的太阳。

    “刚进城就杀人。”

    “看起来,咱们这位新县长,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啊。”

    “不过啊,有的时候,太过自信,就成傲慢了……”

    “胡千,你安排人去查一查那个穿西装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咱们先拿他开刀,挫一挫这马县长的锐气!”

    “是!小的马上去办!”

    言毕,胡千摘下帽子躬身行礼,拉着惶恐不安的替身就退下了……

    鹅城,县衙。

    “为什么要枪毙麻匪?”

    “因为他们抢官车、劫县长!”

    “枪毙他们,就是要让大家明白,对抗官府之下场!”

    “县长来了,鹅城太平了!”

    “县长来了,青天就有了!”

    汤师爷站在高高的青石台阶上,昂首挺胸,热血激昂的发表着一番演讲。

    张牧之则静静站在他身后,脸色平淡,一句话也不说。

    一眼望去,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汤师爷才是县长,张牧之只是个保镖…

    后方,许临找小六子要了把短刀,走到县衙门口一片茂密的爬山虎前。

    看着深埋其中的一面大鼓,他毫不犹豫挥动手中短刀,将爬山虎一段段砍开。

    “许哥,你这是干嘛?”

    小六子跟在后边,伸手摸了摸后脑勺,疑惑问道。

    许临顿了顿,缓缓道:“我要把这鼓弄出来。”

    “这是什么鼓?”

    “知道击鼓鸣冤吗?就是那个冤鼓。”

    “哦…那咱们把它弄出来干嘛?”

    小六子还是不明白,继续追问道。

    许临倒是挺有耐心,没有嫌弃小六子话多,边砍着爬山虎,边解释道。

    “有冤鼓,就说明此地必然有冤。”

    “这冤鼓之所以被困在爬山虎中多年,是因为鹅城没有冤屈,所以不需要它吗?”

    “不不不…”

    “恰恰相反,这意味着,鹅城的冤屈极大,大到这冤鼓都只有废弃掉自己,才能不被毁掉!”

    “以往这冤鼓孤军奋战,只能步步为营,如履薄冰。”

    “但现在…我们来了!”

    “轰隆隆——!”

    话音刚落,前方的冤鼓就猛然松动,朝着许临滚去,像是在回应着他的话。

    许临的反应极快,在冤鼓滚落的一瞬间就微微侧身,躲到了另一边。

    “哎呦!”

    而小六子可就没那么好运了,躲闪不及,被冤鼓重重撞上,摔倒在地,疼的嗷嗷叫。

    许临见状,连忙上前将他扶起:“小六子,没事吧?”

    “咳咳…没事!没事!”

    小六子在许临的帮助下站稳身形,拍了拍身上的灰,轻咳几声,埋怨道。

    “真倒霉,这鼓怎么就偏偏撞我呢?”

    许临闻言,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摩挲着下巴,缓缓道:“冤鼓为什么追着你撞呢?”

    “因为你有冤啊!”

    “啥?我有冤?不是吧…我能有什么冤?”

    “不,你冤,你很冤,你冤死喽!”

    想着原片中从小六子肚子里掏出来的那一碗凉粉,许临心里就一阵唏嘘。

    这么一个生性纯良的年轻人,还有着大把的人生没有度过,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胡万的毒计下,实在是让人心中惋惜不已。

    小六子是张牧之过命的兄弟临时之前托付给他的。

    他也一直将小六子当亲生儿子看待。

    为了不让小六子走上麻匪这条没有未来的路,他耗尽了心思,将小六子培养成了一个好人。

    还考虑着以后有了钱,要送他去留洋,学习知识。

    张牧之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都经历过,也什么都懂。

    可他却偏偏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好人,在这个世道,是最难活下去的!

    “放心吧,小六子。”

    “你既然叫了我一声哥。”

    “虽然我也没什么能力,但保你一命,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样想着,许临就招呼着小六子合力抱起冤鼓,往前方的人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