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第20章 缠绵
      20

      阮初初接到微信视频的时候,刚巧在服装间换下一套戏服。

      服装组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都在做着自己的工作,但是这些人当中,已经没有上次摄影棚那个工作人员的身影。

      阮初初穿好浅白色的襦裙,坐在凳子上套绣花鞋,乔乔急匆匆跑过来。

      “初初姐,你手机一直在响,有人给你弹视频。”

      阮初初顺手拿过手机一看,瞬间背脊绷直。

      她慌张地把屏幕按成锁屏,视频的提示音一下子断掉。

      然后很快,一条微信跳到手机屏幕上,屏幕又亮了起来。

      【x:?】

      阮初初仿佛已经能想象到对方那不耐烦又充满疑问的脸。

      她看还有一会才拍摄,于是提着裙子躲到了厕所里,顺便让乔乔帮自己在外面把一下风:“我表哥找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人来了你就来叫我。”

      乔乔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好的,我会好好把风的!”

      然后阮初初就躲在厕所隔间,给她那位“表哥”回视频,乔乔就在厕所门外,站在那装作玩手机。

      视频刚弹过去,“表哥”就接起来了。

      才一星期不见,男人的头发短了,干净的寸头,却显得五官更加挺拔立体,跟以前完全是另一种感觉,满满的男性荷尔蒙。

      冷白的皮肤也有一点点变化,像是成了小麦色。

      也就一星期啊,变化就这么大,阮初初看到他的第一眼还以为自己弹错视频了。

      不过看到他那敛着的清冷的漆黑眸子,她就知道自己没搞错。

      她先笑起来:“什么事呀。”

      席喻刚做完运动,额上脖子上都还沁着一层汗,他瞧着手机里古装打扮的小姑娘的脸,冷哼一声:“没事就不能找你?”

      “唔……”阮初初弯着眼笑起来,“当然不是。”

      不见还好,见到了人,席喻就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这张小圆脸,想捏。

      席喻喉结滚动一下,眼神黯黯的,问阮初初:“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呀。前几天进组,暂时没我的戏,我都在房间里看剧本,我还把编剧的原著小说看了一遍。今天开始拍我的戏份,我感觉好像还行,没有很糟糕。”

      席喻静静听着,发出一个单音节:“嗯。”

      阮初初眨着眼,喜悦溢于言表:“我以为你很忙的,都不敢打扰你,你现在在哪?”

      “在泰国。”

      “新闻说你接了一部跟扫毒有关的电影,演一个警察,就是你现在这个形象吗?”

      听阮初初这么问,席喻不由得去看了一下手机小框里的自己,然后说:“只是剪了个头发,不过大概就是这样了,也许还会再黑一点。”

      阮初初傻笑。

      席喻皱眉:“你笑什么。”

      “没呀。”

      “……”

      席喻表情松动,跟着无奈翘了下唇,眼底漾出点点笑意:“傻了。”

      阮初初还是傻傻笑着,像个小花痴。

      嗯……现在他的造型真的好酷好man,超级有男人味。

      帅,特别帅。

      她男人就是帅。

      短暂的视频,大概也就只是讲了几句话,其余时间就是两人互看着对方,一个在傻笑,另一个就看着她傻笑。

      时间差不多了,乔乔跑过来敲门,通知阮初初马上要到她的戏了。

      阮初初只好依依不舍地跟手机里的那个人挥挥手,小声说:“拜拜,我要去拍戏了。”

      席喻没出声,点了一下头。

      随后视频挂断。

      挂断了视频,席喻才忍不住叹息,心里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涌。

      他的余光瞥向自己的手指,那曾留下过阮初初的牙印。

      这会儿他终于知道自己这情绪是怎么回事了。

      想她。

      是真的想她。

      这些天忙的时候,空闲时分会想起她,没有联系没有见到还不会怎么样。

      等联系上了,看到了她近在咫尺却又碰触不到的脸,心里的想念情绪就更浓了。

      而且奇怪的是,一看到她,就忘了原来想要跟她说什么。

      原来他是想说广告的事,现在想想,有点冲动,也有点小气了。

      席喻也不是不知道这是借位惯用的手法,身为一个男人,不能小气到这种程度。

      反正他们又没真亲。

      清和古镇。

      傍晚的彩霞洒满天际,整个古镇被笼罩在温柔的余晖之下,连离古镇很远的只露出一个小角的雪山也映衬着一片橘色。

      阮初初收工回民宿客栈,站在露天走廊上看到远处雪山的景,有些被震撼到。

      很漂亮的雪山,巍峨雄壮,衬着晚霞,又多几分柔暖。

      她哥哥很喜欢滑雪,以前总说,有机会要去爬一爬真正的雪山。

      曾经的阮斐扬也是张扬肆意的,在身边年龄相仿的公子哥中间,他是最喜欢玩极限运动也是玩得最开的的。

      阮初初忽然在想,如果她哥哥看到这座雪山,会不会有征服它的**呢?

      阮初初站着发了好一会的呆,Lisa给她找的另一个专门负责她饮食起居的助理小容姐过来叫她吃饭,剧组的盒饭已经送到了。

      她这才走回自己房间。

      小容姐和乔乔拆饭盒,阮初初先去洗了个手。

      洗手时她听到外面有敲门声,等出来时,小小的桌上除了剧组的盒饭,还有一小碗桂花汤圆。

      “咦,这也是剧组送来的吗?”

      小蓉姐回答:“刚才客栈的一个员工送来的,说是今天客栈特.供。”

      乔乔发出疑问:“好奇怪啊,今天又不是元宵节,为什么送汤圆呀。”

      阮初初也觉得有点奇怪,但她没想那么多,因为……这是桂花汤圆呀,她最喜欢吃的。

      小时候家里过中秋,佣人阿姨都会煮上一锅没有夹心的小圆子,出锅时撒上金黄的桂花,满屋子都是桂花的甜香。

      好久没有吃到,还挺想念的。

      所以,这碗桂花汤圆,就由阮初初解决了。

      吃完饭,阮初初登上微博一看,粉丝数激涨好几倍,最新一条微博下面的评论也翻了n倍。

      以前她这个微博号几乎无人问津的,粉丝也没几个,大多还是僵尸粉。

      现在多了这么多活粉她还真不习惯。

      而重点是,这些活粉中,竟然还有时野这个认证大v。

      上一次有联系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还是拍广告那天。然后大半夜他发了个微信,她没回,之后再没下文了。

      现在时野主动关注阮初初的微博,阮初初犹豫着要不要礼貌互关。

      互关了之后……她家那位席老师会不会又吃醋?

      工作所需,还是礼貌性互关一下吧。

      互关完,阮初初马上乖巧地跟席喻报备。

      【奔跑的小萌牙:我跟我的工作伙伴互关了[/可爱]】

      本以为席喻很久才会回,没想到微信刚发出去,视频就弹过来了。

      阮初初又被这声音一震,吓得从床上弹起来。

      还好房里就她一个人,乔乔和小容姐都去休息了。

      没有别人在,阮初初终于可以非常放心地接起视频,不用躲着。

      视频一接通,阮初初没看到席喻的人,就在一片黑咚咚之中听到他清冽的声音。

      “什么工作伙伴?”

      阮初初:“嗯……就是有一起合作的小伙伴,比如……”

      席喻接了话:“时野?”

      阮初初惊讶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席喻平静地回答:“猜的。今天你们的广告刷屏了。”

      “你看了啊?”

      阮初初像摇着小尾巴的小狗狗,想听席喻夸奖自己几句,比如拍的挺好这种。

      没想到席喻却是冷淡淡地说:“没看,没有时间。小安看了,评论好像都在说你们看着挺般配。”

      ……

      阮初初呆愣地咽咽口水,怎么感觉席喻这话好像有陷阱,她要怎么回答才对?

      等了一会没听到阮初初的声音,席喻问:“怎么了?”

      “啊没有,”阮初初努力寻找着措辞,“我和他不般配的,我已经结婚了,我——”

      当然是跟老公般配啦……

      视频那头没露脸的男人笑了,笑声很低,没传到阮初初耳朵里。

      “记得自己结婚就好。”他还挺满意阮初初这种觉悟。

      “以后微博会是你给大众展示自己的一个很重要的渠道,会渐渐为工作服务,你跟谁互关不用告诉我,没关系。”

      “噢……好的……”

      “但是,不是谁都可以加微信。”

      尤其是男的。

      这半句话席喻还是没说,他不想把自己的占有欲表现的那么明显。

      好在阮初初也懂,嗯嗯应了两声,然后终于忍不住好奇问:“你在干什么呀,为什么一片黑,看不到人??”

      席喻轻笑的声音传来:“脱了衣服,准备洗澡。怎么,想看?”

      !!!

      阮初初双脸一红。

      当然——想啦。

      好久没见到那层薄薄的腹肌,还是怪想念的。

      啊不对,不能这样,这样太污了!!!

      “怎么不回答?”席喻问。

      阮初初一只手捂着发烫的脸颊说:“没,就……”

      她咬咬牙:“我不想看。”

      矜持!女孩子必须矜持!

      以后又不是看不到!!

      现在不能这样没节操!!!

      “噢?”席喻低低的嗓音带着点调笑意味,在黑暗之中格外诱人,“真不要看啊?”

      “不要!!!”阮初初非常义正言辞地拒绝。

      “好吧。”

      席喻似是非常可惜地说:“本来还想送你个情人节礼物的。看来不需要了。”

      ???

      情人节礼物???

      哎呀,忘了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也算是重要个节日。

      阮初初有点心痒痒,悄摸改口:“什么……礼物呀?”

      席喻:“你不是不要?”

      阮初初忍不住撒起娇来:“我是说不看你洗澡,不是不要礼物!!”

      “礼物就是洗澡福利。”

      “……?”

      这男人,怎么回事???

      手机屏幕突然一下亮堂起来,被遮住的摄像头终于没了遮挡物,席喻的脸也出现在手机上。

      他轻笑:“真的要洗澡,不骗你。”

      阮初初被他这张硬气不少的脸勾着心神,有点忸怩地说:“那……你洗吧。拜拜。”

      “真不要看?”

      席喻还是不死心,好像还要逗阮初初。

      阮初初咬着唇说:“不看,这样不符合社会主义道德观,我们这是在传播淫.秽色.情。”

      席喻低笑几声,说:“行,那我洗澡了。”

      阮初初:“嗯……”

      要结束视频前,席喻停顿了一下,而后说了声:“对了。情人节快乐。”

      阮初初愣住。

      犯规了犯规了,这话说的太让她把持不住了。

      上个月的情人节他们并没过,或许应该是,他们的关系跟现在不一样。

      也是很奇怪,才短短一个月,好多事情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想我没有?”

      更犯规的话来了。

      声音性感又勾人,像是贴着耳边讲的一样。

      阮初初被蛊惑着,没经过脑袋就回答:“想……”

      席喻循循善诱着:“那过些天等没有戏的时候,你过来?”

      “或者,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