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崽子似乎是前夜吸足了灵气,一秒都不想在白荼的腹中待着,不安分地在白荼腹中动来动去。

    不到一会儿,白荼的额间就出了一层薄汗。

    “师尊这是……是要生了吗?”云野怔愣一下,连忙地扶着他躺下,“师尊再坚持一下,我去请医仙来。”

    “不要。”

    白荼拉住云野的手,他眼中蒙起一层水雾,难受得声音有些气息不足:“别走……”

    白荼声音温软,带着不难察觉的脆弱,可怜得叫人心都软下来。他拉住云野的手指细细发颤,一半是疼的,一半是怕的。

    无论这段时日已经有多少心理准备,临到阵前他仍免不了有些害怕。

    云野反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好,我不走。”

    白荼应了一声,闭上眼,变回了一只小兔子。

    动物成精的仙妖生产时以原形会更轻松些,云野拿出早准备在一旁的小草窝,将小兔子装进去。

    窝里用柔软的棉絮铺了厚厚一层,小兔子钻进棉絮里,团好身体,雪白的绒毛与棉絮几乎融为一体。

    小兔子的耳朵紧紧反扣在脑袋上,一双兔眼带着水汽,半开半合,身体紧张地微微发颤。云野刚把手伸进小窝里,立即被他用前爪抱住。

    云野没有比白荼好到哪里去。

    他跪坐在床边,偏过头没有看草窝里的景象。感受到手指下的那个小小躯体一直在发抖,又心疼又紧张,担心得手心直冒冷汗。

    云野心里懊悔。

    他恨不得回到心魔入体那天夜里,将走火入魔的自己从灵虚洞里拉出来揍一顿。

    就算他永远无法与师尊在一起,他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他受这种罪。

    不知过去了多久,那白荼身上的颤动总算停了。他放开云野的手指,瘫软地团在棉絮里,好一会儿没了动静。

    云野心急如焚,悄悄朝小窝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却是愣住了。

    白荼的身体下方,藏着一团又软又小的小毛球。

    小毛球还没睁眼,大部□□子都藏在白荼的腹部下方,只露出一点点脑袋,两只长长的耳朵服帖地垂在脑袋旁。

    是只小兔子。

    可这小兔子却不像白荼那样通体雪白,它浑身覆盖着银灰色的绒毛,又细又软,唯有耳朵尖上带了点点白色,像团柔软的棉花糖。

    云野心中像是被重物击打一般重重地跳了一下。

    那是……他的孩子,是他和师尊的孩子。

    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笼罩在云野身上,他深吸一口气,用了浑身的力气才勉强维持住声音平稳:“师尊,你现在感觉如何?”

    白荼动了动,他抬起那双鲜红透亮的眼睛,低低地呜咽一声:“好累啊……”

    白荼其实并不觉得很疼。

    那点疼痛比起修行和御敌时受的伤而言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云野一直守在他身边,徐徐为他渡入灵力,帮他舒缓疼痛。

    但生产耗费他不少精力,乃至他现在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身下的小灰球像是也累得不轻,乖乖趴在白荼身体下方,一动也不动。唯有呼吸时皮毛又轻又浅起伏,毫无保留地传到白荼身上。

    白荼低头看着这险些要了他半条命的小崽子,伸出舌头在他脑袋上轻轻舔舐。

    虽然这小崽子已在腹中折磨了他好几个月时间,但当真看见他生下来,白荼仍感觉奇妙。

    奇妙得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小崽子感觉到自家爹爹的动作,微微动了一下,用脑袋在白荼身上亲昵地蹭了蹭:“嗷……”

    白荼:“……”

    谁家兔子是这么叫的???

    白荼不信邪,又舔了舔小崽子的背,口中试探地发出兔子特有的气音:“呜呜……”

    小崽子不知是不是误解了这叫声的含义,顿时来了精神,闭着眼睛跟着叫唤:“嗷呜嗷呜……”

    “……呜!”

    “嗷嗷!”

    “……”

    白荼颓然地趴回棉絮里,不再与自家儿子较劲。

    他都能给狼生孩子了,就算生了只会学狼叫的崽儿,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吧?

    白荼与小崽子玩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云野还跪坐在床边。他抬起头,恰好看见云野正趴在床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眼底有不难察觉的紧张。

    白荼触到他的目光,顿时觉得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他身体往后挪了挪,将肚子下方的小崽子露出大半:“是个男孩。”

    云野轻轻应了声:“嗯。”

    白荼眨眨眼,暗示道:“你不想抱抱他吗?”

    云野忽然有些手足无措:“我……我可以吗?”

    白荼爬起来,叼起小崽子往前推了推,将它放到云野的手边。忽然失去了熟悉的温度,小崽子不安地蹬着腿,口中“嗷嗷呜呜”害怕地叫着。

    他这样一叫,云野顿时更加慌乱,僵立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白荼:“快抱抱他呀。”

    云野后知后觉应了声,伸手将小崽子捧起来。

    这小家伙实在是太小了,还没有云野手掌的一半大,软得没有骨头似的,乍一看就是个小毛球。

    或许是察觉到云野的气息,小崽子不再乱动,两个小爪子在云野掌心轻轻挠了一下,舒服地把自己蜷缩起来。

    云野怔怔道:“他……他认得我……”

    “嗷呜……”小崽子低低地叫了一声,像是在回应。

    这小崽子在白荼腹中时就是仙身,因此不像寻常刚出生的小兔子那样虚弱。他还小得睁不开眼,但天生灵识已开,本能地能分辨出自己亲人的气息。

    云野紧张得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生怕不小心伤到他,只抱了一小会儿,便将小崽子放回白荼身边。

    回到熟悉的地方,小崽子跌跌撞撞地爬到白荼腹部下方,将自己藏好,不再动了。

    云野这才将目光放回到白荼身上,他摸了摸白荼的脑袋,低声道:“师尊歇会儿吧,饿不饿,我去给你找些吃的。”

    白荼生产消耗极大,没有反驳,只轻轻点了点头,搂着自家小崽子闭上眼。

    云野凑上前在白荼头上吻了一下,起身出了门。

    白荼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夜里,他身下的棉絮已经被换过,睡过一觉后,精神恢复了不少。

    白荼是被身下的动静闹醒的。

    小崽子醒得比他早一些,睡饱之后不安分地在他身边动来动去,一刻也停不下来。

    白荼用爪子钳住小崽子,安抚地舔了舔他的背。

    这么小就这么能闹,以后应当也是个闲不下来的。

    白荼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眼前忽地一暗。

    云野回到了床边。

    他端着个瓷碗跪坐在床边,朝白荼笑了一下:“师尊醒了,我熬了些汤,你起来喝点吧。”

    白荼嗅了嗅,闻出来了:“鸡汤?”

    “嗯,我特意去民间医馆问过,双儿生产后体弱,得喝点热汤补一补。”云野舀出一勺,递到白荼嘴边,“我加了些灵材进去,也去了油,师尊尝一尝?”

    白荼将脑袋埋进小勺子里,小口舔舐。

    他睡了一觉后精力基本已经恢复,可身体还是感觉有些不适,此时依旧维持着原形的模样。

    兔形吃得不多,云野刚喂了他两勺,白荼便摇头表示吃不下了。

    云野想了想,又取出一把切得大小适中的苜蓿草,放在白荼旁边。

    在对待白荼的事情上,云野向来细致得像是变了个人。

    小崽子还在不安分地动来动去,云野眉头轻蹙,伸出手轻轻拨弄了他一下:“喂,小灰球,不许闹你爹。”

    白荼:“……”

    外号这就起上了???

    白荼轻咳一声,严肃道:“云野,这孩子的名字……”

    “小灰球不好听吗?”云野疑惑地看向他,迟疑片刻,又试探问,“那……小毛团?”

    白荼:“……”

    白荼沉默了好一会儿没说话,云野眼眸垂下来,委屈地低声道:“……都听师尊的。”

    他这模样一出,白荼心软得比谁都快。他斟酌片刻,妥协:“小灰球就小灰球吧,先暂且这么叫着,等孩子大些再取个正式的名字。”

    云野顿时眉开眼笑:“好。”

    能给他取出白小软这种傻乎乎名字的人,小灰球已经算得上是云野起名能力的巅峰了。

    白荼低头舔着自家儿子,无奈地想。

    可今晚他家这小崽子好像格外不安分,没消停多久,又开始在白荼身下动来动去。

    他两只前爪在白荼身上轻轻地挠着,口中发出“吚吚呜呜”的声响。

    白荼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将小灰球放开:“这是怎么了?”

    重获自由的小灰球“嗷呜”一声,立即扑到白荼怀里。他两只前爪按在白荼的胸口,找准地方凑上去,张口就咬。

    白荼险些吓得跳起来。

    他第一次当爹,竟忘记刚出生的小崽子极容易饿。而他又不似平常民间双儿,根本没有奶水可以喂他。

    这小崽子不知道这些,本能地在他身上找奶喝。

    白荼把小灰球推开,不自在地躲开云野的目光:“那他好像是饿了。”

    云野挠了挠头,立即意识到什么,吞吞吐吐道:“那师尊先……先喂他,我出去……”

    他说完就要离开,白荼听他这话觉得不对味,忙叫住他:“不是,你等等。你让我怎么喂?”

    云野转过头来,耳尖诡异的微微发红:“就……”

    他没说出来,手指在胸前轻轻划了一下。

    白荼的脸刷地变得滚烫。

    他咬牙切齿:“我没有……”

    “没有?”云野凑上前来,关切道,“我去医馆打听过,大夫说喝了鸡汤可以下奶。是方才喝得太少了吗,师尊要不要再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