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甜[电竞] > 第75章
    十七分钟,双方人头5-2,但经济差已经来到3500,塔数也有领先。

    不管是解说、观众,还是继续打这场比赛的选手们,都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夏季赛的冠军就是YYG了。

    然而SAG比绝大多数人想象中更顽强。

    和第一把一样,该适当放掉的资源,他们都理智地放掉了,然后抓紧时间补他们三个C位的发育。

    这策略无疑是奏效的,因为打到了二十五分钟时,YYG的经济领先依然没超过四千。

    “逼大龙吧?”周湉觉得是时候了,“再运营下去,卡莎苟出三件套,我们接团就没现在这么好接了。”

    “那直接打吧,现在我们视野更好。”应远侠刚排完一轮视野,也跃跃欲试,“如果能打下来,就算没开起团,应该也能带掉一个高地塔。”

    负责指挥的野辅二人意见一致,其他三人当然也没有反对。

    五个人说干就干,直逼大龙坑。

    此时的龙坑里还有SAG一个真眼,韩子良去点的时候,其他人已经直接动手打龙了。

    有土龙加持,他们的打龙速度并不慢,不过SAG也赶了过来试图防守。

    “拉开拉开拉开!”周湉指挥队友,“注意吸血鬼,阿远能去看他吗?”

    “老韩跟我一起上去吧。”应远侠觉得自己一个人拦不住,“我有Q,我们拦住他。”

    打团是大家语速最快的时候,但磨合了一个赛季,大家都习惯了,就连周湉都可以清楚分辨出应远侠情急之下的一些连音。

    所有人就这么有条不紊地沟通着,在大龙坑上下来回拉扯了将近三分钟。

    因为要留着技能打团用,大龙自然是没打成。

    不过YYG五人也不是太急,他们的视野更好,而且还成功牵制住了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吸血鬼。

    “他们想走!我开了!”又是几秒后,周湉终于等到了她需要的那个时机,果断E闪向前接大。

    这个大招炸到了三个人,又是在龙坑这种地形,最适合霞这种AD发挥,满天飞羽洒下来,被炸到的三个人瞬间没了抵抗之力。

    紧接着,他又凭借天秀的走位躲掉了对面五六个技能,最后硬生生平A点死了卡莎。

    此时苏老板的吸血鬼就算真的进场也无济于事了,因为SAG根本不具备吸血鬼进场之后的收割能力。

    “DoubleKill!”解说声嘶力竭,“霞拿下一个DoubleKill,现在状态甚至还不错,还有酒桶,最后时刻把中娅开出来了!我的天,能直接打大龙吗?”

    “吸血鬼还在!”

    “但他已经交了血池,现在自己冲进去,爆炸的绝对是他。”

    所有人都觉得SAG大势已去,苏旺作为最后那点微乎其微的翻盘可能性,在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其实是先离开,不然被打个全灭,YYG的推进就更阻挡不了了。

    他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所以犹豫了半秒不到就先回去处理兵线了。

    随着他的离开,YYG也顺利打下第五把比赛的第一条大龙。

    龙Buff在身,本来就不错的点塔效率又增一筹,趁着SAG无法兼顾防守,YYG干脆把三路高地全拆了,可惜水晶没能点完,只能在龙Buff过去后掠夺一波野区资源,然后等打下一条小龙。

    最后一条是火龙,两边都没有放的理由。

    而且一波近5000的大龙收益过后,YYG的胜算已经从七成变成了九成,不,九成半。

    用评论席上几位嘴毒的前职业选手的话说,如果这都赢不了,那只能证明YYG五个选手都思想出了问题,活该拿不到冠军。

    周湉不想当思想出问题的人,因此最后这几分钟里尤其谨慎。

    但火龙团其实打得比她想象中要轻松,而且龙坑地形又一次锦上添花,直接让谢奕拿到一波五杀!

    大屏幕上跳出PentaKill字样的时候,整个场馆都好似被点燃了一般。

    应远侠更是在麦克风里喊到破音:“五杀!五杀!我靠!我真的五杀了!啊啊啊啊啊啊,谢哥牛逼!”

    “我靠,真的五杀了。”王刃也有点呆滞。

    “先一波。”比起队友,谢奕对PentaKill其实没太大的追求,也并不觉得当下这个时刻有什么特别值得停驻的,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赢下这场总决赛。

    三十二秒后,SAG基地水晶爆炸,Bo5的最后一场正式结束。

    YYG五人同时摘下耳机站起来,表情难掩激动。坐在最末尾的应远侠将这激动表现得最明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嚎叫谢奕五杀嚎叫到一半被掐断的缘故。

    他推开椅子,轮番拥抱自己的队友,语无伦次道:“天啊啊啊啊啊啊啊,赢了!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

    “老韩!小周!刀哥!谢哥!我们赢了!!!冠军!!一号种子!!!”

    “冠军!”

    “鸳鸯锅!鸳鸯锅!”

    “鸳鸯锅是冠军!是冠军!”

    台下的粉丝也喊了起来。

    声浪铺天盖地,周湉抬头看了看比起现场略延迟了两秒的大屏幕,结果镜头正好就在这个时候落到她面前。

    下一刻,空中有彩带飘下,落到她面上额上,令她下意识闪躲的同时,也总算从最后推塔成功的不真实感里跳了出来。

    赢下比赛的巨大喜悦终于彻底席卷心头,她偏头看向同样被彩带包围的队友们,抿唇笑起来。

    太好了,她想,我总算是没有食言,成为了那个能令他相信更多、依托更多的打野,还与他一起拿到了这个前所未有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