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甜[电竞] > 第70章
    周湉那篇采访稿第二天中午就直接发了出来。

    YYG官博也非常准时地转发了一下,顺便放了一张采访时拍摄的合照。

    和林临设想中一样,这篇稿子在圈内引起的震动并不小。

    但这也很正常,一来现在季后赛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粉丝热情极高;二来周湉作为职业选手,本身就是联盟里最具话题度的。

    “看到好多人都说没想到你这么惨,本来还以为你是成绩不好没考上高中才去直播的呢。”

    “还有一堆人夸你经历励志。”

    “是的我也看见了。”

    周湉在队友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中,也摸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撰稿人把她谈队友的部分一字不差全放进去了。

    说实话,那些话现在回头想想还是有点尴尬和肉麻的,尤其是说到谢奕的部分。她只希望谢奕看到了别太介意。

    然而这确实她想多了。

    采访发出来后,谢奕第一时间就看了,看到她用“最感激的引路人”来形容他时,比起介意,更多的是失落。

    当然,这失落也只维持了片刻,毕竟他也清楚地知道,不管怎样,周湉总不能对外说她喜欢他,要真这么说了,那电竞圈才是真的要地震了。

    “我就说你这人有问题。”和叶柏聊到这采访始末时,他没瞒着好友,于是好友就直接嘲笑他了,“之前还不承认呢,赶紧直面你的内心好吗!”

    谢奕:“……我不是为了跟你聊这个。”

    叶柏这才正经起来:“她父母那个事我觉得暂时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至于又开始跳,你在这愁,还不如直接问她到底怎么打算的呢,我觉得她挺有主见的,说不定早就想好了。”

    “但愿吧。”谢奕无奈。

    “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真的好爱操心。”叶柏打趣他,“我真的从没见你对谁的事上心到这程度过。”

    谢奕:“……我挂了。”

    叶柏哈哈大笑,这和被说中了恼羞成怒有什么区别!

    谢奕挂了电话后,犹豫了一下,决定等决赛打完就找周湉好好聊聊这件事。

    到那个时候,她总没理由在训练以外的时间避开他了,两人也能开诚布公说上几句。

    决赛还有两天,对手已经确定,就是和他们争了一整个夏季赛第一的SAG战队。

    相比YYG,他们在半决赛打得相对艰难一些,在先赢两场的情况下,被追了两场,最后打满五场才赢下,用粉丝的话说就是吞了不止一瓶速效救心丸。

    但过程再艰难,结果现在都已经出来了,作为一支春季赛还在季后赛门槛外徘徊的队伍,经历春夏转会窗的变动后,他们直接打入了决赛。

    圈内观众也笑称苏老板和骨头这对上辅是唯二既出现在春决又出现在夏决的选手,不愧是一阵上辅。

    “一阵中下对一阵上辅,算是打平了吧。”YYG基地内,热爱研究各种圈内新梗的应远侠正兴致勃勃地围观微博上这些讨论,还要给队友念,“嘿,还能这么兑子啊?”

    “真这么兑,我们还有二阵打野和辅助啊,他们二阵只有一个。”

    聊到常规赛最佳阵容,周湉就有点不服气,说:“其实一阵打野不给我也不给SAG那个Real真的很离谱!”

    “我也不是看不起Unee吧,但他夏季赛被我和Real分别双杀了一遍,怎么就压过我们俩拿一阵打野了。”

    “嗐,年年都这样,分猪肉罢了。”王刃见怪不怪,“我早就看开了,比起这玩意儿,还是打好季后赛重要。”

    “确实,我记得刀哥春季赛数据比夏季赛还好呢,但当时给了我和谢哥一阵后,中单名额就给SF了。”应远侠对这个记忆犹新,“虽然季后赛我们是季军他们是亚军,但常规赛最佳阵容看的是常规赛成绩啊,常规赛我们打SF一个小场都没输!”

    周湉皱眉:“所以一直有这种传统吗?”

    “嗯。”

    “……好不公平哦。”

    “不公平也没办法。”应远侠摊手。

    就在她因为这个话题变得有些沮丧之际,一直对着电脑没转身加入话题的谢奕出了声。

    “这个不重要。”他说,“只有冠军是实打实的荣誉。”

    最佳阵容这种主观性很强的评选,就算没有大家心知肚明的分猪肉习惯,也很难说服所有的选手,甚至粉丝,所以有的是人质疑。

    可冠军不一样,冠军是货真价实一步步打出来的,谁都质疑不了。

    周湉听懂了他的意思后,也觉得豁然开朗。

    是啊,多年以后大家提起来,连亚军都不一定能有姓名,更不要说本来就标准不一的最佳阵容评选了。

    只有冠军,巍然不动,也不会被遗忘。

    “是。”她笑起来,“所以我们一定要赢下决赛,拿到今年的一号种子!”

    “有志气!”

    “常规赛最后一场都赢了,决赛也能赢的。”队友们纷纷附和。

    谢奕并没有再度加入。

    事实上,他之前开口的时候,根本连头都没有转过去,始终背对着凑在小桌子边吃烧烤的队友们。

    所以他听到周湉那句一号种子露出的笑容,也没有被任何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