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甜[电竞] > 第52章
    谢奕带周湉去的游泳馆离他们基地不远,打车半小时不到,这点距离在整个上海来说,甚至称得上一句就在家门附近了。

    两人都是队里起得早的,过去时人家才刚开门。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这会儿很清静。

    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下,周湉很快就决定下来,在这办了一张季卡。

    办完拿到卡之后,她才想起来问谢奕:“你买的什么套餐?”

    他指了指最上面那一栏。

    “年卡哦。”她有点没想到,“难道你冬天也来吗?”

    “……不是。”他解释了一下年卡的特权,“能去人最少的池子。”

    周湉立刻心动了:“只有年卡能去吗?”

    “是的。”这次回答她的是刚替她登记完资料的工作人员,“您有意的话,我们也可以为您升级成年卡套餐。”

    周湉有点纠结。

    她毕竟志在存钱买房,这会儿工资也不多,不可能真的大手大脚花钱。而且作为电竞选手,她办个年卡,一年又能来几次呢?至少冬天她是真没兴趣下水游泳的!

    “算了,就季卡吧。”纠结到最后,还是理智占到上风,她咬着牙道,“不用升级了。”

    工作人员也没有多劝,面带微笑说了好,旋即表示如果他们俩现在要游,可以直接过去。

    来都来了,钱也花了,不游岂不是浪费,何况今天还正好放假。

    周湉向来物尽其用。

    不过她没想到,有年卡的谢奕没去年卡专用的池子,而是跟她一道了。

    换完衣服去到池边,看见他已经在水里时,她实实在在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在这?”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不放心她。

    谢奕不太愿意承认他其实挺乐意替她多操几分心,没有正面回答,只看了她一眼就继续游了。

    周湉:“?”

    等不到他回答,她也下了水。

    这泳池还算对得起她出的钱,不比之前在台湾酒店里用的那个差,而且这会儿游泳馆刚开门营业,偌大一个游泳池,一共就只有他们两个。

    周湉安慰自己,这其实差不多也是年卡待遇了,没什么不好的。

    游泳非常消耗体力,她早上吃得少,没一会儿就有点抬不起手了,便靠到浅水区的台阶那坐着休息,顺便看谢奕游。

    看着看着,她又开始佩服他们队长,明明是个按理说足不出户甚至手无缚鸡之力的电竞选手,结果连游了这么久,速度一点都没有慢下来。

    这体力也太吓人了。

    等他终于停下后,她倒豆一样问出自己的疑惑,还被他横了一眼。

    “我足不出户?”

    “好吧,你不算。”想到他出门吃饭的频率,她换了个说法,“但我之前也没见你来过游泳馆啊。”

    “……刚开赛,磨合要紧。”他说。

    周湉:“……”按这个说法,是她耽误了他出门游泳咯?

    毕竟其他人最短的也跟他磨合一赛季了啊!

    而且回忆一下,整个六月,他的确连放假时间都没放过,一直在跟她双排培养默契。

    “好吧,真的是我耽误了你。”她叹气。

    “又没怪你。”

    “嘿嘿。”她当然知道这一点啦,“反正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来啦。”

    “嗯。”

    周湉休息了半小时,觉得力气恢复得差不多了,便再度下了水。

    她自恃水性好,除了休息的时候,几乎不在浅水区活动,一下去就直接往深水区游。

    按她的游泳水平,这的确没什么,但过去五天她几乎一直在基地高强度训练,本来就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在水里呆久了肌肉又更容易疲劳,这趟下去,只游了几分钟,右脚就抽了筋。

    所有抽过筋的人都知道,抽筋时,脚是很难被自己控制的,尤其她这会儿还在水里,连个着力点都没有,脚一抽筋,人就往水里去了。

    不过半个呼吸不到的功夫,她就整个砸进了深水里,连喊声都没发出。

    高端游泳馆都配有施救人员全程在边上看着泳池的情况,是以她一沉下去,这个池子的施救人员就立刻跳下了水。

    只是这池子实在是大,下去后也要游会儿才能到她那。

    谢奕在另一侧听到有人下水的声音,回头没看见远处的施救人员也没看见她时,心里一跳,忙扎进水里,果然发现她正在不远处挣扎。

    他再不犹豫,当即游了过去。

    相比施救人员,他二人的距离还更近些,所以最终将她带出水面的也还是他,施救人员慢了一步,只能在边上看着,以防他没抓牢之类的。

    “哇啊——!”抽筋时她呛了水,这会儿重获新鲜空气,立刻开始咳水。

    谢奕也大概猜到了她到底什么情况,所以现在根本不敢松开她,只能一点点带着她往浅水区过去。

    “咳咳……”她的确还用不上多少力气,“谢……谢谢……”

    “你先缓缓。”就别急着谢了。

    周湉咳得满面通红,好在上岸坐下后,右脚已经恢复了不少,起码自己可以控制着动一动了。

    “哎呀!”但动作一大,又开始抽疼了,她下意识叫了一声。

    谢奕想了想,起身在她面前蹲下,握住她的膝盖,手一路滑下去,帮她把小腿伸直了。

    这过程当然是很痛的,但也只有这样才能很快好起来,所以哪怕她一边咳一边叫唤说别拉了他也没松手。

    跟过来的施救人员帮他说了句:“您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

    周湉疼得眼泪汪汪,只想骂人,然而自己能活着回到岸上也要多亏了谢奕,她哪还骂得出口。

    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两人也没了继续游泳的心情。

    等周湉的右腿彻底恢复过来后,谢奕就直接问她要不要走了。

    “……走吧。”今天不宜游泳,她认了。

    “小心点。”他想了想,还是在她站起来的时候伸手扶了一把。

    周湉觉得自己已经麻烦他够多了,忙表示道:“我没事了。”

    他倒也立刻松了手,“行。”

    可事实上,他退开后,她反而有点失落。

    男女浴室和更衣室都不是一个方向,走到该分头走的地方后,两人约好了一会儿直接大厅见。

    周湉不好意思让他等自己太久,洗完澡随便擦了擦头发就去更衣室换衣服了。

    衣服换到一半,更衣室里进了个新客人,柜子就在她旁边,似是认识她,开柜放东西过程里起码朝她看了三四次。

    但周湉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她现在在圈内的粉绝对没有黑多,万一这姑娘是讨厌她的呢?

    想到这里,她迅速套上了外套关上柜门,而后目不斜视地走了。

    ……然后一出去就被谢奕嫌弃了一顿。

    他嫌她不吹干头发,还问她是不是忘了之前怎么发烧进医院的。

    周湉:“……那是对着空调吹,今天外面都是大太阳哇。”

    他不为所动:“吹了再走。”

    周湉没办法,只能回更衣室去吹头发。

    然后她就又碰上了之前那个一直看她的女孩子,对方已经换好了泳衣,正在锁柜子,看到她重新进来,也愣了一下。

    “请问你是YYG的Yuzhou吗?”在她拿起吹风机的时候,那女孩终于鼓起勇气开了口。

    周湉点了点头,她觉得对方语气还挺礼貌的,应该不是讨厌她的队粉。

    果然,看她承认,这女孩立刻笑了起来,说自己是LPL的观众。

    这说法挺有意思,周湉想,肯定不是鸳鸯锅粉丝,不然没道理这么介绍自己。

    “不过我看YYG比赛看得少一点啦,所以刚刚没敢认。”她顿了顿,“我是TSD的粉丝。”

    周湉恍然:“原来是这样,那咱俩还是同担。”

    “哈哈哈是哦。对了,能跟你合个影吗?”

    “呃……”周湉犹豫了一下,“我还没吹头发。”

    “没事,我可以等你吹完!”

    她这么说,周湉就不太好意思拒绝了,好在短头发吹起来不需要太久,大约五分钟后,她就感觉自己的头发干得差不多了。

    请求合影的LPL观众也套上了一个外套,拿出手机靠了过来。

    周湉比了个剪刀手,就当完成了这个任务。

    谢奕还在外头大厅里等她,她不好意思在更衣室久留,拍完这一张就同对方道别出去了。

    她也没有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电竞选手不是娱乐圈明星,在外面被粉丝认出来合一下影是常有的事,换句话说就是没那么讲究。

    因此,出去后她甚至没跟谢奕提起这事。

    回基地路上,两人聊的也是晚上的直播。

    周湉问他有没有把那二十张照片签名完成,得到他一记冷眼。

    “粉丝一定会很高兴的。”她现在真的不怕他,“真的。”

    谢奕这才勉勉强强道:“签完了。”昨晚就给宣传组了。

    “那我就等今晚七点半啦,到时候我也去试试手气。”

    “你凑什么热闹?”你想要我的签名照,我还能不给你?

    周湉反正就一句话,试试手气嘛,万一运气好呢。

    这么说的时候,不论是她还是谢奕都没想到,当晚的开播时间还没到,她的运气就得到了验证。

    只不过是反向的验证。

    晚间七点,YYG一队首发都在为开播做准备的时候,林临忽然神色严峻地冲进来找她,问她最近有没有跟别人拍合照。

    鉴于林临的语气实在是很严肃,她心里当即一沉:“怎么了吗?”

    “真的是你自己跟人拍的?”林临震惊。

    “等等,到底怎么了?”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林临深吸一口气,道:“队伍超话里有人发了一张你的照片,不太雅观,虽然很快就删了,但已经传播出去了。”

    周湉被不太雅观四个字吓到了:“啊?怎么不太雅观了?!”

    其他人被她这一声惊到,也迅速围了过来,问到底发生什么了。

    应远侠干脆自己拿出手机上微博看了起来,结果刚点到搜索栏打下她的ID就忍不住抽了气。

    周湉再顾不得别的,直接抓过应远侠的手机低头一看。

    映入眼帘的那行自动联想搜索的确让她愣在了当场——Yuzhou床照。

    “什么东西?!”她真的惊了,“这……”

    “照片是P的。”这个林临已经查清楚了,“但上面的脸和能搜到的你的照片都不是一个角度,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有跟人排合照。”

    “……”

    “你可能被人设计了。”

    周湉真的不太敢相信会有这种事。

    她皱紧了眉,狠心点下那行搜索。然后她就看到了那张照片,的确非常非常非常不雅观。

    而照片上的脸,正如林临说的那样,就是她没错。

    “是我在游泳馆跟一个女的拍的。”她说,“她说她是LPL观众,TSD的粉丝,问我能不能合影,看上去挺礼貌的,我就答应了。”

    “这……”

    “这不能怪小周吧,她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人啊。”

    “是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这件事,别怪小周,她也是受害者。”

    王刃和应远侠都立刻给她说了话。

    韩子良则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道:“别太生气,跟这种傻逼生气不值得。”

    周湉倒不是生气,她就是觉得很荒唐:“不是,为什么呀?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答案很肯定,没有。

    也正是因为根本没有深仇大恨,这件事才这么让人震惊。

    “我……”荒唐之余,她又觉得伤心,“我真的以为她是TSD粉,我还跟她说那我们算是同担呢。”

    说到最后,她语气都有点哽咽了。

    一屋子大男人看她这样,更慌了。“哎你别哭啊……”

    “别哭别哭,不是你的错。”

    “是啊……”

    “林哥,我们能不能用官博发个辟谣,或者律师函啥的?”

    林临说这个其实很简单,而且他来之前其实已经在让人这么做了。

    但效果可能并不会太好,毕竟照片已经传了出去,现在各大营销号那里都有,而且辟谣过后,也不能保证之后就没人提这事了。

    这才是最关键的点,对方完全是冲着恶心人来的,你能怎么办呢?你怎样都要被恶心一通的。

    周湉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但她真的有点难过。

    “林、林哥你看着处理吧……”她揉了揉眼睛,转身跑出训练室,“我去冷静会儿。”

    屋里几个人见状,面面相觑了一阵。

    最后谢奕第一个开口:“我去看看她。”

    林临:“好,最好还是劝一劝,一会儿开直播这个事……咱们是签了合同的。”

    大家闻言全陷入了沉默,倒不是对他有什么不满,他们都知道他说得对,签过合同的事不能随便更改。

    可周湉也太惨了吧,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谢奕什么都没说,转身找了出去。

    她没跑远,就在基地二楼的阳台上蹲着,一个人缩在那抱着膝盖哭呢。

    “呜呜……为什么啊……”

    谢奕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更无法怪她对人不设防。

    “对不起。”他只能这么说,“我不该带你去那。”

    如果不是他想着答应过她这事,一放假就带她去了,也就不会有今晚这档子事了。

    为什么那照片流传速度那么快,还有那么多路人信了呢,还不是因为和她能在网上找到的照片都不是一个神态。

    所以他的的确确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不、不怪你……”她依旧没抬头,用哭音断断续续道,“别这么说……”

    他心软极了,然而找不到更多的话来安慰她,只能试探着伸出手揉一揉她的脑袋。

    至于别哭了之类的话,他就更说不出来了。

    哭会儿吧,碰上这种事,能用哭发泄一下也是好的,总比闷在心里强装开心好。

    周湉哭了快十分钟才终于克制住自己停下来。

    “我没事了。”她把脑袋埋在膝盖里,声音很低,“你不用管我,我回房间洗个脸就下楼,还要直播呢。”

    谢奕想了想,说我等你一起下去。

    他坚持如此,她也没办法,只能任他跟到自己房间门口。

    “好丢脸。”进去洗脸之前,她吸着鼻子这么说道。

    “丢脸的不是你。”他按住她的肩膀,郑重无比道。

    “我知道,但我……我真的不明白。”直起身来正对着他的目光后,心底的委屈更难抑制了。

    “不用明白。”他还是那句话,“你没做错任何事。”

    “我去洗脸。”她别开眼,转身跑进房间。

    谢奕没有再说什么,就默默地等在门口,听着房间里传来的水声。

    他听力很好,所以他其实没有错过夹杂在水声里的抽泣音,听上去可怜又无助,叫他整个胸膛都闷住了一般,沉重得连呼吸都有点疼。

    偏偏水声停下来之后,那抽泣声也再无声息了。

    她红着眼睛出来,眼眶已经擦干,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深吸一口气咬住唇道:“走吧,快七点半了。”

    “……”

    “走啦,错过直播就不好了。”

    “……”

    “你也不要怪自己。”她又多说了一句,“这件事跟你根本没关系。”

    谢奕叹了一口气,侧身摸了摸她的脑袋,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