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第41章 缠绵
      41

      “不生气了好不好?以后,我绝对不再那么久不联系你。21”

      席喻一脸诚恳。

      阮初初皱皱鼻子:“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知道错了。”席喻的手指已经抚上阮初初的唇,一下没一下地拂着,“我再次道歉,对不起。”

      阮初初觉得席喻盯上了自己的唇。

      她太熟悉他这种眼神了,似乎下一秒就会亲上来。

      不行,才不能让他这么容易就得逞。

      阮初初定定心神,非常义正严辞地说:“你冷暴力我,道歉没用。”

      席喻温柔妥协:“那你要我怎么做?”

      恰巧这时,门铃响了。

      这回应该是Lisa给阮初初叫的酒店餐。

      阮初初手掌贴住席喻胸膛,稍稍用力,将他推开,然后灵活地翻身跳下沙发。

      席喻只好重新端正坐好,深沉的视线定定跟着阮初初。

      唉,有点难搞。

      哄人真难。

      ……

      Lisa叫的餐是两个人的分量。

      阮初初发现了,但是故意装不知情,也刻意不管沙发上坐着的席喻。

      她把餐点在茶几上摆好,随后就自己坐在地板上,慢慢悠悠地开始吃饭。

      席喻倒也不饿,他静静看着阮初初吃东西,忽然间觉得她这副故意嘚瑟的模样还挺可爱。

      瞧瞧,这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席喻嘴角抿起一个笑,垂下眼,手指翻阅着剧本纸张。

      他来找她,有私心是真的,但是对台词也是真的。

      哭戏对一个演员来说,不止是体力上的消耗,还是情绪上的消耗。

      一场哭戏,需要调动所有的情绪,要哭的有感情,情绪也要饱满,阮初初一个新人,对这方面还是欠缺经验。

      席喻希望,她能把所有台词都熟记于心,争取明天几条过,不要拍太多次消耗体力。

      阮初初吃了好一会,席喻都没动静。她悄悄抬头去看,发觉席喻正在认真看剧本。

      阮初初忍不住开口:“你不饿啊?”

      美食当前,他怎么能跟个没事人一样毫无反应?

      席喻这才缓缓抬眸:“有点。”

      “……那你干嘛不过来一起吃,饭都要凉了。”阮初初小声嘟囔。

      “我以为你连饭都不想跟我一起吃了。”

      “……”

      阮初初撇撇嘴:“我才不是那种人呢。”

      她不就是想让这个傲娇的男人先示弱嘛。

      席喻轻轻笑了笑,放下剧本,过来挨着阮初初坐下。

      身边突然多了个活物,又挨得那么近,阮初初好像被什么小虫子咬了一样,浑身痒痒。

      尤其是当席喻拿筷子时,手臂擦过她的手臂,那种轻微的,痒人的感觉,真的让她连心脏都开始痒痒起来。

      “你……你干嘛离我这么近。”

      阮初初用筷子扒着米饭,顺便撅着屁-股往旁边挪。

      席喻却又悄无声息地跟过来。

      他拿筷子夹阮初初那边的小青菜,然后放到阮初初碗里,借着这个动作,跟阮初初拉近不少距离。

      阮初初都能感觉到来自席喻身上的热度。

      好讨厌啊这个男人……他……他又在勾引她!!!

      “多吃青菜。”

      席喻瞧见阮初初的耳根泛起一阵粉红,勾唇笑了笑,带着点得逞意味。

      他故意往旁边退,一副正经样,看起来刚刚只是要给阮初初夹菜。

      阮初初盯着碗里的小青菜,暗自警告自己一定要矜持,绝对要矜持,才不要那么容易就被击溃防备!

      于是,她把小青菜重新夹回到席喻碗里,学着席喻刚刚的语气:“多吃青菜。”

      席喻有一两秒的怔愣,而后无奈轻笑。

      他家小猫可真不好安抚。

      “阮初初,你真的要一直这样跟我生闷气?”

      阮初初哼哼两声,当作回答。

      席喻又问:“起先你还没回答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不知道。”

      “?”

      “看哪天我心情好吧,谁让你冷暴力我。”

      席喻叹气,开始走苦情路线。

      “是我错了,但是没跟你联系的这些天,我也好想你。白天想,晚上想,工作时想,休息时也想。”

      阮初初眨眨眼,总感觉席喻下一秒就要泫然泪下了。

      会演戏的男人要不得啊!!!

      于是,阮初初连忙捂住席喻的嘴巴,好似无动于衷:“不许说了,吃饭。你是来对台词的,我们不谈私事。”

      ……

      冷酷无情。

      席喻只好停止自己的苦情戏。

      两人隔开一点距离,继续吃饭的时候,阮初初低着头,嘴角偷偷掩着笑意。

      爽,真爽,好爽啊。

      向来傲娇冷酷高高在上的男人,跟她低头妥协认错,真的是太爽了!!!

      ……

      晚饭吃完,两个人又重新坐到沙发上,一人各占一边,非常公式化地开始对台词。

      这场相逢的戏份过后,就是非常缠绵的吻戏。

      导演并没说明天要拍,阮初初也很自然地以为吻戏会延后。

      台词差不多对完,阮初初张开手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终于搞定了~”

      席喻却一本正经地说:“还有半页。”

      阮初初两手臂僵硬一下,随后重新去翻剧本。

      “明明台词就到这为止了啊,后面半页是——”

      阮初初停住。

      呃,后面半页就是吻戏。

      席喻的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阮初初放下剧本,双手环胸:“后面不是台词,不需要对。”

      “除了对台词,我们也得提前对戏吧?”

      “导演没说要拍吻戏。”

      “迟早要拍的。”

      席喻已经侵略性十足地倾身过来,却被阮初初一脚挡住。

      阮初初的小脚丫抵在席喻胸膛前,不让他再靠近。

      “那就到时再说咯。反正,今天,今晚,现在,不行。”

      席喻眼底是不能满足的欲-望。

      美味当前,只能看不能吃,再饥渴难耐都没用。

      他不会勉强阮初初。

      席喻再次坐好,合上剧本,起身。

      “那我走了。”

      这话似乎是给阮初初一个暗示:你想留我还来得及。

      但是阮初初装自己没听到他这个暗示,反而跟他挥挥手:“再见,走好,明天片场见~”

      席喻:“……”

      行吧,都是自找的。

      席喻也没什么办法。

      他眼神暗沉地盯着阮初初看了几秒,喉结上下滚动一番,最后什么都没说,欲-求-不-满离去。

      当门被关上,阮初初就笑倒在沙发上。

      哈哈哈哈小公狗今晚有的难受了,真的是!身!心!舒!畅!!!

      席喻从阮初初那离开,回到自己这,就先灌了一大杯的冰水。

      心里想跟阮初初亲近的那股欲-望稍微纾解冷静一点后,他蹙着眉头,细细思虑着什么,随后,用手机给导演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一早。

      今天的戏份是十年后再相逢,阮初初的妆容造型也换了,不再是清纯的女学生打扮。

      波浪纹发式,成熟妆容配上一身高开衩绣花旗袍,尽显女性的玲珑曲线。

      片场,在做拍摄前准备的席喻,第一眼看到这样打扮的阮初初时,眼神微晃。

      眼尾眉梢间露出些惊艳,差点没认出她来。

      以前她给人的印象像是只软绵纯良的小白兔,现在,她却像是一朵艳丽的蔷薇花,把那个年代所有的风情万种都糅合在了自己身上。

      两人不约而同走到导演跟前,做拍摄前的沟通。

      导演讲完要注意的点后,席喻和阮初初去各自出场的地方准备。

      因为是哭戏,阮初初从做好造型后就开始在酝酿情绪,全身心地让自己变成流芳。

      席喻能看出阮初初在酝酿感情,就没打扰她,没和她说话。

      没多久,这场相逢戏就开始了。

      战火纷飞的年代,日军不断轰炸流芳所在的城市,所有人都在逃命。

      一声又一声的炮响,孤身一人的流芳被炮声震得摔倒在地,身旁是步履匆匆的老百姓,没有人注意到她。

      流芳身上漂亮的旗袍染上灰尘,她没有力气爬起来,缓缓看向前方连绵的战火,那些亮光,仿佛是另一种绝望。

      她庆幸地想,这样死了也好,起码她还穿着她父亲亲手裁剪的旗袍,即使没有将家业传承下去,这也算是另一个圆满。

      又一声炮响。

      身边悉数有人倒下,有逃命的普通老百姓,也有在和敌人拼命的将士。

      流芳还有一点力气,她眨着眼,看到离她最近的那个人,那张沾满血污的脸……

      她瞳孔闪烁,像是从绝望中寻回那么一丁点的希望。

      流芳拼了命地爬起来,爬到那个左脚受了枪伤的士兵身边,捧住他的脸,用颤抖的手将他脸上的血污擦尽——

      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

      这场戏大概只拍了两次,第一次,阮初初情绪不够饱满,第二次就好了很多。

      但是这只是开始,最考验人的哭戏还是下面这场。

      流芳将重新从军抗日的霍启拖到旁边的墙根角下,慌乱地按着他受伤的左腿。

      霍启失了太多血,整个人都很虚弱,他靠着老旧城墙,连喘气都困难。

      “没用的。”他说。

      流芳不听,一边掉泪一边倔强地说:“我带你去找医生,我好不容易才再见到你,我绝对不会让你死——”

      “没有时间了……”霍启用最后的力气说话,“你听我说,我看惯了生死,手上沾满鲜血,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

      流芳脸上满是泪痕。

      是没有时间了,在这样的战火之下,说任何一个字都显得弥足珍贵。

      所以流芳将自己藏在心里十来年的话说出来:“我爱你。”

      “霍启,我爱你。”

      从年少时旗袍店里第一次见面,直至后面因为战火分离,这么些年,她都一直默默爱着他,等着他。

      这场戏到这就应该结束了。

      但导演竟然没有喊卡。

      阮初初陷在流芳的情绪里,掉着眼泪,没想到下一秒,她就被饰演霍启的席喻揽过脑袋,微凉的唇碰在了一起。

      阮初初本人是有一些愣的。

      一下子从流芳变回了阮初初。

      等等——

      吻戏???

      这不是后面半页的内容吗???

      怎么导演没告诉她要拍吻戏???

      而且……导演怎么不喊卡???

      阮初初愣极了,这是她第一次在镜头面前拍这种亲密戏,事先没有一点准备,现在手脚都慌乱了。

      好在,席喻只吻了她一会,导演就喊了“卡”。

      阮初初正想问席喻这是怎么一回事,却听到导演说:“吻戏不要这么僵硬,准备一下,重来。”

      阮初初:???

      席喻则没有一点意外,手指擦擦阮初初的唇,漆黑的眸子闪着点点光:“听到没有,不要这么僵硬。”

      阮初初:“……”

      席喻:“这是男女主第一个吻,待会男主就要去拼命了,你好好演。”

      阮初初:“……”

      导演一声令下,吻戏重新开拍。

      席喻用刚才相同的姿势,揽过阮初初,唇瓣碰上。

      阮初初有那么一瞬间的发颤,而后微微闭上眼,手臂也不自觉攀上他脖子。

      唇瓣和呼吸一样,温热纠缠。

      身后是战火,他们两人,在这个尚且安全的角落做最后的温存。

      阮初初的神经还是紧绷的,不能完完全全投入进去。

      毕竟……周边有那么多人在看。

      当席喻撬开她唇齿侵略进去的时候,她一下就懵了。

      这……

      这……

      这怎么……

      拍吻戏需要这么真情实感吗?

      还要shen舌头吗???

      可是很快,阮初初的理智就被席喻席卷走。

      她从来都抵抗不了他的进攻侵略,她沉迷于他的力道技巧,沉醉于他特有的气息……

      只要他一碰她,她就马上举手投降。

      刚刚已经是她坚持的最久的一次了。

      阮初初整个人攀附在席喻身上,两人吻的缠绵缱绻。

      到底过了多久,阮初初不知道。

      她只知道,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她头昏脑胀,结束时候,唇瓣微疼,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是肿了。

      导演很满意,这场吻戏他特意用了八个机位,有的后期剪了。

      席喻也很满意,甚至凑到阮初初耳边,很不要脸地说:“晚上继续。”

      ……

      阮初初确信,这绝对是席喻搞的鬼。

      席喻一定是跟导演商量好了,但是故意不告诉她。

      这个狗男人!!!

      回酒店路上,阮初初一脸郁闷。

      在大家面前亲吻,她真的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她骨子里还是害羞的。

      这么一想,她就又愤愤然。

      乔乔递过来一个小镜子,脸色微红地对阮初初说:“嘴……嘴唇。”

      阮初初摸着燥热的脸,拿过镜子一看,还真红肿了。

      “整整十二分钟哎,席老师战斗力也太持久了,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拍吻戏,要是他那些粉丝看到,得多羡慕嫉妒恨啊!”

      乔乔充满星星眼地说。

      阮初初却被她说的话吓到。

      十二分钟???

      亲这么久,不变香肠嘴才怪……

      狗男人啊狗男人……

      保姆车一路开到酒店。

      下午没戏,阮初初可以好好睡个觉休息一下。

      毕竟早上哭了太多,眼睛有点疼。

      噢,还有,嘴巴也疼。

      南临的夏天真的过于闷热。

      阮初初只穿一条吊带裙,从酒店门口到楼上自己房间这一小段路,明明有冷气,可她还是出了一身汗。

      助理没再跟着她,她刷卡开门,再迈步要进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多了一个男人。

      他神出鬼没,从身后抱住她,往前走了两步,一脚踢上了门。

      玄关处,男人的头低垂在阮初初脖颈间,像是在汲取她身上的甜美。

      阮初初还因为那场吻戏郁闷着,伸手推开他脑袋。

      席喻察觉出他家这只小猫还在闹脾气,就抬头,用鼻尖轻轻碰着她侧脸脸颊,低沉磁性地开口:“别生气了,嗯?”

      阮初初全身一软。

      呼吸和心神都被他夺走,脑子空白了。

      “早上忍得太辛苦了。”

      席喻忽然说。

      阮初初回一点神,不明地皱眉头:“你……还忍得辛苦?”

      都亲了十二分钟了!!!!

      谁拍吻戏拍这么久的!!!

      “一碰到你,就控制不住。”

      席喻意有所指地说,顺便将阮初初的手往下拉。

      “他不听话。”

      !!!!

      阮初初瞬间火烧火燎的,眼睛睁大。

      席喻还加一句:“总硬,憋坏了,怎么办?”

      阮初初要炸了,这……这男人……未免也太直白了点……

      “你呢,有什么感觉吗?”

      ???

      阮初初把头一撇,尽量镇定地说:“没——没有。”

      席喻低低沉沉地笑:“你骗人。”

      他继续不要脸。

      “你看,这里在说实话。”

      阮初初被他的动作惹得惊慌失措,一把推开他的手,挣脱开他的怀抱,躲到一边。

      “我——我——我怕热——是汗!!!”

      席喻眉眼促狭,漆黑眸子泛着光,盯着阮初初,似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

      “既然这么热,那就去洗个澡吧。”

      阮初初:???

      席喻一把捉住她手腕,将她拖向浴室。

      来不及挣扎。

      浴室的花洒落下冷水,阮初初一下子淋得浑身湿透,冷不住打冷颤。

      而身为始作俑者的男人,这时给了她一点温暖。

      他将她抱紧,很快,冷水也变成了热水。

      浴室里热气氤氲,任何一切都模糊起来,眼前的人是模糊的,所做的事也是模糊的。

      席喻这个狗男人,明显是有备而来。

      阮初初被折腾得心神恍惚的时候,声音发着颤,问他:“你……你不是说晚上吗……”

      明明说了“晚上继续”啊,现在是大中午……

      席喻清冷的眉眼里满是深沉情-欲。

      他像摆弄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摆弄时候勾唇开口:“对啊,晚上继续。”

      阮初初:“……”

      席喻:“晚上继续现在的。”

      阮初初双眼一闭。

      要死了。

      这男人素了这么久,昨晚又被她故意推开,现在开了荤……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阮初初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两字:完蛋。

      ……

      从浴室到床,阮初初累的不行。

      明天有戏,席喻也很识相的,不在她皮肤上留下印,只铆足了劲在一个地方用力。

      终于折腾完。

      阮初初心里还是堵着一口气,不高兴地用脚踹身边这个男人。

      男人翻身过来,又将她搂住。

      “还生气?”

      阮初初哼他:“你就是个混-蛋。”

      席喻抱着阮初初,再一次真诚道歉:“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

      阮初初的心理防线一下就被击溃。

      她眨着湿润的眼,在席喻怀里蹭了蹭。

      “知道了……”她声细如丝。

      闹了这么两天,也闹够了。

      再闹下去,她可能就是作了。

      “原谅我了?”

      “嗯……今天被你伺候的很舒服,心情很好,不跟你计较了。”

      席喻露出一个舒心的笑,低头亲亲阮初初的发顶。

      “伺候的舒服吗?”

      阮初初觉察到什么,猛地抬头,恰好碰上席喻漆黑瞳眸。

      她干愣愣地眨巴眼:“你……你……”

      席喻手指摩挲她的下颚,认真深沉,一本正经地勾人:“我可以让你再舒服一点。”,,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