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苟富(闲人日常指南)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凄凄惨惨时不同
    第二天侯平安还是在组长群里看到了这个消息,看来这事还是真的。

    上课的时候,老师在讲文本解读。

    下面的人基本上没几个听讲的。侯平安将手机调静音了,刷小视频。现在的文本解读似乎是个很热门的话题,很多地方的教育机构也喜欢搞文本解读,强行的去解释高考中的一些题型,结果就是搞得一地鸡毛,没用不说,还会指导向错误的方向。

    所以这种课没人听,也是活该的,而在这种课上还要装比,更遭人讨厌。

    “甚至我们在解读文本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必要去了解作者本身所处的时代背景,我们就只从文本本身来了解文本,让事情回归到最朴素的本质……”

    “扑哧!”

    忽然下面有人笑场了。

    讲师也有三十来岁了,听到了这个笑声,顿时就愣住了,然后眼神变得严厉起来。虽然不在意这些学生们的听课态度,但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挑衅自己的课堂权威,肯定是不行的。

    讲师明显在控制自己的怒气。

    “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举手询问,我们可以交流嘛。”

    这时候就看到一个男学员站起来,对着讲师说道:“对不去,刚才是我发出来的声音,就是刚才看到一个比较搞笑的事情,没忍住,抱歉啊!”

    讲师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点点头:“上课的时候还是注意点影响。”

    这个肯定没有问题的,那男学员保证了之后,坐下来,果然就认真多了。

    “就像是天下的武功一样,练到最后,返璞归真,和文本解读的本质是样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到最后依旧是看山是山,虽然结果是一样,但是都是最文本解读的最终方式做出的一个最本真的方式。”

    对于这些话,侯平安是不信的。

    并不是说这讲师的水平不高,而是认知的差异造成的。一个不在高中一线教学的大学讲师,是永远不知道高考语文出题的各种奇葩事情。

    在侯平安的认知当中,语文学习的博杂,远超其它的学科。而出题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也是最高的,所以的文本的解读并不能单纯地只看某一方面。

    “老师,我有话要说!”

    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了那个举手的学员身上。

    “这娘们可真是虎啊,没事找事干嘛呢?你在这里和老师争论,赢了又能怎样?还能改变现在的语文教学局面?”

    一旁的廖成龙就觉得举手的这个陈葆丽有些爱出风头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当咸鱼的。”

    周承家在旁边不阴不阳的插了一句。

    “我到是挺喜欢陈老师这种敢说敢做的风格,这样的女生现在很难得。有理想,有梦想,有追求,可惜……要不是我打定了不会在三十岁之前谈恋爱,说不定我就去追她了。”

    “呵呵……”廖成龙冷笑,“你追就追得上?也不看看旁边坐着的是谁。”

    周承家转头看侯平安,然后一巴掌轻轻拍在自己的嘴上,笑:“猴哥,我胡说八道的,你就当没听到,谁不知道陈老师喜欢的是猴哥!”

    侯平安看他笑:“现在谣言都传的这么厉害了?”

    三人还要说话的时候,陈葆丽已经开始发言了。

    “我认为,没有时代背景的文本解读就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因为生而为人,只要是在这个社会上,就不免要收到社会的影响,和这个社会相融还是相斥,其实都是受作者本身所处的时代来影响的。”

    “虽然说性格决定命运,但是决定命运的,有时候还有时代。就像是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里表露的情绪一样。脱离了时代背景,我们就只能看出他与民同乐的儒家大同思想。但是个人的命运如果不是和时代相连,恐怕他连写《醉翁亭记》的机会都没有了。毕竟他所处的最大的背景就是被贬官了。”

    “古代文人被贬官的痛苦有多深,或许我们无法体会,但是每每贬官必有佳作,连同时代的范仲淹都不能幸免,没有流徙千里,怎么能有《岳阳楼记》的千古名篇呢?”

    “我听班上的侯老师说过,如果没有背景,谁知道李清照的凄凄惨惨戚戚是她的丧夫之哀?还是寒夜难眠?或是文青病发了,强撩孤寂?”

    侯平安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顿时就惊讶的朝着陈葆丽看了过去。

    这话是自己和江钰莹说的,怎么就到了陈葆丽的口中去了?

    真是太让人上头了。

    即便是坐在这里,啥也不干,也免不了躺枪啊!

    很多人都朝着侯平安看过来,而这时候,陈葆丽也朝他看过来,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看那个脸色已经有些反黑的讲师。

    “我的发言完毕。”

    说着陈葆丽就坐下来了,坐的笔挺,好像是小学生上课一样。

    这讲师也是倒霉,本来照本宣科就好了,好好的,为了在这些已经成了个学校的骨干老师的面前还装逼,结果就惨遭打脸了。

    毕竟他的话有多站不住脚,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争论下去的结果,就只能是丢更大的脸了。鉴于此,讲师就干咳了一声。

    “很好,我觉得你的发言也自成一家。”

    讲师也是人才,毕竟出来混的,没点随机应变的能力是不可能的。

    “百家争鸣,我是一家之言,你也可以自成体系,所以学术这个东西,只有越争论,才能越出成果,我欢迎大家再参与讨论。”

    一句话,就轻轻的揭过去。

    不过之后讲课,都显得小心谨慎起来,尽量的不自由发挥了。其实面对的是在社会上学校里的老师这个群体,特别是语文科的老师,大多数都是有点儿清高的,有点儿不服人。

    下课之后,侯平安急匆匆的出教师。

    “侯老师……等一下!”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葆丽就从后面叫住了侯平安,她笑盈盈的快步追赶了上来,对着他说道:“对不起啊,刚才是不是……”

    “没,没对不起,我觉得你说的挺好的。”侯平安笑道,“加油!”

    说着就对着陈葆丽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一溜烟的就走了。

    陈葆丽有些无奈,转头看已经跟上了她的江钰莹。

    “滑不溜秋的,跑了吧!”

    江钰莹笑着打趣。

    “男人都滑得很,你呀,总不能将目光只盯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在我们的语文科还是有不少优质男的,还有数学科啊……”

    “别逗了……”

    陈葆丽无视了江钰莹的打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其实她对侯平安是有好感的,昨天江钰莹和自己说起侯平安对她教学设计的一番话之后,就记在了心里,没想到今天就脱口而出。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所以她也只是有些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只是可惜,以后不好找他拍视频了。

    她的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达到了二十多万了。这让她本来已经有些熄灭的心,又开始慢慢的燃烧了起来。

    侯平安出去吃饭,吃完饭又准备拿去阅览室和齐采芹一起看书。

    半路上收到了叶馨语的信息。

    “你对上示范课的事情多上点心。”

    侯平安就问:“怎么才叫上心啊?上心还是伤心?”

    叶馨语:别皮了啊,这一次院领导会过来,好好上课,说不定会推荐你在魔城的学校去当老师呢。多好的机会,给你争取的。

    侯平安已经走到了阅览室了,一屁股坐下来,回复信息:你觉得我适合在魔城的私立学校上课吗?

    叶馨语:没说私立学校啊。你参加考编的考试,我给你找个辅导,特牛的那种,经过他手辅导的人,八成都考上了编制。接受学校有我们院领导的推荐,一般都会录取你。

    侯平安竟然还有些感动。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和叶馨语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不遗余力的帮自己,甚至都有些过分了。

    侯平安:再说吧,我不是个考编的料。

    叶馨语:谁天生就能考得上?真的,可以试试。

    侯平安:那就试试吧,到时候再看了。

    考编一般都是十月份进行的,所以现在还遥远得很。

    等回复完信息之后,齐采芹就瞟了他一眼:“叶老师的信息?她还真奇怪啊,对你挺上心的。”

    “也仅此而已,别瞎想。”

    “哈哈,你呀,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好了,我不说了,帮我揉一下脚,昨天逛街,走得有些累了。”齐采芹将腿搁在侯平安的大腿上。

    两人在阅览室逗留了一个中午,下午的时候,齐采芹又不想去上课了,因为她觉得现在听那些似是而非的理论课,真的对高中语文教学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如果是听几堂正儿八经的高考辅导课,说不定收获可能会更大一些。

    侯平安还是去听课了,他现在缺乏的就是这些理论性的东西。得一点点的补上来,充实自己。不管以后当不当老师,但是充实自己总是没有错的。

    晚上没什么事,准备去酒吧。但是没有喊廖成龙和周承家了,这俩人有他们自己的圈子,强行的融合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

    刚进去,点了个卡座坐下来,一个女人就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卡座旁边,紧紧地挨着他,然后就埋怨。

    “怎么才出现啊,等你好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