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第26章 缠绵
      26

      黑暗的房间,没有一丝光亮。

      阮斐扬将自己关在里面,清癯的脸庞僵硬,整个人落在黑暗之中。

      如果不是阮初初告诉他,那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早就已经离世。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离世了。

      而他,却一直因为自己失明的事不愿见人,不愿回家,在这样一个地方躲着。

      他就是这样,让自己年幼的妹妹一个人承受那么多,他让她妹妹一个人经历父母的死,一个人孤苦无依——

      他真的是该死。

      阮初初守在房门口,伸手想敲门,可想想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手。

      她把头靠在门面上,无声地掉着眼泪。

      阿离走过来,往她肩膀披了一条小毯子。

      “夜里会降温,小心着凉。”

      阮初初裹紧身上的小毯子,红着眼睛问阿离:“哥哥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阿离走向一边走廊,靠着栏杆望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怎么会好呢,虚以度日罢了。”

      阮初初跟过来,擦着眼泪继续问:“姐姐,你和哥哥怎么认识的?这些年,都是你在照顾他吗?”

      “我以前是医院的护士,你哥哥被救援队从雪山上救下来的时候,就是我负责看护的。”阿离浅淡地笑着,“后来,他出院,我也辞职了。我带他到了这,开了民宿客栈。生活没有大富大贵,但是很平淡。”

      “那你们……”

      “我们?”

      阮初初有点不知该怎么开口问,她想知道阿离和阮斐扬确切的关系,因为傅漫——

      她的漫漫姐,还一直在找阮斐扬。

      阿离却看出阮初初想问什么,她笑了笑:“我和你哥哥就是朋友,普通的好朋友。”

      “只是……朋友吗?”

      “当然了,你哥哥心里有你嫂嫂呢。”

      阮初初松一口气。

      还好,她哥哥还没那么混-蛋到再次对不起傅漫。

      阿离还在笑,掩藏起许多心底的小秘密。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你哥哥一时半会不会出来的,你父母去世的事情,他可能得花很多时间来消化。”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猜测阮初初父母去世,阿离也不会带阮初初来见阮斐扬。

      阮初初垂着头,觉得阿离说的对。

      父母的事,他哥哥确实得花好多时间去接受。

      她哥哥估计一直以为父母在世,所以一直赌气没有选择回家,哪知爸妈早就已经走了。

      现在,他心里肯定很后悔很难受吧。

      “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阿离点点头:“好,走吧。”

      已经是凌晨。

      原先的热闹已经散了,天边星星点点的亮光尤显古城的寂静。

      阮初初由阿离送着,一路回到三里远客栈。

      她一进自己房间,就恹恹地抱着枕头趴到床上,心痛得不行。

      兀自哭了会后,她找出手机,给傅漫打了电话。

      电话挂完,阮初初对着另一个联系人的号码出神。

      最近席喻很忙。

      因为他那部电影是动作戏,他每天都在片场,拍的很辛苦。

      阮初初不敢轻易打扰他。

      可心里又实在难受得紧,她的手指点了拨号,紧张的等待几秒,听筒里传来“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阮初初丧气地把手机塞到床上另一个枕头底下。

      可能在忙吧。

      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虽然她……很想跟他说说话,说说哥哥的事。

      另一边,曼谷机场的飞机即将起飞。

      结束一天动作戏拍摄的男人用帽子盖住脸,头靠着皮垫座椅补眠。

      旁边的小安从空姐那接过毯子,很小心地给男人盖上。

      席喻这次又是突然回国。

      他为了请这两天假,特意跟导演商量提前把自己重要的戏份拍好。

      到出发前往机场那一刻,他已经连续熬了三四个通宵了。

      这次一起回国的不止小安,还有芭提雅著名海鲜餐厅的两个大厨,以及空运回来的几大箱海鲜。

      席喻要给阮初初过生日。

      小安偷偷感叹,真没想到他们席老师是这么浪漫这么有心的一个男人。

      以后谁再说他家席老师薄情寡义,他第一个上去撕。

      飞机开始缓慢滑行,停机坪远处的地平线已经有了凌晨的第一抹亮光。

      阮初初是被Lisa的电话吵醒的。

      她糊里糊涂接起电话,却被Lisa的话惊到。

      电话一断,阮初初就急忙上微博,关于自己的那些胡编乱造的消息正明晃晃地挂在首页。

      而她也跟着上了一次热搜:【清纯女星半夜私会男友】

      【营销号A:

      凭借某广告和某网剧以清纯形象示人的某女星,私底下竟然是酱紫的?

      [图片][图片][图片]】

      【营销号B:

      据剧组某工作人员爆料,某位打着国民初恋出道的女星,其实背后有金-主,私生活极其混乱。】

      ……

      ……

      阮初初的脑子嗡一声,整个人都懵了。

      她点开营销号发的那些照片,是昨晚的她,和阮斐扬。

      因为角度和距离,拍的不是很清,但是能看出阮斐扬在摸她的头和脸,还有因为说了父母的事,他俩抱在一块的照片。

      这是谁——

      谁拍的???

      阮初初有那么一瞬间的晕眩,Lisa电话又打过来:“微博都看到了?真不知道谁搞的鬼,盯着你一个没名气的黑。现在时野粉丝全都在抵制你,拒绝你和他组cp。”

      “Lisa姐,那个男的,是我哥哥……”

      Lisa倒是有点意外:“你哥哥?你亲哥哥?”

      阮初初接着电话,从床上坐起来:“是我亲哥哥。可是我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偷-拍这些照片……”

      “你有没有跟什么人结怨?”

      “没有啊……”

      这几个月都在拍戏,阮初初根本没有跟别的什么人结过怨。

      Lisa想想,说:“这些事你不用管,微博也别看别用。你现在就在房间里待着,哪都别去。别让赶过去的记者有机可乘。”

      “可是我——”

      “没有可是,幸好现在你的戏已经杀青,不用出去面对那么多人。网上的这些不实报道,我会想办法删掉。”

      Lisa有好多事要去忙,交代了阮初初最重要的几点后,就挂断了电话。

      阮初初懵神地望着天花板,莫大的委屈涌上心头,忽然间发生那么多的事,她真的快承受不住。

      Lisa让她不要看微博,但她还是没忍住点开看营销号下面的评论。

      早就知道键盘侠骂人的话不是一般的难听,可真的看到他们就因为几张照片而狂开麦,阮初初就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什么婊子,不要脸,多少难听的词句都用在了她身上。

      阮初初真的无法理解,就是几张照片,就算不是哥哥,就算是她男朋友,那又怎么样?

      她难道就不能有男朋友了吗?

      凭什么就骂得这么难听?

      微博刷着刷着,忽然又出现一个大热门。

      时野发博了。

      【时野v:可笑】

      就几分钟的时间,立即有营销号搬运,开始添油加醋。

      有的说时野是在为阮初初发声,有的说时野也被阮初初这张脸给骗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她到底什么时候跟时野绑定了???

      阮初初脑袋哐哐疼,把手机丢到一旁,就自己钻进被窝,用被子蒙着头。

      北市这边。

      Lisa气炸,在办公室指着正好今天在公司的时野问:“你到底想干什么?!还嫌不够乱?!”

      时野拿出手机,把自己刚刚那条微博删除,冷着脸说:“可以了?”

      “你删了有什么用,早就有人截图了!”

      “我不替她发声,就看着那一群躲在阴暗角落的蝼蚁那么骂她?”

      “这些事公司会解决,本来就只是一件小事,你这一发博,就直接将热度升级了——”

      时野耐不住性子,只说:“我无法接受她被人那么骂。”

      Lisa终于觉察出时野对阮初初的不对劲,其实好早前她就有一点感觉,但是没明确。

      现在她明确了。

      “你对初初?”

      时野不避讳地承认:“是。从大一入学我就喜欢她。因为听你的,不能谈恋爱,所以我一直没表达。”

      Lisa头疼,真想找个人给自己一刀。

      “时野,初初不可以,你不要再有那样的心思。”

      时野倔强反问:“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是艺人?”

      Lisa摇头:“你喜欢谁都行,就是初初不可以。”

      阮初初可是结了婚的,她老公还是那个谁——

      喜欢一个有夫之妇肯定是没结果的。

      但这个真实原因Lisa又不能跟时野说。

      现在Lisa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机场,来自曼谷的飞机终于落地。

      小安手机一开,铺天盖地来的消息让他懵了,在北市的梁山给他发了好多消息,全都是在讲一件事。

      身旁的男人刚睡醒,眉眼之间还有些倦意。

      小安颤巍巍地把手机递过去:“席老师,出事了。”

      男人没看,面上波澜不惊地问:“什么事。”

      小安:“是小嫂子……小嫂子她出事了……”

      席喻骤然抬眼,眸子深邃漆黑,表情一下就冷了下来。

      他拿过小安手上的手机,一条一条刷着微博,还有梁山发来的微信,整个人冰冷冷的,清隽面孔上不见一丝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