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野的手攥得极紧,白荼被他抓得有些疼,轻轻挣动一下:“你放开我。”

    云野这才回过神来。

    他不自在地放开少年的手,局促道:“抱、抱歉……”

    白荼惊讶地眨眨眼。

    这人怎么突然转性了?

    他这时不该先嘲讽他一句逞能,再顺道喊两声小蠢货么?

    难不成是被他方才的英姿震慑到了?

    就在此时,他们眼前的庞然大物身上忽然泛起幽蓝的光芒。混元兽在光芒中化作灰烬,雪地上只剩下了一把细长的仙剑。

    是太初。

    白荼眼神一亮,顿时把方才的想法抛到脑后,对云野道:“快看,是——”

    他话音未落,身旁陡然响起一道剑啸。

    剑光卷起一阵刺骨风雪迎面而来,白荼下意识伸手挡了一下,再抬头时,身边已经没有云野的踪迹。

    白荼:“……”

    这混蛋跑哪里去了???

    雪山的山脚下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树林,正值日落,天边霞光万丈,映照在远处雪山上,天地归于一色。

    云野步行在山林间,难得有些心情复杂。

    其他的可能是巧合,但那道剑意不可能有假。

    知晓他的师尊并没有丢下他不管,云野心里是有些开心的,可很快,他又想起了自己这两日的所作所为。

    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云野悔恨又气恼,恨不得回到过去,掐死那个出言不逊的自己。

    他原先的确怀疑过那人的身份,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怎么偏偏就……

    总之,云野心情复杂,甚至来不及思考其他,下意识召出随身仙剑逃离了那个地方。

    冷静下来的云野蹲在路边一块山石上,低垂着脑袋,像只刚闯了祸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大型犬。

    白荼追上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这般模样。

    白荼走上前去:“你在做什么?”

    “啊?”云野怔愣回神,下意识又想跑,却被白荼率先抓住了手臂,“又跑哪儿去?”

    白荼被这人晾在雪山上,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见他还想跑,火气噌地冒起来:“你跑什么,我会吃了你吗?”

    “不、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我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倒好,二话不说把我丢在山上,有你这样的吗?”仗着云野不知道他的身份,白荼没了后顾之忧,责怪道,“我方才还救了你一命,你就是这样报答恩人的?”

    云野从没听过自家师尊这么对自己说话,一时愣在了原地。

    见云野不说话,白荼问:“怎么,被混元兽吓傻了?”

    “不是,我、我只是……”

    白荼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不用说了。”

    云野神情一僵,就听白荼继续道:“你不就是不爱与旁人接触么?与你说了,此处是太初秘境,凶险万分,与人群待在一处好互相有个照应。可你就是不听,你……”

    白荼喋喋不休地教训着,云野垂眸看他,看着看着,嘴角却是缓慢勾起来。

    这样的师尊,倒是也格外可爱。

    而且,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

    云野这样想着,放心下来,轻声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如此。”

    见他认了错,白荼满意地点点头,抬手召唤出一把通体寒玉制成的细长仙剑。

    “走得这么急,你把这东西都忘了。”

    白荼话音落下,太初剑忽然腾空而起,飞到了云野面前。

    白荼:“你亲手斩杀了守护太初的混元兽,太初现在认你为主了。快试试。”

    云野:“好。”

    说罢,云野抬起手,握住了太初。

    在他握住剑柄的瞬间,整个太初秘境猛烈震动起来。

    细长的剑身绽放出耀眼金光,太初在他的手上不停变换形态。刀枪剑戟,棍棒锏鞭……各式各样的武器在云野手中飞快变换,最终化作一柄黑竹折扇,安静地停在他的掌心。

    云野熟练地将折扇往腰间一别,转头对白荼道:“好了。”

    太初其实并不是剑。

    它能够依照主人的意愿化作任何武器模样,还能变成贴身物品,随身携带。只是上一任主人惯用剑,因此太初才会以剑的模样示人。

    自上一任主人仙逝后,太初一直被留在秘境当中,由凶兽混元守护。

    混元兽的踪迹无人可寻,但它一旦发现有适合太初的人出现,便会主动现身。只要对方能打败混元兽,就可取得太初。

    这是祖师留下的规定。

    说白了,就是为主角量身定制的金手指。

    了却一桩心事,白荼松懈下来,才觉得浑身有些脱力。

    他在秘境中只能使出三成修为,方才对付混元兽时,几乎用上了所有力量。若是平时还好,可偏偏他这几日身体不适,此时不由得头晕目眩。

    云野忙伸手扶他:“师……不,你怎么了?”

    白荼脑中一片嗡鸣,根本没听清云野在说什么。他抓住云野的手臂,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白荼摇摇头,低声道:“没事,就是有些累……”

    “你的手好凉。”云野将白荼扶到路边,寻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担忧地将他的手拢进掌心,“冷吗?”

    云野此刻回过神来才觉得不对劲,他的师尊身体何时弱到了这般地步?

    昭华仙君早已脱离凡胎,寻常病痛奈何他不得,他究竟是怎么搞的?

    云野担忧不已,又不敢轻易问出口,只能半跪在那人面前,将对方那双冰凉的手拢入掌心,细致地暖着。

    这一会儿的功夫,白荼又觉得腹中开始有些隐隐作痛,腰也酸得几乎直不起来。他有气无力地瞪了云野一眼,怨道:“都怪你。”

    云野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情绪怎么变化得这么快。

    见他没听明白,白荼气不打一处来,数落道:“说得好好的,你非要独自行动。”

    “……要不是为了来找你,我至于这样吗?”

    云野乖乖认错:“都怪我,对不起。”

    听了那人道歉,白荼心里舒服了些,想了想,又道:“罚你背我回去。”

    他是真的觉得太不舒服了,浑身又酸又软,连路都不想走。左右云野不知道他的身份,丢人也不怕。

    可云野好一会儿没回答。

    “怎么了,你不乐意是不是?”白荼幽怨地看向身边的人。

    这世上哪有他这么倒霉的师尊,自从帮这狼崽子驱散过心魔之后,就没再舒坦过,进了秘境后更是时不时难受。

    他都一百多年没这样了。

    都怪这只狼崽子。

    “没有。”云野醒过神来,脱下外袍搭在白荼身上,弯腰拥住他,温声哄道:“是我不好,我带你回去,你……你别生气。”

    说完,他一手勾起白荼膝弯,一手揽住白荼肩膀,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白荼:“……”

    怎么……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

    云野的体温偏高,白荼枕在云野胸膛上,对方的体温透过肌肤接触传到白荼身上,很快驱散了寒意。

    自从白荼来到这里,迫于人设,他习惯于挡在最前方,替旁人遮风避雨。他记不起已有多久,没有人像这样抱着他,以保护的姿态,替他挡住风雪。

    白荼心底柔软的部分轻轻动了动,搂紧了云野的脖子,低声问:“你不冷么?”

    云野低头看他,道:“不冷。”

    白荼轻轻应了声,靠在云野怀里不再多言。

    精神放松下来的瞬间,困意再次袭来。

    白荼揉了揉眼睛,靠在云野身上昏昏欲睡。

    自从来到这秘境当中,他的身体就没一日好过,时不时要难受一阵。等离开秘境后,他的确有必要好生探查一番,看看身体究竟出了什么毛病。

    原本以为只要云野取得了太初,事情便可以就此了结,可偏偏又出现了魔的法器。

    那只玉笛来路不明,若真是魔族之物,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无论如何,他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出事。

    白荼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渐渐昏睡过去。

    天色渐渐暗下来,树林中寂静无声,只剩下云野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

    这雪山距离营地有不少距离,夜里越来越冷,还下起了小雪,云野只得带着白荼在沿途的一处山洞中暂避。

    云野在山洞中央生起火,将睡熟白荼放在火堆旁,帮他拢了拢身上的衣袍。白荼睡得极为安稳,浑身上下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张清秀的脸。

    他嘴唇微微开合,看上去安静又柔软。

    云野坐在他身旁,定定地看着对方的睡颜,神使鬼差地,他俯下身去,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还没等他碰到那双柔软的唇瓣,白荼的眼睫轻颤一下,睁开了眼。

    “……”

    作者有话要说:按头小分队可以安排上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比比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抹红颜笑5瓶;伊川先生、22825148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