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番外 阮斐扬x傅漫(5)
    番外阮斐扬x傅漫

    05

    天亮。

    傅漫先醒来。

    身体微有不适,有些疲乏。

    转头看到身旁还在沉睡的男人的脸,傅漫出神地看了他许久。

    事情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大概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成年男女之间,很多事情都不需要究根问底,享受片刻的欢愉就够了。

    阮斐扬的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

    与傅漫对视几秒,傅漫先冲他笑了笑:“早。”

    随后她就起床,坐在床边弯身捡衣服时,白皙漂亮的后背毫无掩饰地落在阮斐扬眼底。

    很多关于昨晚的画面闪现,纠缠的,热烈的,还有最后缱绻的。

    阮斐扬陷入沉思。

    傅漫简单穿上衣服,走进旁边浴室洗澡,一番洗漱过后,裹着宽松的浴袍走出来,换阮斐扬进去洗。

    两个人都收拾完毕,都很默契地没有去提昨晚的事。

    阮斐扬重新换上昨晚穿过来的衬衣,侧对着傅漫,一颗一颗扣着纽扣。

    傅漫暗自看了他一会,像是在观赏一件艺术品。

    说实话,这个男人,长得好,身材好,床品也好,不讨人喜欢才怪。

    于是,傅漫主动走到他身边,伸手去帮他扣纽扣。

    阮斐扬手上的动作顿住,垂眸细细看着近在咫尺的傅漫。

    傅漫不紧不慢地帮他扣着,像是随口一问:“你希望我在这留多久?”

    阮斐扬眼底终有情绪翻涌,双手握住傅漫替他扣纽扣的手,诚挚地说:“我希望,永远都别走。”

    傅漫笑了:“那不可能,法国那边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阮斐扬沉默一下,将傅漫搂入怀中。

    他的鼻尖碰着她耳鬓,似乎是在留恋她的气味。

    “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他说。

    傅漫安静片刻,而后只笑笑:“该去工作了。”

    没有正面回答阮斐扬。

    阮斐扬不强迫傅漫,松开她,也跟着轻笑一声:“我走了。”

    傅漫点头,送阮斐扬出门。

    在门口分别之际,她说:“晚上如果有空,可以过来。”

    她就单单倚在门边,看着阮斐扬,等着阮斐扬的回应。

    阮斐扬没给她想象中的反应,反而是单手搂过她的腰,亲了亲她耳朵,在她耳畔说:“我不需要炮-友。”

    “……”

    傅漫呆滞了好一会。

    在阮斐扬走后,她才懵懵然地把门关上。

    搞什么。

    谁把他当炮-友了。

    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一声,傅漫走过去拿起来看,是阮斐扬的短信。

    【刚刚那句话没说完,我不需要炮-友,但需要女朋友。】

    傅漫反复将这条短信看了几遍,眼里不禁带了点笑意。

    她嘀咕着:“你需要女朋友关我什么事。”

    随后她就将手机放下,转头去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准备在就酒店办公。也顺便跟法国那边的傅时津说了一声,她近期可能会在国内多待一段时间。

    一天过去,天快黑的时候,门铃响。

    傅漫放下正在喝的咖啡,走去开门。

    不出所料,阮斐扬来了。

    阮斐扬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见傅漫还穿着早上的那套浴袍,套房内的桌上电脑开着,他不禁问:“一天都没出去?”

    “有些工作要做。”傅漫解释着,笑意盈盈地看着阮斐扬,故意说:“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阮斐扬接话,反问:“谁说来这,是为了做那种事。”

    “我有说你来这是为了什么么?”

    两个人算是旗鼓相当,阮斐扬先妥协,将傅漫拉到怀里,手掌覆在她腰间。

    “考虑好了吗?”

    傅漫与他深邃的眼神对上,故作不懂:“考虑什么?”

    “女朋友的事。”

    “阮先生,我们好像还不是很熟吧。”傅漫将阮斐扬推开,却被他搂得更紧。

    “我是认真的。”

    第一次见面,他就对她上了心。

    她红裙故作坚强的模样,一直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

    都是成年人,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他对她有感觉,他喜欢她。

    那时因为知道时机不对,所以他一直按兵不动。

    哪知一等,就是半年。

    那天晚上接到她的电话,他几乎是放下所有手头还没处理完的事就过去找她。

    现在,他不想再做被动的那一方。

    傅漫能从阮斐扬的眼眸里看出他的情感,她笑问:“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你就确定想跟我交往?”

    “交往着交往着,不就熟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那你是答应了?”

    傅漫顿一顿,收敛起脸上笑意,有些认真地问阮斐扬:“你知道我之前经历过什么吗?”

    阮斐扬微皱眉头:“知道。”

    “果然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都在背地里看我笑话。”

    “我没看你笑话。”

    “没什么区别。”

    傅漫知道自己被出轨的事早就众人皆知,当初事发时,她大概都算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现在也是无所谓了。

    她对阮斐扬说:“我可以投入到一段新的感情,也能跟你试一试,但是哪天你对别的女人动心了,就直说。我可以接受分手,但是不接受出轨。”

    阮斐扬没有多做思考,点头。

    而后低头去亲吻傅漫的侧脸,在耳朵边流连,顺便说:“可我觉得,你大概是我最后一个女人了。”

    傅漫没来得及多做反应,就被阮斐扬一把抱起,丢到了床上。

    ……

    傅漫在国内待了一星期左右,等法国公司那边开始催了,她才开始回程。

    与阮斐扬刚刚开始的交往,就转为了远距离。

    他们都不是二十刚出头的小年轻,距离的远近没怎么影响彼此的感情。

    几个月后,傅漫申请回国,开始长居国内。

    之后的两年,阮斐扬投资的项目逐渐做大,开始和朋友自己开公司。

    他和家里关系不大好,父母总觉得他不在正经做事,希望他能回来继承家业,但他不肯。

    正因如此,他迫于向家人证明自己,因为急躁,将手头大半的资产投到公司里,结果一起合作的那个朋友却携款私逃。

    一夜之间,阮斐扬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他爸知道这件事,还是责骂他一事无成,骂完之后提出让他卖掉公司,回家来。

    阮斐扬依然不肯。

    仍自己一个人撑着。

    这一切傅漫都看在眼里,她开始想办法帮他,可最后都被拒绝,因为这个事,他们还大吵了一架。

    男人总归是好面子的,傅漫能理解,想着彼此先冷静几天。

    深夜的酒吧,阮斐扬借酒消愁,整个人消沉不少。

    以前熟识的朋友戚丞过来找他,知道所有好友的帮助都被阮斐扬拒绝,戚丞实在看不下去,说:“你振作点。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让你的公司起死回生。”

    阮斐扬只静静饮酒,不答话。

    戚丞:“你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帮助,但是大家都想帮你。你的女朋友,最近也在到处想办法。前阵子不是还听你说你们准备结婚么,你现在就该振作点,别这么自暴自弃。”

    阮斐扬听着,无力地闭闭眼。

    旁边有不认识的女人过来搭讪,他看着那个女人的脸,想起了一直为自己奔波的傅漫。

    他不禁想自嘲。

    结婚么。

    他现在这样,怎么配得上傅漫。

    阮斐扬走不出失意的情绪,也暗自在心中做了决定。

    他带搭讪的女人走的时候,特意吩咐戚丞,告诉傅漫他去了哪。

    戚丞拉住他手臂,紧皱着眉头问:“你疯了?谁不知道你女朋友什么脾气,你这么做,不怕她当场毙了你们两?!”

    阮斐扬却笃定地轻笑:“她不会。”

    她会跟他分手的。

    只有这样,她才会跟他分手。

    阮斐扬一意孤行,戚丞也无可奈何。

    只好在他们走后,按阮斐扬的意思,通知了傅漫。

    傅漫在酒店房间的床上看到阮斐扬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躺在一块,当场脑子就炸了。

    同样的事发生第二遍,同样的背叛方式——

    傅漫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对着阮斐扬的脸,却怎么都打不下去。

    她是爱阮斐扬的。

    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她越来越爱他。

    比当年对周穆,要爱的多。

    所以这一巴掌,她下不了手,因为心痛的感觉,已经足够她失去所有力气。

    “到此为止吧,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傅漫丢下这一句,转身离去。

    阮斐扬红着眼睛,看着傅漫逐渐消失的身影,下颌绷紧。

    被突然带到这个房间的女人,大概清楚这是什么情况,想靠近阮斐扬,却被他无情推开:“滚。”

    女人也不自找无趣,什么都没做,就被赶走,她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工具。

    在女人走后,阮斐扬走至窗边,望着渐渐明亮的天,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傅漫,就是这样的时刻。

    那个时候,她开着车,在等红灯。

    那现在的她,会不会也像当时一样,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呢?

    阮斐扬觉得累了。

    对于自己公司的前景,他看得很明白。

    救不活,是时候出手卖掉。

    他不想傅漫再跟着自己,不想她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为了他四处奔波。

    几天后,阮斐扬将公司还有手头所有的股票、不动产挂名出售,自己定了一张机票,离开了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