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野这一走,就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早先他还会时不时给白荼寄过来一封信,说明自己的近况与魔渊如今的情形。可渐渐的,来信的间隔越来越久,距离上一封信,已经过去了五日有余。

    白荼坐在桌案前,看着风平浪静的天边,隐约有些不安。

    魔渊内乱他有预料。自前任魔君身故,到魔渊被封那十余年,魔渊内部四分五裂,各自为营,想要一统谈何容易。

    云野这次回去,必然危机重重。

    白荼垂眸看着眼前的书册,竟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他太担心了。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小小的身躯从外面跑进来:“爹爹!”

    这些时日,小灰球又长高了不少,与民间的幼童相比,看上去已有四五岁年纪。

    他跑到白荼身边,将手中的东西举起来,递给他看。

    那是一个火红的毛团,身形瘦瘦小小,恰好能被小灰球两只手托举起来。颜色漂亮的绒毛里沾了不少泥土草叶,看上去脏兮兮的颇为狼狈。

    是只年幼的红狐。

    红狐被小灰球抱在手中,不知是畏寒还是畏惧的瑟瑟发抖,正小声呜咽着。

    白荼:“……”

    能把一只狐狸吓成这样,这小家伙果然不是正经兔子。

    白荼问:“你抓这狐狸来做什么?”

    小灰球一脸期待:“可以烤来吃嗷!”

    像是听懂了他这话,小狐狸身体剧烈地颤了颤,四肢不安地推拒着小灰球的手,却挣脱不开。

    白荼默然片刻,思索一下,劝道:“你看这小狐狸多可怜,你当真想吃掉他吗?”

    小灰球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小红狐,小红狐已经被吓得有些意识恍惚,乖乖趴在他掌心不敢动了,只在口中小声地“咿呜”低鸣,一副小可怜样。

    小灰球迟疑:“是好可怜呀,那……那我不吃了。”

    白荼道:“小灰球是在哪里将它找到的?”

    小灰球道:“外面的树林子里,我刚才在山上玩,在草丛里捡到了它。”

    “给我看看。”

    白荼接过小红狐,将其放到桌面上,手指从他身上缓缓摸过。摸到后腿时,小红狐吃痛地“嗷”了一声,两只前爪竭力往前爬。

    白荼明白过来:“它后腿受伤了。”

    “这么可怜呀。”小灰球连忙凑上去看,果真看见红狐后腿上有一块被血染过的痕迹。小灰球忙扯着白荼的衣袖:“爹爹救救他好不好。”

    白荼问:“现在不吃它了。”

    小灰球摇摇头:“不吃了。”

    “这才对。”白荼摸了摸他的头发,“爹爹明白你血液中有狼的野性,天生便想捕食比自己弱小的动物,弱肉强食,你与你阿爹是一样的。可你不是要靠捕食生存的林间野兽,山林中一切生灵平等,你不该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越是强者,越要保护弱者。”

    小灰球似懂非懂地看向白荼。

    白荼道:“现在不明白没关系,总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白荼的手指在红狐后腿处轻轻划过,些许灵力浸入其中,红狐后腿上的那片血痕消失,连带伤势也已然痊愈。

    白荼:“好了,你去喂它些吃的,一会儿将它送回捡到它的地方,好吗?”

    小灰球:“嗷嗷!”

    小灰球抱着红狐出了门。

    白荼简单收拾了桌案,他出门时,一眼便看见小灰球蹲在院子里,正在小声与它说什么。红狐像是几日没有吃过东西,低头大口吃着小灰球给它找来的蔬果。

    见白荼走过来,小灰球仰头问道:“爹爹,我好喜欢小狐狸,我们可不可以养它嗷。”

    红狐被食物噎了一下,猛地咳嗽起来。

    白荼默然,又劝道:“可小狐狸不想留在这里呀。你想想,它原本自由自在的,你忽然将它抓起来喂养,让它再也没法回到森林里,你觉得它会开心吗?”

    小灰球苦恼道:“应当不会开心吧,那我不养它了。”

    二人将红狐送去小灰球捡到它的地方放生。红狐重获自由,朝前走了两步,又回眸看向父子二人。

    小灰球朝它挥挥手:“再见啦小狐狸,改日还要来找我玩嗷!”

    红狐抖了一下,连连摇头。

    白荼道:“你灵识已开,好好修炼,切莫误入歧途,为祸苍生。”

    红狐深深地看向白荼,也不知听懂还是没听懂,它很快转身跑入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小灰球问:“也就是说,小狐狸以后也能变成人吗?”

    “现在还说不好,看它的机缘吧。”白荼道,“走了,回家。”

    二人正要往回走,白荼忽然心有所感,转头看向树林深处。

    不一会儿,林中有个熟悉的身影朝他们走来。

    白荼怔愣一下,下意识握紧了小灰球的手,朝他点点头:“凌微君。”

    凌微君仍是在天衍宗上时那副打扮,他不紧不慢朝白荼走来,朝他行了一礼:“昭华仙君。”

    小灰球眉头皱了皱,扯了扯白荼的衣袖:“爹爹,他……”

    白荼朝他无声的摇摇头。

    听见小灰球的声音,凌微君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不过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白荼淡声道:“回去再说吧。”

    白荼领着凌微君回了庭院。

    二人在堂屋坐下,白荼将小灰球抱在怀里,淡淡问:“凌微君前来所谓何事?”

    凌微君:“这个……正道近日收到消息,魔渊正在内战,特来向仙尊询问一二。”

    “的确如此。”白荼道,“云野已经先行回到魔渊处理此事,凌微君不必担心。”

    凌微君神情稍有迟疑,又道:“仙尊可曾想过,万一云野战败,又该如何?”

    “他不会。”

    “仙尊,这……”

    白荼打断道:“就算他当真战败,有我在,魔族也不可能踏入中原半步,凌微君自可放心。”

    凌微君低头饮茶,不再多言。

    屋内一时寂静,小灰球却像是察觉到什么,在他怀中不安地动来动去,扯着白荼的衣袖想说什么。

    白荼摸了摸他的脑袋,低声道:“小灰球要是累了,先变回原形睡一下,爹爹抱你。”

    小灰球轻轻地“嗷呜”一声,变回一团灰色的小毛团,两只前爪扒拉着白荼的衣襟,将自己整个塞进了他的衣服里。

    凌微君道:“既然如此,晚辈便不打扰了,先行告辞。”

    白荼将小灰球放进衣服里藏好,悠悠起身:“凌微君远道而来,怎么这么急着走,不再多留一会儿。还有你带来的门外那群贵客……”

    他话音刚落,一支羽箭从窗外射入屋中,直朝白荼刺来。羽箭在距离白荼仅剩半寸时陡然停下,箭身一转,笔直地刺入了站在一旁的凌微君。

    凌微君身形一晃,躲开刺来的羽箭,身侧泛起一道黑雾。

    眼看他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黑雾中,凌微君脸上的神情一凝,他低下头,一把泛着白芒的仙剑恰好刺入他腹中。

    仙剑抽出,凌微君身体震颤一下,跌倒在地,化作了另一副陌生的模样。

    白荼右手执剑,左手将从他衣服里好奇探出脑袋的小灰球塞回去,身形化作一道剑影,掠上半空。

    他刚消失在屋内,房屋四面八方快速刺入数十只羽箭,屋内顿时只剩一片狼藉。

    白荼居高临下看去,一道道黑雾围绕在庭院附近,后知后觉察觉到白荼已经脱身,纷纷腾空追来。

    “起。”

    白荼轻声开口,以庭院为原点,地面顿时显出一个血色阵法。

    丝丝缕缕的红线掠向半空,交织成网,将追来的黑雾尽数拢在其中。

    白荼抬剑挥去,银辉般的剑芒落在阵法上,只听一声怦然巨响,强劲的剑意激荡开,掀起滚滚尘浪。

    烟尘散去,脚下已再无任何黑雾存在的痕迹。

    白荼收了剑,小灰球从白荼的怀中冒出个脑袋,呆呆道:“爹爹,你把房子炸掉了。”

    白荼:“无妨,能修好。”

    小灰球:“可修好之前怎么办嗷?”

    白荼正要回答,忽然感应到了什么。

    他身形一晃,化作一道剑影落到地面上,拦在了一团正要离开的黑雾前方。手中仙剑出鞘,不偏不倚地指向黑雾。

    黑雾中显出一个人形,而那把仙剑恰好落在他的脖颈间。

    男子面容阴鸷,脸上绘着魔纹:“不愧是昭华仙君,是我们低看你了。”

    白荼问:“你们是何人?”

    “无可奉告。”

    白荼道:“是乌麒派你们来的?他如何能派人离开魔渊?”

    “我都说了,无可奉告。”

    “也罢。”白荼摇了摇头,执剑的手轻轻一划,剑锋一转,瞬间刺破了那人咽喉。

    那黑衣人颓然倒地,白荼收了剑,转身离开。

    小灰兔子从他怀里钻出来:“爹爹,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呀?”

    白荼问:“想不想你阿爹,我们去找他好不好?”

    小灰球眨眨眼,嘿嘿一笑:“是你想阿爹了吧。”

    白荼抬手轻轻敲在小灰球的脑袋上,问:“人小鬼大,你到底去不去?”

    小灰球耳朵垂下来盖住脑袋,可怜兮兮道:“去……”

    “好。”白荼将小灰兔塞回怀里,低声道,“不过在去之前,爹爹还有些事要办。”

    白荼说完这话,再次化作一道剑影掠上天际。

    他去的方向,是天衍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