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第48章 缠绵
      48

      “先生,有客人到访。”

      阮斐扬听见佣人阿姨的声音,从楼梯扶手那往下看,昨晚刚见过的男人,这会儿再次到访。

      今天的天气很好,深秋的寂寥被暖阳驱散不少。

      大片的阳光从透明玻璃倾泻至地板上,明亮温暖。

      阮斐扬踩着台阶下来,说:“初初不在这。”

      “我知道。”席喻脸色平静,清透漆黑的眸子直直对着阮斐扬,“她和她嫂子出去逛街了。我过来,是来找你的。”

      两个男人无声对视,而后,阮斐扬先收回目光:“上楼再说。”

      偌大的书房,书桌上堆积不少文件。

      看得出最近阮斐扬很忙。

      书桌边,有一个谈话的区域。

      暗色牛皮沙发,红棕色的茶几,上面摆放着佣人阿姨刚沏好的花茶。

      略显沉闷的环境,有生气的仿佛就是茶杯口那袅袅的热气。

      两人各自沉默坐了一会。

      阮斐扬问:“找我什么事?”

      “向你正式提亲。”

      偏冷的嗓音。

      阮斐扬听到这几个字,下意识去看席喻的脸,冷淡清隽,仿若刚刚说话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来提亲?

      阮斐扬怎么觉得,席喻是来抢亲的。

      席喻话不多说,将随身带来的文件袋打开,里面的资产证明书、房产证等各种文件,摆满一整个茶几。

      还包括昨晚席缊交给他的老太太的那一份遗产处置书。

      他是习惯性的冷淡模样,说话时候,声音也压低几分。

      “明天我会带初初去民政局,我会和她成为正式的合法夫妻,所以今天,我特意来找你。”

      阮斐扬眉毛微挑,颇有些意外。

      席喻面不改色,继续说:“所有属于我的,我都会加上初初的名字。我家老太太离世时候,也已经将她的那份遗产留给了初初。”

      “我希望,你能放心的,把初初嫁给我。”

      阮斐扬停顿几秒,轻笑出声,手指略微翻过桌上几个文件。

      “房产,车,还有家影视公司,”他抬眸瞧向席喻,脸色的笑意却敛了去,“你觉得,我嫁妹妹,看得就是这些?”

      “这是我现在能保证给她的物质生活。”

      “你爱她吗?”

      听见阮斐扬这么问,席喻眼眸定了定,回答:“爱。”

      “你怎么就确定你会永远爱她?你们那样的圈子,诱惑那么多,就算没有诱惑,出门工作一去就是几个月大半年,你留在初初身边的时间屈指可数。你能肯定,你和她的感情永远都不会变?”

      “所以,我把这些交给你。如果真的有结束的那一天,我不止会失去初初,也会失去我所有的一切。”

      席喻的目光是凉的,神色未变,但说的话,一字一句坚定。

      阮斐扬能看出席喻的决心。

      他微有动容,问席喻:“你们明天去公证,是已经决定好的事,为什么又多此一举来找我?”

      “因为……”席喻说到这,才有一点停顿,眼底有了一点变化。

      “我希望你能支持我们在一起。”

      他们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太明,他们都能懂。

      比如,席喻从昨天见面就能发觉,阮斐扬并不是很支持他和阮初初在一起。

      当他说了这样的话,阮斐扬也能隐约知道,那件事席喻是知道的。

      席家老太太的那份遗产处置书,在茶几上很显眼。

      约莫沉默了几分钟,阮斐扬开口说:“我确实不是很支持你们在一起,但是,初初喜欢你。我不会反对你们,但我希望,你能保护好她。”

      “她从小就是在父母掌心长大的,没见过风,没碰过雨,她的世界从来就很简单美好。如果我知道那一年家里会出那样的事,我一定不会丢下她一个人让她受那么多的苦。”

      “说起来,这样的我,也没有权利去反对你们。”

      阮斐扬眼眸深沉,略微正色:“你们席家,欠她很多,哪怕你是愧疚,我也要你因为这份愧疚而永远守在她身边。”

      两人视线相触,一些事逐渐明了清晰。

      “好好对她,好好保护她。有些事,就不用让她知道了。”

      席喻下颌绷紧,过了许久,终于松懈下来,眸光微闪,对阮斐扬真心说了一声:“谢谢。”

      其实他是担心的。

      他今天过来还有一个目的,是想知道阮斐扬知不知道阮家父母和席老太太的事。

      他没选择直接问,算是用了一种隐秘的试探。

      席喻不想让阮初初知道,这算是他的私心。

      他承担不起任何一种会失去阮初初的风险。

      他怕。

      所以,他很感激阮斐扬。

      或许他们都是同一类人,都在用善意的遮瞒,去保护阮初初单纯简单的世界。

      爱情是爱情,家人是家人,没揉杂任何的纷乱。

      -

      好天气的夜晚,意外下起细雨。

      阮初初洗完澡出来,刚好接到席喻电话。

      他那边的雨声很清晰,阮初初嘴角弯弯的,问他:“席老师,这么晚还没睡?”

      “嗯,睡不着。”

      “干嘛,怕我明天逃婚啊?”

      席喻低声笑了笑,话语间带着几丝认真:“还真的有点怕。”

      阮初初笑他:“没想到我们席老师还有害怕的事。快睡吧,明天早点来接我。”

      “嗯。”

      通话结束。

      阮初初放下手机,余光瞥到自己今天和傅漫出去买的大袋小袋。

      自从签了Lisa,阮初初就再没出去逛过街。

      今天难得出去,逛逛买买,还遇上几个小粉丝要签名。

      阮初初拿起一个纸袋,走出房门。

      夜已经有点深,阮斐扬还在书房。

      阮初初知道他最近因为要和叔叔打官司,所以格外的忙,傅漫总担心他这样会太伤眼,但他也没怎么听。

      阮初初走过来,敲敲书房的门。

      “请进。”阮斐扬的声音。

      阮初初开门进去,笑着对他说:“哥,今天我和漫漫姐逛街,给你买了件衬衫。”

      阮斐扬放下手中在看的文件,抬头冲阮初初宠溺笑笑:“怎么想着给我买衣服。”

      “因为……我希望你以后能穿着它参加我的婚礼啊。”

      阮斐扬脸色笑意僵了下,而后笑着点头:“好,我一定会。”

      阮初初把衬衫放在一旁,没有马上走,小手背在身后,似是有话要说。

      阮斐扬觉察出,问:“怎么了?”

      “我……想跟你道歉。”

      “嗯?”

      阮初初垂下头,嘴巴抿了抿。

      “昨晚……我回来,看了你的东西。”

      昨天晚上,席喻送阮初初回来后,阮初初上楼来,见书房灯还亮着,就以为阮斐扬还在做事。

      她想进来劝他早点睡,结果书房没人。

      阮初初一直没有刻意问跟叔叔的案子进展怎么样,她怕给阮斐扬压力,但其实,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所以她走进来,想看一看这些文件。

      她看了很多,也很自然的,看到了其中关于父母意外的那份卷宗。

      书房冷黄色的灯光下,阮初初身影单薄,被灯光静静笼罩着。

      她对阮斐扬说:“谢谢你没有因为那个意外,而反对我和席喻。”

      又是道歉,又是道谢,竟然让阮斐扬心软起来,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和席喻,本来都打算把这件事瞒着你。”

      阮初初抬头望向阮斐扬,有点意外:“他也知道吗?”

      阮斐扬点头:“知道。所以今天你不在的时候,他来找过我。”

      “找你?找你做什么?”

      “提亲。”

      ……

      阮初初一下忍不住,笑出来,梨涡浅浅。

      搞什么啊,她家席老师还会搞这种这么老土的提亲……

      气氛一下变得轻缓起来。

      阮斐扬也笑了:“他带着他的那些财产证明过来提亲,但是看他那模样,我还以为他是来逼我把你嫁给他的。”

      “我们席老师就是脸看着冷淡了点,但是人很好的。”

      阮初初笑嘻嘻地为席喻说话。

      阮斐扬睨她一眼:“或许,他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

      阮初初笑得更大声,好久都没听阮斐扬这样跟自己说话了。

      仿佛一下回到了小时候。

      她还是个小女孩,她的哥哥,还是那个恣意少年。

      “初初,哥哥会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全拿回来,你不用担心任何事。以后……你就和他好好生活,哥哥相信他会照顾好你。”

      阮初初眼眸里的笑意,渐渐氤氲成泪水,她很重很重地点了一下头:“谢谢哥哥。”

      然后她悄摸摸问:“今晚……我可以去找他吗?”

      温情一下过去,阮斐扬蹙起眉头:“大晚上的去找他?”

      阮初初冲着阮斐扬笑:“因为……我想他了嘛。都一天没见了呢。”

      阮斐扬:“……”

      在去涫澜湾的路上,阮初初望着车窗外的小雨淅沥,心思飘向很远。

      她从来都不知道席老太太对她好,是因为愧疚。

      昨晚她才明白,为什么席老太太临走之前,还要交待席缊每逢清明和忌日去拜祭她的父母。

      其实那只是一个意外啊,怪不了任何人。

      外婆去世的那一年,席老太太给了阮初初很多温暖。

      没有父母,没有哥哥,没有外婆,那时候的她,除了傅漫,就只有席老太太。

      她其实,也该谢谢席老太太。

      司机将阮初初送到目的地,下车来给她开门撑伞。

      送至门口后,司机才离去。

      阮初初站在门前,没有自己开门,而是按了门铃。

      一声,两声……第三声的时候,门开了。

      刚洗完澡的男人,看着门口的阮初初,眸子里泛着一层不明和意外。濡黑的发尾滴下水珠,掉落至平直的锁骨上。

      阮初初望着他在半开睡袍间半隐半现的肌肉线条,眨巴眨巴眼。

      嘤……这熟悉的性感……

      席喻没料到阮初初会突然跑来。

      他问她:“怎么突然过来了?”

      “因为有个人说害怕啊,我就过来陪陪他。”阮初初说的俏皮。

      席喻撇起唇轻笑:“那还走么。”

      “大概不走了吧,看你表现。”

      “你哥舍得放你出来跟我过夜?”

      “不舍得也没用啊,我有两条腿,能跑。”

      席喻终究是忍不住笑,一把拽住阮初初的手腕,将她从门口拉了进来。

      门砰的被关上。

      席喻用来擦头发的毛巾被丢到地上。

      阮初初纤瘦的背脊也撞上冰冷的门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