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房门忽然打开,一只小狼被一阵清风卷出门,灰溜溜躲进了草丛里。

    屋内,白荼抱紧了自家崽子,气得浑身毛都炸开。

    这人到底为什么觉得他一只公的,兔仙会有……会有那什么??!

    “嗷呜嗷呜……”像是感觉到白荼在生气,小灰球用脑袋在白荼怀里蹭了蹭,亲昵地撒娇。

    白荼揉了他一会儿,心情总算好了些,开始思索这小家伙的饮食问题。

    他倒是听说过,刚出生的小兔子若没有母乳喂养,可以喝些羊奶。

    白荼揉了揉小灰球的脑袋,将他塞进草窝最内侧,仔仔细细藏好,才爬出了草窝。白荼前脚刚走,后脚小灰球便“嘤嘤”的闹起来。

    小崽子原本就饿着肚子,在白荼怀里还能让他感觉安全些,可现在,令他安心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远,小灰球委屈得命,四肢乱蹬,小声哭起来,眼泪珠串似的往下掉。

    他出生后一直安安静静,白荼还是头一次见他哭,心里顿时针刺一样难受,连忙跑回去将小崽子抱回怀里。

    “好,我不走,你别哭……”白荼舔去小灰球脸上的眼泪,前爪轻柔地拍他的背。

    小灰球哭得直打嗝,四肢并用往他怀里钻,将自己整个藏回了白荼腹部下方才觉得安全些。小灰球哭得累了,恹恹趴在白荼身下,小声呜咽。

    白荼无奈地叹息一声。

    刚出生的小崽子没有安全感,离了人就受不了,这可有点麻烦了。

    他正这么想着,门外传来响动,像有人在外面轻轻挠门。随后就传来了云野压低的声音。

    “嗷呜……师尊,我去山下买了些羊奶回来,先喂小灰球吃点。”

    房门轻轻打开,白荼:“……进来吧。”

    云野端着一碗羊奶进了屋。

    白荼现在看见他就来气,偏过头不想理他。云野心虚地看了白荼一眼,蹲在床边,舀起一小勺羊奶递到草窝里:“小灰球,出来吃东西了。”

    小灰球方才被吓坏了,扒着白荼的绒毛,死活不肯出来:“嘤。”

    云野也不着急,放柔了声音哄道:“乖乖出来,爹爹在这儿呢。”

    “嘤嘤呜……”小灰球抽抽搭搭朝外探出个脑袋,可刚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受惊似的哆嗦一下,重新钻回了白荼身下。

    云野:“……”

    白荼:“……”

    不会照顾小孩子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相视无言。

    白荼揉了揉自家被吓坏的儿子,探头从小勺子里喝了口羊奶,再低头哺给他。小灰球立即老实了,乖乖仰起头,小口小口地喝奶。

    屋内一时寂静,小灰球喝饱后终于不再哭闹,靠在白荼怀里睡过去,嘴角还挂着一滴奶珠。

    白荼含着笑将他舔干净,重新团成个小团子,把小灰球藏在腹部下方。

    云野收拾好东西,趴在草窝前轻声道:“师尊要休息了吗?”

    他说话声音小心翼翼,生怕白荼一个不如意再将他踢出门。

    白荼见他这模样又有些心软,道:“行了,不生你气。”

    云野没动,继续小声问:“那……我可以留下吗?”

    没等白荼说话,他立即道:“我保证安安静静,绝不惊扰师尊,师尊别赶我走。”

    白荼其实也不想他走。

    虽然他睡了一觉后精力基本已经恢复,但生产后的本能让他感觉十分没有安全感,视线里没有人都觉得心慌。

    听云野这么说,白荼立即道了声“好”,随后又觉得有些难为情,低声找补道:“万一晚上小灰球醒了,还得喂他。”

    云野眨眨眼,眉眼弯了弯:“好。”

    夜色渐深,小灰球吃饱喝足,没一会儿就睡熟了。浑身绒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两只小爪子时不时轻轻抽动一下,可爱得白荼忍不住多舔了他两下。

    云野看得心痒痒,身形一晃也变回了原形。

    这小半个月他的毛已经全长回来了,浑身皮毛丰盈柔韧,恢复了以往的威风。

    小狼低头凑到草窝里,用鼻尖蹭了蹭白荼的腹部。小崽子像是感觉到父亲的气息靠近,从白荼身下探出个小脑袋,却没醒过来。

    小狼眼神立刻亮起来,轻柔地将窝里两只兔子从头至尾舔了个遍。

    ……若不是他长得太大,他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塞进小窝里。

    “好了,停下。”白荼被他舔得痒痒,往后躲了一下,“云野!”

    “嗷……”云野乖乖停下了动作,用鼻尖亲昵地蹭了蹭白荼的脸。

    占够了便宜,他伸出爪子将小灰球推回去,自己在小窝旁趴下,将小窝抱进了怀里:“师尊晚安。”

    被熟悉的气息包裹着,白荼蜷缩起身体,很快睡熟了。

    由于是仙身,小灰球长得很快,没过两天已经能够睁眼,身上的绒毛也更丰满了些。

    小灰球与寻常的小兔子不同,民间普通的小兔子刚出生时没有毛,要长个几日才会渐渐长出绒毛。小灰球刚出生时绒毛是浅灰色,唯有耳朵尖上能看出点点白色,过了两天,绒毛颜色渐渐加深,与云野的毛色更加接近。

    至于眼睛的颜色,小灰球的眼睛不像白荼原形是透亮的红色,而是淡淡的琥珀色,同样继承了云野原形的模样。

    稍长大一些后,小灰球不用再喝奶,云野便找来些苜蓿草喂给他。但小灰球只尝了两口,怎么都不乐意吃。实在饿了就喝两口奶,死活不肯吃草。

    白荼叼起一根苜宿草,低头喂到小灰球嘴边:“乖,吃饭了。”

    “嗷呜嗷呜……”小灰球抗拒地用力摇头,两只耳朵立在脑后,也跟着摇晃。

    白荼苦恼地看向云野:“这可怎么办,不然带他去找医仙问问?”

    云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小灰球的脑袋,道:“我有个办法,师尊等我一下。”

    他说完,转头出了门。

    白荼趴在窝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舔着小灰球的毛。

    几日过去,他的身体早就恢复,可一直没变回人形。小灰球虽然长大了点,但还是太小,总喜欢藏在白荼腹部下面,一离开就没有安全感。为此,白荼也不得始终保持原形,若是要离开窝也必然将他叼着。

    云野这一去就去了好长时间,白荼过了好多天还是没安全感,此时屋子里只剩他一人,不免有些焦虑。全然忘记自己还有修为法力这回事。

    白荼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云野回来,焦虑得耳朵都撇成了飞机耳。他终于耐不住,低头问:“小灰球,想不想见你爹。”

    小灰球被舔得舒服,正在昏昏欲睡,茫然地抬头看了看白荼:“嗷?”

    白荼暗示道:“知道你也不放心,我们去看看他做什么去了好不好?”

    小灰球还不会说话,自然没法回答他。白荼也不管他是何反应,说完这话,叼起小灰球的后颈就爬出了窝。

    突然腾空不知所措的小灰球:“……嗷嗷嗷?”

    白荼叼着小灰球出门。

    庭院里已经没有云野的气息,白荼略微感应一下,朝下山的方向走去。

    祁鸣山上灵气充盈,却并非世外之地。山中隐约坐落不少村落寨子,山脚下更是有热闹集市。当初白荼在这里落脚时,在半山腰设下了一道法术屏障。

    那屏障拦不住修真人士,可若是没有修为之人,只要踏足屏障内,必然会莫名迷路山林,只能下山。

    白荼很快叼着自家崽穿过那道屏障。

    屏障外就是个小村庄,此刻正是日暮西山,家家户户燃起炊烟,一派祥和宁静。

    白荼循着云野的气息来到一家屋舍前,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传来:“云野啊,你夫郎如今身体好些了?”

    白荼探头从栅栏朝里看去,只见云野和一位农家打扮的男人站在一起,正在说话。

    云野道:“好多了,多谢王叔关心。”

    与他说话那人哈哈一笑,问:“那鸡汤管用吧?我家夫郎当时也不下奶,双儿体质都是这样,多喝几日就好了。”

    白荼:“……”

    原来鸡汤下奶是从这儿来的???

    院内的云野像是也感应到什么,怔愣一下,朝白荼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白荼将脑袋缩回去,抱着小灰球蹲在院外。

    此时,一个清秀的男子拿着个油纸包出了屋。

    王叔接过油纸包,递给云野:“你要的东西弄好了,赶紧拿回去吧,别让夫郎和儿子等急了。”

    他说着,又嘱咐道:“双儿刚生产完一定要好生陪着,不能离开太久,有什么不懂的,回头再来问我。”

    云野点头应道:“嗯,多谢了。”

    他离开院子,一眼便看见等在门外的一大一小两只兔子,皆是抬眼看他,两双眼睛干净澄澈,如出一辙。

    云野心头一暖,弯腰将两只兔子抱进怀里起来:“师尊怎么来了?”

    白荼被他抱进怀里才觉得放心了些,他靠在云野胸膛上轻轻蹭了一下,低声道:“小灰球想你了。”

    “是吗?”云野愣了一下,揉揉小灰球的脑袋,“小灰球乖,爹爹是来给你找吃的呀。”

    白荼脸上有些发烫,将脑袋埋得更深了些,暗自庆幸现在是原形,云野看不出什么。

    白荼问:“你给他找了什么?”

    说话间,云野已经抱着他们回到了山上。

    云野在路边坐下,将两只兔子放在腿上,展开了从那农家买来的油纸包。

    油纸里包着一些剁碎蒸好的肉糜。

    白荼一愣:“这个……”

    云野解释道:“小时候我娘就是这么做给我吃的,师尊信我。”

    他话音刚落,闻见肉味的小灰球从白荼身下钻出来,两只前爪前伸,去抓云野的手,口中“嗷呜嗷呜”叫个不停。

    白荼:“……”

    于是,小崽子便在两位爹爹的目视下,痛快地将肉糜吃了个干净。

    爱吃肉的兔子。

    ……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