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第30章 缠绵
      30

      席喻好像养了一只小猫。

      那只小猫心血来潮,想自己掌握主动权。

      于是席喻就被她弄得浑身发痒,想笑又只能憋着,不敢随意打击她的积极性。

      但阮初初还是听到了席喻极力压制的笑意。

      她从他身前抬头,脸蛋很红,眼眸氤氲着无辜。

      “你为什么要笑?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虽然……

      她是没什么经验。

      连亲他,都是不得章法的。

      可她已经很努力了呀。

      “我都是按视频里看的做的,流程没差呀……”

      听阮初初这样说,席喻忽然间下颌紧绷,一个反身就跟阮初初交换了位置。

      阮初初被他压制着,眼睫微颤,微微失神。

      仿佛还在想,自己刚刚到底哪里做错了。

      明明每个步骤都很对。

      席喻漆黑的眸,细细打量着她,问话时候,眼尾勾着点笑意。

      “你到底……都看了些什么?”

      阮初初晃了一下心神:“就……就那些啊……”

      “嗯?”

      “就少儿不宜的那些……”

      这不是成年了,结婚了,怎么也得学点经验么……

      席喻像是无言以对,叹气说:“那些,不要看了。”

      到底是谁把她带坏的,怎么连那种东西,都教她看了。

      真是气死他了。

      “噢……”阮初初张张嘴,算是答应了。

      可她还是不放弃地问:“我刚刚真的让你不舒服了吗?”

      “你被一只猫到处舔,你觉得呢。”

      面对席喻的吐槽,阮初初撅撅嘴,露出无辜可怜的表情:“那我再试试,你体谅一下,我没经验呀。”

      ……

      席喻不想试了。

      这种事情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上吧。

      他把手掌覆盖在她眼睛上,能清晰感觉到她的睫毛轻扫过手掌心。

      薄唇靠近,俯首亲吻。

      阮初初的身体陡然一僵。

      视觉消失的时候,其他的感官都会被放大。

      席喻很有技巧,阮初初的心神被他带领着,逐渐飘向另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

      果然,她不如他。

      之前的几次,包括第一次,都是由席喻主导的。

      他的每一个动作,无论是体贴,还是充满攻击性,所有的主导权都在他手上。

      几分钟前,阮初初忽然提出她想试一试。

      席喻不准动,只能乖乖躺着。

      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她被他无情嘲笑了。

      可是阮初初不服。

      她不信自己那些十八禁的东西都白看了,傅漫教她的时候,明明说过这些都是干货啊……

      阮初初的心思还在这事上,她的不专心都被席喻给发现了。

      席喻惩罚似的咬了一下她:“专心点。”

      像警告。

      阮初初就觉得自己唇瓣一阵密密麻麻的疼。

      她定定神,偷偷做了决定。

      在席喻埋首在自己颈间的时候,她一个翻身,从农奴翻身成为主人。

      然而席喻不给她一点机会,直接一把把她扯下来。

      阮初初只当了几秒的主人,这会儿又一下成了任人宰割的农奴。

      过分,这男人!

      阮初初还是不服输,继续要翻身,席喻也不让着她,处处钳制着。

      两人明明是在做最亲密无间的事,反而像是在打架。

      谁也不肯先退一步,谁也不肯先认输。

      忽然间,阮初初闷哼一声,眉头皱起,手握成小拳头直敲打席喻的胸膛。

      “你——你——”

      哪有他这样说也不说就——

      “老实了?嗯?”

      席喻眸子里攒着欲-望,低头在她耳边说话时,漾着春风般的柔和,又像是另一种挑衅。

      阮初初想打他。

      可负距离却叫她大脑放空一半,完全没有打他的力气。

      谁知道她要是打他,他还会做什么。

      不过,现在这情况,也就只能做那种重复的运动了吧……

      正这么想着,阮初初一下就足尖紧绷。

      ……

      嘤,混-蛋呀。

      阮初初想骂也骂不出口了。

      因为她剩下的声音,都被冲撞的,支离破碎。

      完全没有一个完整的音。

      稍微缓和下来的时候,阮初初脑子还晕乎着。

      清醒一点后,她抱着被子可怜兮兮地想,下次再也不干这种翻身当主人的事了。

      这男人,控制欲极强呀。

      不止一点机会都不给,反而还比以前还更……卖力了。

      ……

      打完这一架,阮初初全身骨头跟散架了一样,累了,也困了。

      她身上脸上还出着汗,应该要先去洗一洗的,但她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合上眼就想睡。

      席喻侧躺在她身边,手指轻轻拨开粘在她脸颊上的发丝,嗓音慵懒:“不洗一下?”

      “唔……不想动……”

      “我帮你?”

      阮初初马上警惕地往一边转去,只留给背影给他。

      “不要……我休息一会,自己去……”

      她可是怕了他了。

      谁知道他还会干些什么。

      席喻敛着眸中笑意,俯身过来,贴着阮初初的背说:“生日快乐。”

      阮初初还迷糊着,随后忽然感觉左手的无名指微微一凉——

      她恍惚看过去,一枚波浪形的素圈戒指正套在她的手指间。

      那波浪的弧度,看着像是心跳的波动线。

      阮初初一下就清醒了。

      她马上回过头,恰好对上席喻清明的眸子。

      “这个——”

      席喻淡淡挑眉:“嗯?”

      阮初初忙从床上坐起来,借着床头的灯光,仔细看着手上这枚戒指。

      “这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

      席喻还是清清淡淡的模样,指尖碰触着阮初初戒指圈,像是自言自语:“大小还挺合适,刚刚好。”

      阮初初眼睛干涩涩的,鼻尖发酸。

      要哭了。

      席喻从没送过她礼物,结婚时,他们都没有买过戒指。

      看出阮初初又要哭,席喻懒懒支起身子,调笑着说:“小哭包,又要掉眼泪了?你真是水做的?”

      阮初初不理会,吸吸鼻子,眨着水蒙蒙的眼睛,问:“你干嘛突然给我这个?”

      “因为觉得亏待你了。”

      短短几个字,让阮初初呆滞。

      席喻一字一顿,缓慢说着:“结婚的时候,什么都没给你准备。这枚戒指是定制的对戒,独一无二,喜欢么。”

      阮初初没忍住,掉下一滴眼泪。

      开玩笑,喜欢!当然喜欢了!!

      他就算送她一个狗尾巴草戒指她都喜欢啊!!!

      席喻轻笑:“你怎么不问问为什么不是钻戒?不会觉得就这一枚素圈,太寒酸?”

      阮初初反而有点懵:“我应该……要大钻戒吗?”

      席喻看她这懵懵懂懂的样,心都快化了。

      他从床头柜那重新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深蓝色戒指盒,递给她。

      “这是什么?”阮初初不明地问。

      席喻凝眸瞧着她,眼眸深邃:“给席太太的钻戒。”

      阮初初眨巴眨巴眼。

      席……席太太……

      这真的是陌生却让人雀跃激动的称呼啊。

      戒指盒打开,里面静静躺着的切割漂亮的钻戒,在暗色里布上微微闪着光。

      很漂亮。

      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钻戒。

      阮初初觉得自己又要哭了。

      席喻适时地打断她:“别哭啊,哭了我就收回去。”

      阮初初赶紧把戒指盒往自己身后一藏,像个小孩似的抬起下巴说:“哪有人把送出去的东西又拿回去的。这是我的。”

      她还特意加重最后几个字:“是席太太的。”

      席喻侧头去亲咬她的耳朵,柔声应着:“嗯,是你的,是席太太的。”

      “连我也都是你的。”

      阮初初笑起来,带了些撒娇的亲昵,搂住席喻的脖子。

      忽而,她想到什么,说:“上次……奶奶临走前,也给了我一样东西。”

      “嗯?”

      席喻好像有一点印象。

      当时他情绪不佳,精神不好,并没细究席老太太给阮初初的是什么。

      事后,阮初初没有提起,他也就忘了这事。

      “是什么?”他问。

      阮初初抬起左手,晃晃无名指新套上的那枚戒指,说:“也是戒指。是奶奶一直戴的那枚金戒指。”

      席喻的神情蓦地沉敛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

      过了会,他将阮初初搂在怀中。

      “当初老太太嫁到席家的时候,我爷爷什么都没有。后来白手起家,给老太太补了一枚那个年代含金量最大的金戒指。”

      “就是奶奶留给我的这个?”

      “嗯。”

      席喻的下巴摩挲着阮初初的头顶,像是在喃喃:“初初,看来老太太真的很喜欢你。”

      阮初初听着,低下头,攀扯着席喻的手臂,偏头倚在他的锁骨上。

      没有席老太太,就没有他们现在。

      就没有她的现在。

      可惜,席老太太走得太早了。

      他们都没机会告诉她,他们现在很好,她不用担心。

      两人兀自沉默了一会,各自想着各自心里的事。

      随后,阮初初浅笑着开口:“你第一次没有喊我全名哎。”

      ?

      席喻蹙了一下眉,略有点无奈地说:“你这关注点……”

      “这不能怪我啊,你每次喊我都是‘阮初初’,‘阮初初’,那么凶,听着就像是随时要骂我一样。”

      阮初初故意撅嘴抱怨。

      席喻反思一下,苍白无力地替自己解释:“好像,也没有很凶?”

      “有!我说有就有!”

      席喻笑了,认了。

      “好,有。你说有就有。”

      他这么说着,鼻尖又轻轻蹭着她耳后的皮肤。

      阮初初怕痒,咯咯笑着缩到一旁。

      席喻一把揪住她的脚踝,轻轻一拉,就将她拉向自己,随后俯身去寻她的唇。

      笑声停了。

      都化在了缠绵的吻里。

      又是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