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第51章 番外 阮初初x席喻(2)
      番外阮初初x席喻

      02

      两个人大概有两个多月没见。

      上一次见面,还是阮初初抽空去席喻的剧组探班。

      时间的长短,总是暗夜里的那一簇火苗。

      越久,就燃烧的越热烈。

      席喻拥抱住许久没见的人儿,吻落在她瘦削的蝴蝶骨,她脆弱易碎,让他不舍得用力。

      阮初初是真的学坏了,主动去检查她的小宝贝有没有在想她。

      刚一放出来,她就知道,想念是相互的。

      ……

      厨房的狼藉没有来得及收拾,又多添了一笔。

      阮初初趴在席喻肩头,微微喘气,这会儿才觉得冷,往他怀里蜷缩。

      席喻将她抱进浴室清洗。

      浴缸放满水,阮初初窝在里面,舒舒服服泡着澡。

      早已整理好的男人重新再进来,在浴缸边上放了一杯热好的牛奶。

      他的穿着仍然一丝不苟,像是刚刚什么都没经历过一样。

      阮初初在浴缸里换了个姿势,靠到坐在浴缸边的男人身上,闭上眼睛。

      席喻习惯性地低头,默默注视着她。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似乎是在安静的温存。

      过了一会,席喻一下没一下地顺着阮初初的头发,问:“睡着了?”

      阮初初摇摇头。

      席喻又问:“那在想些什么?”

      “唔……”阮初初睁眼,说:“在想我的小外甥。”

      傅漫生了。

      清晨时候阮初初就告诉了席喻这个消息。

      席喻想着,很平静地说:“明天我们一起去医院。”

      “不行,我过去都是偷偷摸摸的,你更别说了。万一引起轰动怎么办。”

      “那我总得去看看你嫂子和你外甥。”

      “等过几天他们出院吧。去家里比去医院方便。”

      席喻想想,也就这样同意了。

      阮初初忽然坐直身体,转过来,抬头望着席喻,说:“小外甥真的好可爱,小小的,身体特别软。虽然现在看不出长得到底像谁,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我哥和漫漫姐的孩子……”

      阮初初一口气说了很多,席喻默默听着,总好似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她蓦地停住,再次强调:“真的好可爱,基因真的好神奇。”

      席喻终于浅淡地笑了,伸出手指勾勾她鼻尖:“以后我们的孩子肯定也会像你又像我的。”

      阮初初停顿一下,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席喻说:“快把奶喝了,早点出来睡觉。泡澡不要泡太久。”

      说着,他就起身离开了浴室。

      望着又被关上的浴室门,阮初初静愣几秒。

      他说“以后”……那会是多久之后啊……

      阮初初都还记得上一次他们谈论孩子这个事情是什么时候。

      很久之前了。

      当时席喻说,希望生个男孩,像他,以后可以随时保护她。

      唉。

      阮初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叹气了。

      难道是……她想生孩子了吗?

      如果能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好像也挺好的。

      以后他不在身边,她也有个伴。

      阮初初想得入神,最后却还是只能叹叹气。

      她想生也没用啊,席喻看起来……并没这个打算。

      几天后。

      席喻和阮初初一块去看出院的傅漫。

      席喻对小孩无感,阮初初把小外甥抱到他身前让他抱,他勉为其难抱了一下,结果……

      小外甥就很凑巧的拉了一泡便便,量过大,从纸尿裤的缝隙溢出来,沾满了席喻的手臂。

      一时间,席喻与拉了便便异常舒服的小外甥相互对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僵着身体一动没动。

      阮初初笑抽,连忙把小外甥抱走,回头再看表情生硬的席喻,真的要笑死。

      席喻努力让自己冷静:“我出去清理一下。”

      席喻走后,阮初初站床边,看月嫂阿姨给小外甥洗pp,换纸尿裤和衣服。

      旁边的傅漫还在卧床,见阮初初看得一脸认真,不禁打趣:“怎么,在学习啊?”

      “啊?”阮初初回神,抿抿嘴巴,说:“没有啦,就看看。”

      傅漫像是看穿她的心,笑了笑:“想生孩子了?”

      “……席喻应该暂时没这个打算。”

      “那你想么?”

      “我……”

      阮初初仔细想着,最后也只是摇摇头,坦白地说:“我也不清楚,就是觉得,好像有个小宝宝也挺好的。”

      “那不就成了,真的想要,就生一个,趁现在年轻。”

      “可是……席喻他……”

      “生孩子需要的条件是什么?”

      傅漫忽然问,阮初初愣了下,条件是什么来着?

      男人的精-子和女人的卵-子?

      傅漫给阮初初出主意:“他不想要,但是你意外有了,他也没办法,不是么。”

      话虽这么说,但是席喻在这方面还是挺谨慎的。

      因为第一次事后吃了药,在那之后,他们每次都是有用tt,就算临时起意没有准备tt,他也会特别严谨地弄在外面,绝对不内she。

      阮初初悄悄把这个跟傅漫说了一下,傅漫就忍不住笑:“你傻啊,到时你别让他出来不就行了?”

      对噢!!!

      阮初初一下get到了精髓,眼睛亮了,心里也有了主意。

      席喻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阮斐扬就让他暂时换上自己的。

      两个人身高体型都差不多,衣服恰好合身。

      等重新再回来,小外甥的纸尿裤和衣服都已经换好。

      阮斐扬过去抱起来,抱到傅漫这边,一家三口在一块的画面格外温馨养眼。

      阮初初有点儿要小羡慕。

      转头再看席喻,眼瞳暗了暗,打定主意,今晚就动手——啊不对,今晚就实行计划。

      席喻侧头对上阮初初的眼睛,忽然间敏锐发觉,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

      像是盯着他要做什么坏事一样。

      一般来说,席喻的预感都不会有错。

      到了晚上,果不其然,阮初初真的要干坏事了。

      临睡前,阮初初凑过来,趴在席喻胸口,声音糯糯的,还带着点刻意的娇气,有点缠人:“老公,你困吗?”

      席喻倒不是很困,这几天都在休息,他没有太累。

      不过阮初初这声音和动作,让他不由得警惕起来。

      “嗯?”

      阮初初不知从哪变出一根领带,在席喻眼前晃晃:“我发现我好像不会系领带,要不你教教我?”

      ?

      系领带?

      席喻蹙眉,不知道阮初初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阮初初却很利索的爬起来,拿着领带对席喻的脖子比划,自顾自地说:“唉,要是在你脖子上试,有点危险,万一力道太大,把你勒到了就不好了。”

      席喻:……?

      阮初初:“还是在你手上试吧。把手拿出来。”

      席喻盯着阮初初的脸,是在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还是听她的,把手伸了出来。

      阮初初又命令他:“举起手来。”

      席喻:?

      虽然疑惑,但他还是照做了。

      于是,他的手,高举于顶,被阮初初用领带绑得严严实实。

      “阮初初,你到底想干什么?”

      阮初初爬到一边去关灯,回头送了他一个wink:“带你玩点刺-激的。”

      席喻:…………

      两个人怎么都算是老夫老妻了,对于这种床笫之事,阮初初一点都不陌生。

      所以她也就很清楚地知道怎么让席喻有反应。

      剩下的事情,她就得心应手了。

      不过整个过程,阮初初快累趴。

      原来全程自己在上面出力,竟然会这么费劲。

      席喻倒还是很配合阮初初,陪她玩一点她所认为的“刺-激”。

      酱酱酿酿不知道多久之后,差不多了,席喻提醒阮初初:“床头柜的抽屉。”

      这种时候,男人额头脸上覆着一层薄汗,声音性感低哑到不行。

      阮初初一下就被蛊惑,差一点要听他的去开抽屉。

      她恍然一想自己这么费劲的目的,连忙晃晃脑袋,说:“不要用那个。”

      席喻低应一声:“嗯?”

      阮初初伸手捂住他嘴巴,说:“不要再说话了,专心一点。”

      席喻:……?

      过了好一会,席喻看阮初初快没力气了,觉得这个游戏可以结束了。

      于是他稍一用力,就扯开了领带。

      阮初初懵逼地睁大眼睛:“你——你——”

      席喻捉住她手腕,一个翻身就将她困在了床上。

      “玩够了?”

      阮初初连忙推席喻:“你这是犯规!你不遵守游戏规则!”

      席喻哪让她说那么多,直接开始做自己的事。

      横冲直撞了那么几下,他停下,掐住阮初初的下巴,挑衅地问:“是不是觉得,这种事,还是我来出力比较好?”

      ……

      嘤,坏蛋!

      阮初初的脸通红。

      席喻勾唇轻笑,松开阮初初,预备去开旁边抽屉。

      阮初初忙拉住他:“不要——”

      席喻停下,垂眸细想了一会,问:“为什么?”

      “我……我想和你……生个孩子……”

      果然。

      席喻的猜想没错。

      “你这么大费周章的,就是想跟我……生孩子?”

      阮初初有点儿委屈,不说话。

      席喻重新挨过来,手指轻滑过她眉骨,声音放低:“真的想好了?”

      “啊?”

      “生孩子。”

      “大概吧……大概想好了。”

      席喻沉默,阮初初连忙问:“你是不是不想要?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孩子?”

      “不是。”席喻拥抱住阮初初,鼻尖轻碰着她肩头,说:“我是觉得,你还小。”

      “我早就不是小孩了啊,我们——我们都结婚那么久了——”

      “在我心里,你还小。都说生孩子是女人的一道坎,我不想让你受那么多苦。”

      “可是……”

      阮初初氤氲出眼泪,话音都带着点哭腔:“可是我想,怎么办……”

      席喻耐心地擦去阮初初的眼泪。

      “我在你身边的时间不够多,要是有孩子了,不一定能时时刻刻陪着你。你会很辛苦。”

      “我不怕的。”阮初初坚定地应着。

      席喻停顿一下,笑了笑:“我怕。”

      而后他又说:“如果你真的想,也不是不行。我调整工作,以后少出去,尽量在你身边陪你。”

      “那你的牺牲是不是太大了……”

      “傻。这算什么牺牲。只要你想,我什么都会满足你。”

      在席喻的计划里,确实暂时没生孩子这一项。

      主要是他觉得阮初初还太小,又觉得生孩子太辛苦。

      但是既然阮初初想,他就会满足她。

      有个孩子也挺好,这样他们的家庭,会更完整。

      认真严谨的话题骤然结束,席喻忽然开始用力,阮初初懵了几秒。

      最后她也承认,这种事,还是席喻来出力比较好……

      他出力,会更加和谐……,,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