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甜[电竞] > 第44章
    LBG在LCK夏季赛表现并不算太好,不过可能是出国之后换了个风水,洲际赛至今倒是一场都没输,而且一场比一场赢得漂亮。

    这其实很值得警惕,电竞比赛与传统体育在某些方面也有共通性,那就是“手感”。BP的时候,教练就提到了这一点,说对面现在估计出国赢出信心了,手热着呢。

    “所以你们也别想着操作上非要压过他们了,到底该不该打,能不能打,心里有点数。”教练顿了顿,“当然,也不是一定要避战的意思,我们这个阵容挺主动,该上的时候也不要瞻前顾后。”

    说到底还是要把握好谨慎和犹豫之间的度,毕竟真的到了犹豫的程度,就可能会白给了嘛。

    YYG一众队员听完教练的叮嘱,纷纷表示一定会好好打,不辜负他这超水平发挥的BP。

    是的,决赛第二场,LPL这边的BP做得非常好,不仅限制住了对面的最强点,还成功设了个套,骗了两个Ban位后,让王刃拿到了他最舒服的英雄。

    因此,比赛刚开始没多久,中路补刀方面,王刃就拥有了不小的优势。

    LBG的中单换血换不过他,只能提前回家补状态,补完出来,中路就落后了一个TP,在支援上立刻受限。

    周湉从王刃那得到这个消息时,正好反完一组野,她嘿了一声,说那正好,一会儿就去中路转一圈。

    “对面打野应该在往下路靠。”说完,她也提醒了其他人一句。

    “你们碰上了?”应远侠很惊讶,“这么肯定?”

    “没有,但这个刷野路线再不往下去,他就别想在野区跟我玩了。”在研究对手刷野习惯方面,她不虚任何经验丰富的老选手,“反正你们小心点,别压太深了,除非先抢6。”

    “什么叫除非抢6呀,我和谢哥的对线实力,抢6是应该的!”

    “小心。”谢奕大概听不下去应远侠带着他一道自夸了,及时出声,用干脆利落的两个字结束了对话。

    应远侠:“……”

    周湉习惯了这对某种意义上很互补的组合,也没嘲笑应远侠被噎了话,不过也跟着重复了一遍:“是啊,小心点总是好的。”

    应远侠:“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哇靠,这泰坦演技有点太差了吧,这我哪能上当!”

    在上路孤独对线的韩子良:“辅助都这么勾引你了,那他们打野真的去下路了吧,我放心了!”

    “出息。”王刃笑了一声,“对面又不是Star,你怕啥?”

    “也挺猛一新人啊!”韩子良说着,忽然怪叫一声,“妈的,真的好猛,刚刚差点被单杀。”

    周湉已经清完河道视野,准备在中路搞一波事了,听到他这么说,虽然没有改主意,但也安抚了一句:“你稳住,我一会儿就上来。”

    韩子良:“太好了我爱你!”

    “爱我就撑住。”周湉完全没把这句话当回事,“被单杀就不配爱我了。”

    “我他妈笑死。”王刃是真的敲着键盘笑出来了,“老韩你还真敢说。”

    韩子良:“你讲道理,谁敢不爱打野爸爸呢!”

    王刃嗯嗯啊啊地附和了一下,实则心里想的是就算真的是这个道理,你对着小周这么喊也不行哇。

    “好了好了,我回去一趟,然后就来。”周湉帮着逼了对面中单一个闪现后,也没有在中路久留,她知道凭王刃的水平,接下来一定能找到机会把这优势扩大。

    比赛就在这有条不紊的节奏下来到了十六分钟。

    赛场上的选手们对此没什么感觉,但解说和观众却是啧啧称奇,说十六分钟加起来四个头,这可不像YYG一贯的打法啊,看来他们是真的特别想赢。

    如果周湉能听到这句,必定会觉得这是句废话。

    只要是打职业的,谁不想赢呢,更不要说这场比赛还关系着一个赛区的荣誉!

    至于打法有变,那也是根据场上情势调整的,前面中下都有线权,连刷两条风龙,他们也赚不到太多啊!

    “妈的,怎么还是风?!”第三条又来风龙,周湉不由得骂了一声,“台湾这地方风水不行。”

    “没事,再下一条肯定不是风。”同属性一场最多刷三条,“而且下一条打下来,我们三风龙,跑得贼快啊。”

    “是的,人手一双五速鞋,又爽又省钱。”

    “大龙还有三分钟刷新。”被队友们开解了两句后,周湉也懒得计较这非要跟他们对着干的小龙属性了,“守好塔吧,不然视野不好做。”

    “这不难。”YYG的中塔此刻血量还很健康,下路双人组也在中路,所以谢奕立刻给了她回应,“他们可能想打。”

    “他们肯定想打。”周湉抿紧了唇,“他们手长,应该会先poke一阵,拖个一分多钟再上。”

    “我也觉得。”大家都是打惯了比赛的,对这个时间的各种策略熟悉得很,“反正小心点,别最后稳了二十分钟丢大龙,那就搞笑了。”

    后台休息室里,等候着比赛结果的职业选手们此刻也十分紧张。

    相比观众,他们更能体会到这会儿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氛围。

    “这拉扯看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好稳。”

    “说起来小周真是大场面选手啊,打了一个月职业就出国,还一点都不掉队。”

    “当初不知道多少人觉得鸳鸯锅疯了签个妹子,现在,啧啧……”

    不知道算不算一种圈内人的心有灵犀,此时解说台上的三位解说也在夸周湉这一场前二十分钟展现出来的打野思路。

    新人,又是难得一遇的女选手,压力可想而知,但她做得却不比任何人差,任谁见了都得表扬几句。

    比赛进行到二十五分钟时,YYG的优势也扩大到了普通观众觉得稳的阶段。

    此刻他们身上三条风龙,还牢牢把握住了龙坑视野,就等LBG耐不住性子过来开团争接下来的土龙。

    LBG则是一个两边被动的局面,上去争可能团灭,不仅拱手送小龙,还会因为过长的复活时间丢大龙,但如果放掉这条土龙,之后争大龙时,他们的打龙速度就会逊色于YYG不少。

    “LBG果然还是要打,这没什么问题。”

    “是的,这会儿不打,之后就是慢性死亡啊。”

    “但搏一搏,单车也可能变摩托嘛,万一打过了,这把就翻盘有望了。”

    “酒桶绕后了!不过那边有个眼啊!Yuzhou刚放的!YYG不可能看不到这个绕后的酒桶!”

    游戏内,YYG一众队员的确看到了对面这个把开团意图写在脸上的酒桶。

    周湉当仁不让指挥道:“我能惩,你们站位注意一点,别一起被酒桶炸到!”

    她说她能惩,队友便信她能惩,纷纷转而牵制起对面。

    小龙坑地形狭窄,其实很适合酒桶这样的英雄发挥,但因为那个没被对面发现的精髓眼,YYG反而在酒桶放大之前打了一个先手,给周湉创造了良好的惩戒时机。

    队友都帮到这份上了,还惩不下来,那真的有必要当场跪下道歉。

    好在周湉在小组赛吃了一次亏之后,现在在这方面根本不敢大意,稳稳地拿下了这条土龙,加入没有史诗野怪参与的战局。

    打完龙之后,狭窄的地形对YYG的限制就小了很多,因为对面酒桶被谢奕先点死了,输出位的英雄又发挥不出手长优势,只能被框死在里面。

    最终这波小龙团打了一个一换四,YYG这里付出一个辅助的代价,给自己争取到了接着拿下大龙的机会。

    但大龙毕竟不代表着一定能赢,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又重新冷静下来,带着大龙Buff推进时没给对面一点机会。

    “破一路就够了!一会儿再拿一条就稳了!”

    “我要紧张死了天啊。”

    “紧张啥,能赢,一定能赢。”

    周湉喊完最后那句一定能赢,才发现自己的嗓子都有点哑了,听着像个破锣。

    好在队友们也没笑她,反而跟着附和道:“没错,一定能赢!”

    之后第二条大龙他们打得并不顺利,快打完时被对面开了一波好团,状态都很差。

    眼看要葬送一波优势时,谢奕极限走位,残血状态下硬生生点死了三个才死。

    “啊啊谢哥!谢哥太帅了!”

    “别叫了老韩,抓紧时间!”

    周湉:“下路下路下路,能一波!”

    韩子良有点迟疑:“够吗?感觉只能推一个门牙?”

    “够的!”王刃是这波大龙团里最早狗带的那一个,在泉水疯狂参与指挥,“我比他们中下早复活,我能来!”

    “OK那我们仨上。”应远侠也觉得应该没问题,“冲冲冲!”

    第二个门牙塔拆了一半时,王刃果然赶到,守在泉水边牵制住了对面AD,让上野辅三人继续拆。

    但紧接着,对面中单也复活出来了,王刃双拳难敌四手,再度倒下。

    “走吗?”

    “走什么,他们清不完兵线!”周湉又开始用吼的了,“点得掉!能赢!”

    “嗯。”

    先前她嗓子就哑了,这会儿又喊得这么声嘶力竭,不仅落在别人耳朵里听觉效果骇人,自己喊完也觉得喉咙被扯得生疼。

    万幸这疼也不是一点回报都没有,她没有算错伤害,坚持继续点的结果是靠着最后几十点血成功推掉了水晶。

    水晶爆炸的那一瞬间,她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然汗湿。

    队服湿黏着贴在背上,被场馆里开得极大的空调一吹,凉意彻骨。

    她摘下耳机,跟着队友们起身去握手鞠躬。

    所有人面上都是一副经历劫后余生的表情,唯有坐在她隔壁隔壁那位看上去与平时一般,沉静得不像话。

    他可真淡定啊,周湉想。

    “傻愣着干嘛,你不收拾外设了?”

    “没有。”周湉回神,立刻加快动作,“就是觉得赢得很不容易。”

    “是的,我都以为要推不完了。”韩子良心有余悸,“幸好赢了。”

    大家收拾完键盘和鼠标,说说笑笑往后台走。

    周湉收拾得最慢,不过队友等了她,倒也没落在最后。

    还没走到休息室,其他三个队伍就迎了出来。

    一阵七嘴八舌,差点把工作人员询问谁去采访的声音给淹了,直到教练一锤定音:“小周去吧不然,这场估计想找你聊决策。”

    周湉还没来得及说好或不好,谢奕就抢在她前面开口道:“我去,她嗓子哑了。”

    媒体都有点看菜下碟的习惯,碰上她这种好说话的新人,自然会竭尽所能缠着她多说。

    至于她的嗓子,他们才不会在乎呢。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